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士方:舞文弄墨 群贤毕集

0

人生之旅,总是前松后紧,开始时都在不慌不忙漫步。随着年龄的增长,人们对时间就像守财奴对金钱一样,抓得越来越紧,步伐也随之加快。生命已过大半,对一个心无大志的人来说,正进入了倒计时状态。几千天之后,我便和所有人一样,从零点回到零点。人人都幻想后来的零点与自己无缘,至少希望它离自己远点。而对我来说,零点离自己的远近并不重要,但愿归零前,多做点儿力所能及的事,从某种意义上说,就等于延长了生命。

张士方(左四)

张士方(左四)

2017即成过去,在又少活一年的最后两天里,我得抓紧回顾一下,看能不能拾回几个值得回味的踪影,希望在晚年时,仰望无垠的上苍时,不至于感觉一片空白。尤其在这个转眼即逝的2017,加拿大立国150周年的历史性年份。

时间总不够用,虽然提前了几年退休,觉得该做的事有增无减,忙不过来。回过头来才发现,原来自己有大部分的时间,都和文化有关。下面摘录了一些我的2017琐事,所述是一年中的主要经历,流水账般平淡无奇,重口味者或不感兴趣,然而若能引起二三“淡中知真味”(菜根谭句)的文友和读者关注,我的日子便不算白过了。

文化活动丰富多彩

大温除了她的自然美,还有她的文化美。每年,数之不尽的文化活动纷纷向你招手。可惜时间让人慷慨不起来,只能参加部分。今年主要出席的活动有:大华笔会成立十周年庆典,结束后,荣获书法家邱志强老师赠楷书挂轴《滕王阁序》。先后参加了多次菲莎文化讲坛的讲座;环球文化基金等多个机构合办的在中华文化中心举行的“邢真理新水墨画展”典礼,都受益匪浅。

素里多元文化节已经颇有名声了,我荣幸受邀参加,并为华夏多元文化协会即席挥毫筹款。

张士方(右二)在2017国殇日纪念活动上

张士方(右二)在2017国殇日纪念活动上

环球华报传媒集团在UBC举办2017国殇日纪念活动,我也应邀为之挥毫,并赠送老兵自撰书法对联:“浴血舍身,争得华人平等;保家卫国,换来社会安宁。”

在《庆祝加拿大成立150周年暨文化节-我们来自五湖四海-2017多元文化创意作品集》新书发布会上,我的中英文作品《百五周年忆先侨-莺啼序-咏横加铁路》入册,并捐出10幅书法作品作抽奖礼物,都是自撰与学习和健康有关的不同四言句。

义工服务与有荣焉

除了参与文化活动,作为列治文图书馆多年的义工,我也组织主持了一些相关的活动,例如策划了两次全加征联大赛,即“2017列治文图书馆对联学会新春征联大赛”和“列治文图书馆对联学会庆祝加拿大立国150周年全加征联大赛”。在这两次赛事中,我既担任出联人,也成为评判和颁奖嘉宾。

2017年年中,我在列治文图书馆主讲《岳阳楼记》和《历代打油诗趣谈 》,发思古之幽情,与听众产生共鸣。仍然在列治文图书馆,我先后主持了11次该馆对联学会活动,其中5次由我来做主讲。坦率地说,我是该会主创,每月活动一次,活动通常邀请行家主讲对联,会员上台分享自己的大作,讨论对联大赛的获奖作品,主讲回答会员提问,会员之间互相交流等。

张士方(左三)与黄陈小萍(左四)在新书发布会上 吴景廉摄

张士方(左三)与黄陈小萍(左四)在新书发布会上 吴景廉摄

值得一提的是,我还利用列治文图书馆这个平台,教授自己编写的第四、五、六期《实用粤语快易通》。一晃到了2017年12月初,曾连任4届省议员李灿明先生,应我邀请主讲了《对联创作探索》。

频有创意笔耕不缀

温哥华浓烈的文化气息,让我逐渐摆脱了写作恐惧,现已在温哥华发表了361篇中英诗文,2017年也有14篇稿分别在《环球华报》等刊物上陆续发表,包括长篇连载《聊诗》、《母亲的路》和几篇加拿大150年的纪念性诗文。

灵感来时,写一两句从没发表过的《零星小语》,今年其中的两句是:“写诗的大忌和迷人之处在于——总以为自己写了好诗。”“别与他人攀比,唯一值得攀比的就是超越自己。”

2017年令我兴奋的还有,列治文图书馆为本人编注五代十位作者,以先父命名的《张介峥家族文集》举办新书发布会。著名作家阿浓老师、加华作协创会副会长梁丽芳老师和李灿明先生等多位文化名流前来捧场,签到嘉宾就有52人,新书全部售罄。结束后,荣获书法家邱志强老师赠草书横幅《岳阳楼记》。

2017年7-8月间,两个姐姐来美加观光,我与她们游玩了大温数十个美景,游记《偕姐大温游》已完成了两万多字。

 吟诗唱和文友雅兴

我喜欢交友,尤其是文友,与他们在家吃饭闲聊,这依然是2017年的一道风景。

2017年仲夏,应对书法和朗诵研究颇深的张景晨老师之邀,与菲莎讲坛主创之一的陈良老师及几位文友,到他远离尘嚣的兰里寓所共享饺子宴。

张士方(左)与陈永正 钟逢干摄

张士方(左)与陈永正 钟逢干摄

2017年春节期间,我拜访了中山大学中文系退休博导陈永正老师。我对陈老师十分崇敬,他是知识渊博的国学家,也是功力超凡的书法家;他曾为我的《对联诗词写作快易通》和《张介峥家族文集》题写书名。我也特地为他写了《岭南高士陈永正》,并刊发于当年的期刊上。

中山大学地理系退休教授钟逢干和在职的外语学院教授李潮都是饱学之士,2017年我也有幸与他们相聚,留下很深刻的印象。钟教授喜欢谈论对联诗词,李教授则爱畅谈人生百态。与我哥哥一起执教的中大外语学院同事,转型当了房地产老板的黄老师,也请我们兄弟姐姐们在中山大学欢聚一处,获益匪浅。

2017年年中我在广东的时候,著名书法家张东成知道我回来,也约我相聚,开怀一叙。张老师是位退休物理教授,后来成了职业书法家,曾为本人主编、命名和写序的《青草上人声-梁石峰诗词曲千首》题书名,梁老师对他题的书名非常满意。张东成先生还把我的文集《十年一剑他乡试》里的所有诗,用大中小行草和隶书抄写了一大本《录张士方诗集》送我,这本集子人见人赞,至今我仍非常感激!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