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国项:让中医在卑诗更辉煌

0

人物:朱国项(Reagan Chu)

职业:中医师

何时来加:2003年

年度大事:创办加拿大第一个中医脑伤专科医师学会

朱国项1

朱国项

让中医师能安心执业,给予病患更好的医疗服务。” 

 当送走最后一位前来就诊的病患者,我并没有马上回到诊所里,而是伫立在门口外面,做了一个深长的呼吸。冬日很短,已近天黑,而2017年也已经走向尾声了。回首往事,当初为了照顾年迈的父母,放弃了在台北荣民总医院的大好前程,来到加拿大温哥华,一晃快十五年啦!这些年先后就读过位于二埠的中央中医学院,又于 2008年在高贵林开办了中山中医诊所,还帮助医界同行操持过其他相关机构。但对我来说,最为忙碌、也最有成就感的是2017年,这年我过得最扎实,最刻骨铭心,最让人热血沸腾。因为正是在2017年,我直接参与了中医在卑诗省发扬光大的历史进程,我也成为了在卑诗省推动中医发展的这支大军的一份子。

促中医纳入健保

中医是值得每一位华人感到骄傲的医术,对此我深信不疑,也一直为此鼓与呼。特别值得提及的是,世界卫生组织在其大会呼吁各国,要把中医纳入国家医疗体系,这是十分令人鼓舞的。

20年前订的HPA Regulations 是紧箍咒,压得卑诗省中医抬不起头来。我一向认为中医界要用选票的力量,让政府支持修改上述不公平的条例,执行WTO指令,让中医与西医平行对等。这些年来,我一直在积极与卑诗省政府和省议会建立正常的沟通管道,在2017年获得了相当的进展,协助推动将中医纳入健保法案。此举可以说功德无量,因为不但可以由此改善医疗财政,同时也会让卑诗省民在医疗上得到更多的选择。

回溯既往,我还积极向有关单位提议规范中药处方,以利于中医药进入医疗保险给付系统,让病患者有选择增进自己健康的权利。

在过去的2017年,我还积极鼓励中医界,一定要把中医的三个鼎足建立起来。这三个鼎足就是中医药管理局、中医师公会与卑诗省政府。有道是三个支点最稳,这不仅仅是物理学上的一个基本原理,同时在社会上也能得以验证。只有中医药管理局、中医师公会与卑诗省政府形成密切关系,让中医如西医在加拿大那样,才能有更好的发展。因为省政府和省议会长官们不但是本省中医的父母官,同时也是中医的衣食父母,必须而且应该保有良好正常的关系互动。

朱国项(左)接受颁奖

朱国项(左)接受颁奖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我还参与宣导中医界,一定要重视中医药管理局和中医师公会的多元功能,改善卑诗省中医师普遍以来对于不平等对待的漠视,让中医师能够安心执业。正因为那样做,才能充分提高中医师的专业素质,才能有条件和有机会给予广大病患者们更好的医疗服务。

正本清源放诤言

这些年来,在卑诗省从事中医的人越来越多,中医诊所也日渐增多,这本来是一件好事。俗话说众人拾柴火焰高,正是由于众多中医界人士的不断努力,使中医在卑诗省的地位也相继得以提高,才有了今天颇具规模的阵容。但是在中医队伍不断庞大的同时,也出现了良莠不齐的现象。医术参差不齐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更值得警觉而能产生更大负面影响的是,进入本省中医领导和决策层的某些人,由于私心的驱使,破坏了整个卑诗省的中医从业正常氛围,致使中医师们本身的价值无法正常发挥和体现。

作为卑诗省中医界一份子,面对此情此景,我既感到担忧,也深以为忤。我想必须要有人挺身而出,对不良的现象提出正面的批评,善良的规劝无法见效的话,就必须要有相应的实际行动,来帮助恢复正常的从业秩序,而不能抱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消极态度。因为卑诗省中医从业环境的好坏,直接关系到每一个中医从业者的状况,也是每一个中医从业者义不容辞的责任。我非常明白,有所担当的人肯定会成为众矢之的,会受到不少额外的干扰。但我不下地狱,又谁下地狱呢?

想到此,我倒变得坦然了。在今年年中,亲自募集了两百多名医师,联名召开了卑诗省中医界大会,可谓轰动一时。当时在是次会议上,要求中医管理局依据法律行事,改正不合理的现象,发挥应有的法定与正常的功能。

公益服务献爱心

行医被称为“杏林”,这是一种古已有之的对医德的褒奖赞赏,作为行医者也应该时时以此为荣。作为个体,我人微言轻,但却努力不放过任何服务公益的机会。

在2017年,我持续举办“明医训练”课程,完全免费,因为这是体现公德心的表现,以此来增进专业与法律法规知识。

朱国项(前左一)在中医脑伤专科医师学会成立典礼上

朱国项(前左一)在中医脑伤专科医师学会成立典礼上

在加拿大和卑诗省营业的中医人员,从最初的散兵游勇,到形成相当的组织规模,其间经历了十分漫长的过程。中医界之所以能有今天这样的阵容,凝聚了太多先贤与同侪的辛勤努力。敬佩之余,我也以共同奋进而自勉。

多年以来我一直积极奔走呼吁,创办有专科性质的行医机构,整合目前多头马车的中医师公会。尤其是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鞍前马后奔走于途,冀望整合成立一个独一无二正统有能量有地位的中医师公会,以期发挥中医师公会该有的效能。

值得自豪的是,今年我参与筹办了北美与加拿大第一个中医脑伤专科医师学会(Association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for Brain Injury of British Columbia),并且争取将之纳入MSP。卑诗省每年大约有五万人承受脑部疾病或伤害,而中医的相关治疗能有效改善病情。本地医界之所以决定成立中医脑伤专科医师学会,其目的就是为了集中本省的医疗人才为病人服务。与此同时,我还呼吁应该鼓励中医界,成立多个专科,以增进卑诗省民的身心健康。

值得感念和感恩的是,为成立卑诗省中医脑伤科医师学会,卑诗省议员和长者省务秘书康安礼特别给予了多方位的支持,并且提供了她的办公场所,遂使该学会在本拿比有了落脚之处。就在中医脑伤专科医师学会成立典礼上,还有其他省议员周行励、周炯华和陈玮蓁等出席,这在在说明今届卑诗省政府对中医界的重视程度,应该使我们充满信心。尽管目前卑诗省政府暂未有中医纳入医保的时间表,却已经展开公众咨询,设法搜集科学数据以证明中医的疗效,可以说已经看到了前面的曙光。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