伸向体操女运动员的魔爪

0

12月18日,加拿大安大略省萨尼亚警方发布一份声明,证实前加拿大国家女子体操队主教练、前任萨尼亚蓝水体操俱乐部(Bluewater Gymnastics Club in Sarnia)总监大卫.布鲁贝克(David Brubaker)涉嫌性侵小运动员,已被落案起诉。

大卫.布鲁贝克(David Brubaker)

案件由来已久

警方的声明十分简短,且不论他们或布鲁贝克本人都拒绝就媒体的报道加以置评。报道称他于12月14日被捕,在被指控10项性犯罪指控(3项性侵、3项性虐待、3项性骚扰,1项引诱性接触)后被暂时保释,但接受禁制令被软禁在家中。

据报道称,他曾在2000-2007年间对一名当时不满16周岁的女体操运动员进行过10次性犯罪,此外据当地媒体《萨尼亚观察家报》报道称,他还被另外3名当事人分别指控性攻击、性剥削和性骚扰

警方称,其保释条件为远离申诉人及另外22名曾是他学员的女性,不能去公园、游泳池或任何可能接触16岁以下未成年人的公共场所,不能充当任何可能为16岁以下未成年人提供帮助的义工和社工。

萨尼亚警方周一表示,案件暂时没有新的线索或进展。

资深体操教练

布鲁贝克是资深体操教练,1985年起出任萨尼亚蓝水体操俱乐部教练一职,前后长达30多年,此前一直名誉良好。2009年他被选入加拿大体操集训队任女队教练,2014年5月出任女队主教练,带队参加了2016年里约奥运会。2013年,布鲁贝克获得加拿大体操协会(Gymnastics Canada)终身会员奖。

针对他的指控将于2018年2月6日开庭,加拿大体操协会于12月19日正式将这一事件通知了所有在布鲁贝克任职期间入选国家队集训的运动员及其家属,该协会发言人福格(Julie Forget)表示,此举的目的是为运动员及其家属提供必要支持、帮助,并鼓励任何有问题或有线索者和他们取得联系。

署名为“加拿大体操协会理事会主席克里平(Richard Crepin)”的声明称,体育运动应该为每个参加者提供安全保护,我们正努力确保政策、程序、教育和资源到位,以确保所有运动参与者的安全”。

早先有消息称,针对布鲁贝克的指控已导致蓝水俱乐部迫使其无限期休“行政性无薪假期”,但尽管运动员家长议论纷纷,俱乐部并未事先向他们通报任何情况。

 

美国国家体操队前队医纳萨尔(Larry Nassar)

藤与瓜

如果这仅仅是一个孤立现象,那么家长们或许会相信“克里平声明”中的承诺。然而事实似乎并非如此。

就在本月7日,美国国家体操队前队医纳萨尔(Larry Nassar)被控以“治疗需要”为由,长期性侵、性虐和性骚扰多名女子体操运动员(许多未成年),其中包括世界冠军马洛尼(McKayla Maroney)、莱斯曼(Aly Raisman)和道格拉斯(Gabby Douglas)等,54岁的他被法庭判刑60年,注定将老死狱中。

此前的报道指出,布鲁贝克之所以被揭露出案情,是因为始于今年稍早、从美国兴起的,针对娱乐界、媒体界、体育界和政界知名人士性侵丑闻的“#Me Too”大揭发,从美国烧到了加拿大,继一系列文艺界名流“落马”后,12月7日,前加拿大女子体操教练阿尔塞诺(Michel Arsenault)在魁北克省被捕,并被指控在上世纪90年代性虐3名时年分别为14和15岁的女运动员,阿尔塞诺这起陈年旧案的被揭露,竟鬼使神差地带出了布鲁贝克这名直到案发时仍活跃在体操教练一线的名教练。

尽管体操并非加拿大的优势竞技项目,却是在中小学最为普及的室内体育项目之一,几乎每个社区都有规模、水平不等的各类体操课后班、俱乐部,且相较于美国,加拿大地广人稀,居住分散,教练、队医和未成年运动员间的单独接触更多、隐蔽性更强,更缺乏可靠的制约,如果“#Me Too风波”所引发的恐惧蔓延扩散,那些迄今为止一直鼓励孩子们参加体操训练、学习的家长,会否因担心孩子的身心安全而改变初衷?这种恐慌会否让冬季漫长、室内健身活动发达的加拿大,其社区健身的主旋律就此出现不和谐的变奏?我们的小女生甚至小男生,还能不能无忧无虑、平安快乐地在体操垫上翻腾?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