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自由党党领之争:冲刺前的最后预热

0

1月24日,卑诗省自由党进行了最后一场党领辩论,为2月1-3日的“冲刺”作最后预热。

 仍是6人

去年省选的意外落败,让省自由党丧失了长达16年的连续执政地位,前省长简蕙芝(Christy Clark)引咎辞职,尽快选出新党领,以便在卑诗省少数执政、政治平衡随时可能出现变化的敏感时期随时抓住战机,就成为省自由党的当务之急。

180125-1

6人在台上(图片来源 环球电视台)

很显然,在“落难时刻”接手党领,随后率领省自由党重夺省政执政地位,迎来“中兴时代”,对各路政治家都有相当大的吸引力。在这种吸引力促使下,多位省内驰名的新老政治家投身党领竞选。

和以往省级党领选举漫长过程中冷门候选人往往很快相继知难而退、投票前夕仅剩“王者对决”的常态不同,本次省自由党党领选举的候选人显得非常有韧性:去年10月15日的第一轮党领选举公开辩论,出席的候选人为6人;时隔3个月的第六轮也即最后一轮,出席者仍然是相同的6人——前财政厅长麦德庄(Mike de Jong),前专上教育厅长韦勤信(Andrew Wilkinson),前素里女市长、现任联邦保守党国会议员沃茨(Diane Watts),前温哥华市长、现任省议员苏利文(Sam Sullivan),省议员、此次唯一华裔候选人李耀华,前省运输厅长斯顿(Todd Stone)。

最后一场辩论在温哥华威斯汀海峡酒店举行,主持人是卑诗省环球电视台的巴尔德雷(Keith Baldrey),主要形式则是候选人间的交叉论难。

 妙语连珠和点到为止

这种别开生面的辩论模式,引发了一连串的连珠妙语。

有市长和联邦国会议员丰富履历却独缺省政经验的沃茨先是被韦勤信要求“列出本党需要在2月内完成的5件大事”,继而被斯顿提了一个关于软木贸易的专业性问题,而这位女市长则摆出一副“推挡”姿态,左一个“党政需要全体党员去考虑”,右一个“专业性的问题需要问专业人才”,闪转腾挪,也不知是否读过《论语》,借鉴了孔夫子搪塞弟子樊迟“怎样种菜”时那句着名的“我不如老圃”。

当然,在自己的“专业领域”,如素里市的犯罪问题,她便立即变得咄咄逼人:针对韦勤信在这一问题上对她这位前素里市长的责难,她凛然反驳“你这是错误,我才是正根儿,你的说法是对省民的冒犯”。

隐然有“一马当先”姿态的麦德庄被几位较年轻的候选人抨击“暮气沉沉”,他的回应是典型网球迷的:“没看澳网转播么?费德勒Roger Federer和布雷迪Tom Brady这俩老家伙打得是不是很不错?”

尽管并不年轻,但李耀华仍以“新生力量代言人”的姿态挑战省政,而对手们则不约而同攻击他“政治上的年轻”,对此他的反驳则是“对党的外来态度如此,难怪我们党仍然在野”。

180125-2

麦德庄“中场休息”(图片来源 温哥华太阳报)

素有幽默感的苏利文似乎从未被看好出线,他被问的最“刺激”问题是“你认为除你以外选民应该投票给谁”,他的答桉一如既往地坦白——“如果某轮投票后我被淘汰了,我会马上告诉大家这个答桉”。

但和前几轮辩论相比,本轮辩论带有明显“点到为止”的特色,候选人们除了围绕“经验”、“代表过去或未来”等话题偶尔词锋激烈外,在大多数话题上的交锋都留有分寸。

不仅如此,6位候选人还心照不宣地在两个关键性问题上秀了一把团结:首先,他们都承诺“不能再次流失支持者和省议席”,承诺不论谁当选,都要肩负起推翻省新民主党少数政府的责任;其次,他们都毫不含煳地表示,要坚决反对并杯葛现任省府“改省选制度为比例代表制”的计划,众口一词地称之为“民主的倒退”。

省自由党执行董事谢菲尔(Emile Scheffel)在辩论后表示,党的重心已转到如何实现公平票选,和在党领选举后确保全党团结上。很显然,尽管胜负未决,6位候选人已不仅仅在考虑党领选举本身的事。

 谁的胜面更大

尽管屡屡被责难需要为去年省选落败负责,且一再有人曝光其在省厅任职期间的“败笔”,但麦德庄的优势似乎一直在缓慢扩大:他不乏经验且在简蕙芝内阁中官声较好,此次党领选举布局早、动作敏锐,争取到党内许多重量级人物的支持,又通过拉屈洁冰等人“站台”成功分化了华裔社区选票。

与之相比,另两位省政坛老将则各有“短板”:韦勤信是公认的金宝尔时代干将,时至今日有“明日黄花”之嫌,“经验丰富”的长处难以凸显,“暮气沉沉”的责难倒首当其冲;沃兹曾任职的省运输厅需对诸如运联、过桥费等几个省民怨声载道的争议性决策负责,且他的“根据地”在大温及维多利亚以外,“冲刺”时难免吃亏。

沃兹是个优势和短板“两头冒尖”的候选人:有稳固的基本支持群体和根据地,有丰富的政治经验,有善于调动人气的团队,但也有不少公认的破绽——除了素里治绩的仁者见仁,她在省自由党内资历的浅薄,和一旦当选党领就需有党内省议员为她让位(这不免会让人想到当年的简蕙芝),都可能随时成为让她“突然摔倒”的绊马索。党领选举是末位淘汰制,每轮淘汰得票最少的一人,沃兹倘若能熬过对她而言危机四伏的前几轮,成为最终“单挑”的两人之一,倒是不无爆冷的机会。

180125-3

李耀华仍在坚持(图片来源 温哥华太阳报)

至于李耀华和苏利文则很难摆脱“陪太子读书”的命运,后者对此已有心理准备,而前者虽然始终摆出信心满满、咄咄逼人的姿态,但除了不断强调“我代表未来”和“需要求新求变”外,其团队似乎缺乏说服力——什么是新,什么又是未来?难道仅仅是换一个陌生的党领面孔么?

许多分析家认为,最大变数在于“电子投票”选民和新党员,而省自由党方面也已未雨绸缪,着手在这两个敏感方面堵塞漏洞,避免因此出现节外生枝的场面。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