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庄: 让诗神拥有自己——《诗梦枫桦》发刊词

0

姓名:沈家庄

职业:学者、诗人

何时来加:2010年7月

年度大事:1.出版《王鹏运词集校笺》;2.获“端午情·中国梦”全球征稿新诗二等奖

受访者的一句话:“走自己的路,跟着良心。”

沈家庄1

有梦的人,一定有诗;写诗的人,一定有梦。一群从彼岸远渡重洋,来到此岸的华人,聚在一起——为诗而聚,为梦而聚。在七彩枫叶掩映的英吉利海峡,菲沙河谷,聚在一起来,为圆一个少年时代发端的诗梦。

加拿大是一个富有诗意的国度,大地是诗,大海是诗,枫叶是诗,鲜花是诗。我们炎黄子孙也是来自诗歌的国度。诗书礼乐,是华夏传统文化的渊薮。孔子说:“不学诗,无以言。”汉代学者阐释《诗经》,说诗可以“兴、观、群、怨”,可以“观风俗、知得失、厚人伦,美教化。”中国传统教育,讲究“诗教”,诗教的目的,就是培养国人“真善美”的道德情操和审美品格。这是人类共同的东西,所以,我们要弘扬中华文化中优秀的诗学传统,把我们祖宗传下来的“真善美”的血脉,一代一代往下传。

加拿大中华诗词学会2013年6月开始酝酿,10月27日学会会刊《菲沙流觞》创刊号在《都市报》辟专栏问世,以登载格律诗词为主。2016年春末夏初学会与首都师大诗歌研究中心联合创办《新诗潮》(《环球华报》副刊)兼登载新诗和格律诗词;2016年8月诗词学会与《大华笔会》在《加拿大商报》又新辟《菲莎文萃》综合性文艺副刊,也登载新旧体诗歌作品。但是,随着学会成员的不断增加,又伴随着诗歌网络化和大众化的文化潮流,纸质媒体篇幅,已经远远不能装载我们——这批来到加拿大的华人移民的诗情画意,于是经学会理事会商议,决定租用付费网站,创办学会电子诗刊《诗梦枫桦》。

我们一直主张华语诗歌的格律旧体诗词与自由体新诗一家亲。也同时坚持“无论旧体诗还是新体诗,重要的一点是它们必须是诗”的主张。格律诗词形式上已经有了具体的平仄押韵和对仗等形式上的规定和要求,但也并不是合了律,押了韵就是诗了。它还必须要具备诗的质地。当然,所谓诗的质地,也是一个众说纷纭的话题。尽管如此,诗家大致上还是有一个普泛的共同认识,我将大家对于“诗”的共识归纳为三点:

诗必须有内在的诗性意蕴——即意境(境界);2.诗必须具备诗的思维特征——灵感思维;3.诗必须要有诗的想象和联想——即形象思维或理性哲思。

沈家庄4关于境界,王国维进行过探讨和定义。他说“喜怒哀乐,亦人心中之一境界。能写真景物、真感情者,谓之有境界。否则谓之无境界。”王氏所谓“真感情”,就是强调作品应具有作者鲜明个性,此情为此人独有而区别于任何其他诗人的感情。将这种诗人特有的情感通过特有的表达方式浸润渗透入作品的文字,结构、形象、节奏、音调,就造成一种异乎寻常的情绪氛围。“真景物”,也绝不仅仅是指诗人对客观物象的摹拟与再现,而是通过诗人特殊审美观照的独特发现,强调诗人要有取舍、剪裁,并根据自我经验进行新的创造,让其融情、传神、集中、洗练而鲜明,具有形神俱肖的艺术感染力量。这“真景物、真感情”,实质上还是关于“意境”外在特质的规范,是“意境”的外表层次要求。王国维的“意境”说,除“真景物、真感情”外,其实还有一个深层次的规范。他认为:

“严沧浪诗话谓盛唐诸公唯在兴趣。羚羊挂角,无迹可求。故其妙处透彻玲珑,不可凑泊。如空中之音、相中之色、水中之影、镜中之象,言有尽而意无穷。余谓:北宋以前之词,亦复如是。然沧浪所谓兴趣,阮亭所谓神韵,犹不过道其面目;不若鄙人拈出‘境界’二字,为探其本也。”

