TPP11 加拿大这次终于成了主角

0

不经意间加拿大终于在跨太平洋自由贸易协定(TPP)谈判中扮演了一回主角——只不过非但是在美国退出之后,而且还被其它一些伙伴指责为“拆台”。

岘港的“临门一脚”

由于相关各国、尤其最为积极的日本此前不断吹风,尤其10月30-31日,除美国以外的TPP11国在日本千叶县浦安市召开TPP各领域工作组会议及首席代表全体会议,宣布“协调立场”,并公开“希望在岘港达成一些共识”的诉求后,人们几乎毫不怀疑,一个没有美国、由余下11个TPP国家组成的“TPP11”,将于11月10日左右借越南岘港APEC峰会的场合正式推出,并拿出一份掷地有声的协议之类东西来。

171113-1

这是APEC的全家福,TPP11在岘港没有全家福(加通社)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直到岘港峰会曲终人散,人们还在争论这个“TPP11”到底是成了、还是黄了。

说“成了”,是因为这11个国家的确在11月10日“非正统”地宣布,他们已就“TPP11”的“核心要素”达成了共识;说“黄了”,是因为这个“共识”既未诉诸一份协议,也未拿出一个文本,甚至连一张“TPP11”各国领导人在岘港的“全家福”也欠奉——尽管事实上他们当天都在岘港。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加拿大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逃席”了:原定10日举行的“TPP11”共同会议,杜鲁多“毫无征兆”地未出席,令这个11国版TPP缺乏标志性成果地敷衍收场。

据美国广播公司等媒体报道称,其它“TPP11”成员对加拿大的“拆台”十分气恼——按照美国广播公司一位评论员的话,就是“加拿大毁了一切,而其它国家代表非常愤怒”。但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报道称,一位杜鲁多的随员认为“责任不全在加拿大且加拿大并未退出”——我们只不过是没去开会罢了。

起大早赶晚集

自今年1月21日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台第二天边宣布美国退出TPP后,日本、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就忙于构建“TPP11”,且经济规模在11国中仅次于日本的加拿大,一直是日本游说的重点。早有消息人士爆料称,前日本驻加拿大大使、加拿大日本商会名誉理事会理事沼田贞昭(Sadaaki Numata)担负了对加游说的使命,并已“取得相当进展”,加拿大甚至一度被传为“TPP11”的“四支柱”之一。

171113-2

商鹏飞部长在岘港左右为难(加通社)

但事实上在“TPP11”方面,加拿大存在“东冷西热”的现象。

“西热”指加拿大西部几个省对“TPP11”热心,因为在他们看来,一个无美国的TPP将令这几个省的拳头产品——畜产品和肉类、乳制品获益。他们得到联邦政府内希望“借TPP促进北美自贸协定(NAFTA)谈判”一派的支持,后者希望借“TPP11” 向美国显示加拿大不会在NAFTA一根绳上吊死,以迫使美国在NAFTA问题上妥协。

“东冷”则指加拿大东部各省份仍将加美经贸关系看作重中之重,且认为在与亚太发展经贸关系方面,“TPP11”的价值也未必很大。

出身于东部的杜鲁多最初态度暧昧,依违“东西”,言辞闪烁。但就在动身去岘港前夕,他先是说“加拿大不急于在TPP方面签署什麽”,继而称“我们不会轻易妥协”,事实上已为后来的“逃席”打下伏笔。

加拿大坚持的价码究竟是什麽?

按照加拿大联邦国际贸易部长商鹏飞(François-Philippe Champagne)的概括,加拿大所坚持的内容,包括坚持原版TPP中关于最低工资、工作时间、职业安全与健康的强制性规定,以及取消原版TPP中有关知识产权保护的苛刻条款(原先的条款实际上是美国专利法的翻版,是美国前任总统奥巴马(Balack Obama)执意塞进去的)。

如果说在知识产权问题上11国分歧不大的话,那麽在前三个问题上则分歧严重:包括东道主越南在内的东南亚各国原本就认为这些规定对自己不利,原本因为有美国在内,它们抱着“牺牲小我、换取美国市场利益”的想法硬着头皮接受,如今美国因素消失,它们当然不肯再买账。

“岘港成功说”一方援引部分“TPP11”成员国的说法,称各国最终“在这些问题上达成了一些共识”、“即便四个未达成共识的领域也一致同意暂且搁置,以便进行进一步谈判”,加拿大方面更欢呼“我们赢了”、“大家都同意加拿大的意见”——但,字据呢?

于是“TPP11”计划中的“岘港狂欢”就成了一场至今各说各话的喜剧:日本和加拿大大谈“成功”,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大谈“失败”并将之归咎于加拿大。而日本和加拿大人口中的成功,彼此还大相径庭。

三岳剑派

许多分析家认为,安倍在抵达岘港前后踌躇满志,甚至早早欢呼“TPP11的版本为美国早日回归奠定了基础”,引发特朗普的警觉,后者毫不客气地在11月9日重申“美国只对双边贸易协定感兴趣”、“不会回归TPP”,让和安倍持同样幻想的“TPP11”成员国希望破灭,是“临门一脚”踢飞的关键之一。

171113-3

杜鲁多“我任性我喜欢”(News Headlines 12 hours)

事实当然远非那麽简单:实际上,匆匆启航的“11国版TPP”存在致命的弱点。

TPP规则原本规定,框架生效至少需要6个签署国议会批准,且批准国GDP总和超过所有签署国GDP总和的85%,这是有其一定道理的,没有足够的市场规模、容量,TPP框架就会徒具虚名。如今占TPP12国GDP比重60%的美国单边退出,TPP不免从“潜在的巨人”变成“又一个轻量级选手”,想恢复以往的“高光待遇”只怕很难。

更要命的是,剩下的11国清一色出口导向型,原本“完整版”TPP被众多关注者看好的关键,就是存在一个有巨大国内市场可供开放、有丰富贸易条件可供交换的美国,可以和这11个出口导向型国家,构成一个个互通有无、相互取长补短的循环圈,如今这些循环圈唯一的“纳入”接点美国不复存在,剩下的11个“卖家秀”表演者,又抛媚眼给谁看?不论是地广人稀的加拿大、澳大利亚,还是自居“头雁”的日本,又有谁有能力替代美国,成为消化容纳TPP11国丰富出口资源、产能的“水库”?

当初奥巴马(Balack Obama)力推“完整版TPP”时,就有人将之比拟为五岳缺一(中国)的“四岳剑派”,而如今美国又退出,“四岳剑派”再度缩水为“三岳剑派”(且缺的还是嵩山和泰山)。如果说“四岳剑派”虽不完美但尚能顺畅运转,“三岳剑派”就实在有“玩不转”的可能了。

如今“TPP11”成了这个“不胜不败之局”,加拿大恐怕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并且将更多注意力集中在加美、加中两个“大棋局”上了。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