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时薪上调:掩耳盗铃可以休矣

0

作者:陈在田

加拿大人做事往往一根筋得厉害,就拿上调最低时薪这件事来说吧,尽管各省争议始终未断,但全国10省、3地区的标准仍然如赌气般你争我夺地循环上涨:截止2017年的最后一天,全国范围内已“消灭”了10加元以下的时薪,按照计划2018年10月阿尔伯特省将成为加拿大第一个迈入“最低时薪15加元”大关的省份,而全国人口最多的安大略省则计划在2019年跟进,可以想见,在这种潮流驱使下,其它省区成为“时薪15加元一族”也不过是时间问题。

然而自“最低时薪涨不涨”成为政客们博弈的常见“劫材”起,就一直有一种声音执着地提醒人们:不要只看表面上收入数字的飙升,更要看这些收入能否“落袋为安”,最低时薪的上涨未必意味着民众收入的提升,却绝对会导致物价指数上升和就业机会减少。

2018年新年伊始,素来节奏慢半拍的加拿大央行发布了一份姗姗来迟的报告,报告证实了前述“质疑派”的意见,认为2018年全国各省最低时薪的上升,将导致全国范围内3-13.6万个就业机会的流失,到2018年底将令全国减少约6万个工作机会,同时通胀率也将因此上涨约0.1个百分点。

道理是明摆着的:加拿大当前劳动生产率和单位利润效益并无显着提高,在这种情况下一味提升最低时薪,只能徒然增加薪资成本,降低企业和产品竞争力,摊薄企业利润,为此企业只能作出两种必然的选择——要么给产品涨价,要么给企业裁员。

涨价这一块,许多省份已凸显端倪,远的不说,大温几大超市的商品标价,从平安夜到元旦间上调了多少,大家不妨亲自去兜一圈算一算。且这种由劳动力成本上升而导致的物价上涨总是从食品等攸关民生的基层产品、服务涨起,首当其冲的是中低收入者。

至于裁员这一块就更不必说了——一些评论者避重就轻,大谈季节工和农场工等特殊产业“累脖工”数量的缩水,却罔顾一个稍加留神就不难发现的事实:真正受害最严重的是小商业、小餐饮业的雇员,因为这类企业成本压力最大,最低时薪的上涨会迫使他们要么裁员,要么索性关门(在涨最低时薪方面最“勇勐”的安省,其7-11连锁店已因此大批关门大吉)。这类小商业、小餐饮的老板不过小本经营,雇员更是如假包换的中低收入者,由此可见,力推“快涨最低时薪”者打着“为中低收入者造福”的堂皇旗号,最终却会让中低收入者成为最大的受害者群体,而当地经济、民生、就业,也将无一幸免。

这笔帐其实并不难算清楚,之所以看似算不清楚,是在“政治正确”的幕布下,政党和政治人物心照不宣地选择掩耳盗铃,如此而已。

如果说依靠石油经济可以长期不收省税的阿省、依靠传统经济拥有全国无与伦比“抗击打能力”的安省,都已被证明很难承受最低时薪快速上涨的冲击,那么在“大产业”方面乏善可陈,服务业和小业主产业是本省经济、就业主力军的卑诗省,又如何吃得消这样的“虎狼之药”?

左翼政党往往会津津乐道于“增加了多少福利”,却对“需为此付出多少代价”讳莫如深,日前热议的“牙医入医保”如此,“15元最低时薪”也不例外。政治家和政党可以翻云覆雨,我们省民可不能记吃不记打,是时候大喝一声“掩耳盗铃可以休矣”了。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