这里,王国维正式将“境界”这一概念,作为评价诗歌的高标准提炼出来。他看到了严羽“兴趣”说、王士祯“神韵”说所揭示出来的带中国特色的诗词作品的美学特征(这种特征,主要指文学作品能启发读者想象与联想的含蓄、深沉、传神、有趣的美学功能),又认为这些概念终究太玄、义界褊狭,故提出用“境界”来代替它们。很显然,这种“境界”(或称“意境”),就是“真景物、真感情”与“兴趣”、“神韵”的融合。换言之,王国维的“境界”说,既注意到了诗歌作品的艺术形象,也注意到了艺术形象之外的兴趣、神韵等可意会而难以言传的美学特征。他在另段话里说得较为明确:“言气质,言神韵,不如言境界。有境界,本也;气质神韵,末也,有境界而二者随之矣。”

王国维的“境界”标准,包融了气质神韵的内涵。这种对“境界”的理解与规范,显然要求艺术作品在真情、实境构成的艺术形象之外,还要具备能启发和引导欣赏者进行丰富的想象和联想的神境、空境、灵境。这种“境界”,就是在艺术形象之外追求一种更为广大宏远、令人玩味无尽的、高级的审美形态。当然,我们不是专业的诗人,但是我们若真想做一个真诗人,我们就得让自己写的诗歌具备王国维在这里提出来的诗歌的这一笃定的审美境界。

关于灵感,大家说得多。苏东坡这里有一个很生动的比方,说:“作诗火急追亡逋,清景一失后难摹。”意思是说,作诗是火急火燎,像捕快追捉逃犯一样急迫的事,好的风景兴致一旦失去,以后别想再摹写出来了;又说,抓住灵感就像猎人追杀猎物,如“兔起鹘落,稍纵即逝”。唐代鬼才诗人李贺,平常出门骑驴,一定要带一个布囊,看到好景,有了好诗句,立即写在纸条上,丢进布囊,怕一会儿忘记。我们写诗是不是像古人一样看重灵感思维?大家都可以反思自省一下。

关于想象和联想,这就不多说了。诗歌写作,需要将思想插上想象的翅膀,就是这个意思。

沈家庄3

在发刊词里为何要啰嗦这些话?是因为最近二十余年来网络诗坛弄得人眼花缭乱——诗歌多了,但真诗少了。这原因主要在于,大家急功近利。不光只是写诗的人,不讲诗歌思维,不谈诗歌美学,更有根本不懂诗歌美学和诗歌创作理论的人在胡乱吹捧,任加褒贬,搞坏了诗风和学风。我们这个《诗梦枫桦》园地,不能这样。所以我们特开辟新的“诗歌美学和诗歌理论专栏”,由专业美学和诗学理论家担纲。我们这个《诗梦枫桦》一定要开垦出一片诗歌的净土——开始学诗写诗哪怕粗糙,哪怕浅显,都不要紧,关键要知道诗是什么!怎样的诗才算好诗。我们的会员朋友在写作或评论时,一定要有一定的诗学涵养和美学修养的储备和积累,也要有生活的积累和文化积淀;并热爱生活,善于观察人生和大自然,经常在生活中激励自己,激活沉睡的诗学神经与细胞。

让诗神拥有自己!

把诗歌还给诗人!

这将是我们《诗梦枫桦》实践的目标。当然,我们有的朋友会说,我不想做诗人,我不愿想那么多,我只是写得玩,自己开心就好。嗯,这也是道理。所以我们的网刊还是包容性蛮大的——我们有一定的空间让大家登载各类诗歌作品;我们也有足够的空间展示大家朗诵诗词、吟诵诗词和放声歌唱诗词的才华。但我们还是要求大家在创作诗歌作品的时候,尽量做到静思和神思,尽量能做到“精骛八极”,“思接千载,视通万里”,精凋细刻,反复推敲,达到一定的诗歌水准,不断地完善和提升我们作品的文化格调和审美品位。因为,我们的诗歌园地,就是华人移民的精神家园。我们写诗,也是在向世界展示我们自己。

我们期待大家在远渡重洋来到的这个新家园,拿起笔来精耕细作,多出善品、精品。以光大中华传统诗词文化的异彩并实践我们华夏子孙走向世界——为实现与多元文化对接的交融互动中,展示我们汉语言文字的表现神力和中华诗词文化的不可抗拒的魅力。最后,让我仍然引用着名诗人、学会诗学顾问痖弦先生的一句名言作结:

“诗人是一辈子的诗人……诗人的最高完成也就是诗的完成。”

 2017年12月24日 夜  于温哥华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