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中:不忘初心 正大气象

0

2017年成为过去,2018年已经走来,而中国面临社会转型期,并大力提倡恢复传统文化,对海内海外影响巨大。我们作为媒体从业人员,对此一直给予很大的关注。今天就这个话题,《环球华报》采访了温哥华知名中国文化传播人古中先生,并将我们的对话实录如下。

文:罗经文

传统文化振衰启敝

《环球华报》:你对当今中国大力恢复传统文化有何感想?

古中:是的,感想颇多。改革开放三十年了,中国经济蓬勃发展,获得了举世瞩目的成绩,但在文化方面似乎没有得到相应发展。当年的“两手抓”,即一手抓物质文明,一手抓精神文明的政策,大家想必还记忆犹新吧!但是从今天的现实结果来看,应该说这两个“文明”发展是失衡的,不尽人意的。看看今日发生在身边的假学历、假古董、假字画现象,以及毒奶粉毒食品,假冒伪劣的东西层出不穷,让人防不胜防,直接危害人们生活,也使得中国形象严重受损,这个结果绝对不是经过三十年拼搏后所想见到的。究其原因,问题应该是出在文化层面上。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就是人文关怀和诚信道德,核心价值一旦出了问题,无论怎么好的成果也会变成苦果。所以中国政府适时调整格局,恢复传统文化,有着特别重要意义。

1 古中在書法大展現場

古中在书法大展现场

《环球华报》:能否具体谈谈传统文化的作用?

古中:这个提问的题目太大。中国传统文化内涵非常深广,品类可以说包罗万象,有人列出“中国十大国粹”,书法被列为第一。昨天还读到一篇网文,说中国文化艺术的核心是书法,这里暂且不论作者的论断是否正确,单就书法文化来说,无论是战争时期还是和平时期,也无论是身居庙堂还是流落江湖,书法从未被国人淡忘。随着时代发展,书法文化反而被更多人所喜爱,它不但能修身养性,让人直抒胸臆,而且是一项极为平和的健身活动,“诗为心声,书为心画,”对提升国民素质有着直接的积极作用。这里列举一个最近在中国上海举办的当代书法大家的展览盛事,就能看懂这个作用是多么的重要。

《环球华报》:请你举一个实际的例子。

古中:2017年11月5日,由中国书法家协会、上海市委宣传部、上海市文学艺术联合会、文史馆、文广局联合主办,上海书法家协会、上海中国画院、上海中国书法学院承办的“正大气象——纪念胡问遂先生诞辰100周年国际书法大展”等三项系列书法活动,在上海中华艺术宫(上海世博会中国馆)隆重举行,前人大委员长吴邦国为展览挥毫题词“正大气象”,中国书协主席等千余嘉宾以及来自世界各地的胡门弟子云集上海世博馆,盛况空前。大家议论、交流、欣赏的就是中国传统文化之一的书法文化,我作为胡问遂老师的入室弟子,远道参加这个盛会,目睹了一次书法文化在民间发扬光大的壮观场景。胡问遂先生作为二十世纪海派书法的领军人物,用一管轻轻的毛笔,吸引了千千万万只习字之手,提升了千千万万人对书法文化热爱的境界,至今出版的楷行书字帖总数达六百二十万册,为中国书坛培养众多栋梁英才,贡献卓著。举这个例子的目的,就是想说明中国传统书法文化在国民心目中占有多么重要的位置。早在数年前就有人大代表提出在全国中小学普及书法教学课程,如今全国已经有六十多所高等院校开设了书法专业,培养书法教育专业人才。上海市从201712月1日起,已经将书法纳入普及教育必修课目,这些措施对提高国民素质非常有效。

4 古中繪畫作品《江南春早》

古中绘画作品《江南春早》

《环球华报》:虽然书法是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方面,但是文化建设应该是一个整体工程。

古中:当然,中国传统文化也不仅限于毛笔书法教育,但是作为一个中国人,对中国国粹书法文化不了解,写不好或者不会写毛笔字,无论如何都是有所欠缺的。

习养中日光大海外

《环球华报》:看你灵气飞动的墨字,绝非短时间可以突击而成,谈谈你的成才之路。

古中:由于家庭影响,我自幼喜爱涂画,没有想到少年时因为会写毛笔字,为学校社区争得了不少荣光,也为自己带来无数愉快时光。因此,我十九岁那年被胡问遂老师收为入室弟子,开始精研书法文化。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高校还没有开设书法专业,为进一步研究和提高并扩大视野,四年中国文学专业大学毕业后,我决意留学日本,考入享誉日本书界的国立东京学艺大学书道系,成为该校44年开系以来的第一位中国本科生,并获得学士学位和美术教育硕士学位。留学期间,不忘传授中国书法文化,把“唐样”笔法传遍日本关西和关东,从富士山麓到唐招提寺,从三省堂到高岛屋,结下了无数墨缘。

《环球华报》:难怪你的学养显得十分厚重,什么时候从日本来到加国的?

古中:2000年我移民加拿大,旋即在北温哥华海边商场开设“中国文化窗口”,一写就是十个春秋,每天接待从世界各国来温哥华旅游的客人,让世界各国人士对中华民族的这个古老文化有所了解和喜爱。同时也为本国各界人士和社区挥毫,从加国总理杜鲁多到温哥华的川普大厦,从大学教授到普通人士。尤其是近年来我开班授徒,让生活在加拿大的华裔年轻人逐步爱上中国文化,为此,中新社发表了专题采访文章。由于多年热衷于传播中国文化,我获得了2016年度加拿大新风采艺术奖。

传播文化学人有责

《环球华报》:正确传播包括书法在内的传统文化,身体力行,无论对成人还是孩子的成长学习都有着潜移默化的感染作用。

2 展覽開幕禮實況

展览开幕礼实况

 

古中:的确如此。如今中国把传统文化和国家实力等而视之,称之为“软实力”,被提升到“国力”的高度,海内外人士也以前所未有的热情投入和参与,用一句方兴未艾来形容也不为过。可以想见,如此重要的“国家实力”,岂可容忍错误传播呢?

《环球华报》:怎样才能做到正确传播传统文化呢?

古中:这是一个高深而又浅显的问题,它牵涉到诚信和资历。历史上大凡能够留下优秀文化遗产的教育家、诗人、画家和书法家,他们的诚信和学识均为后世楷模。可以这么说吧,国民有什么样的文化素质,国家就会以什么样的形象出现,关乎国民福祉。如果这个国家出了问题,那么可以肯定这个国家的文化出了问题。经济可以通过一代人来恢复,文化可是三代人也不见得有起色,这个事实,想必广大海内外华人已经感同身受。因此,文化恢复的难度要比经济恢复的难度更大。这里说的文化恢复,不是简单的文化复古,而是在传承的基础上创造出符合新时代的新文化,也就是能够被下一个世代或者下下一个世代借鉴传承的文化,如果不能被人们所借鉴传承,那么就不是一个好文化,也许是糟粕。

《环球华报》:根据实际情况来看,正确传播文化和创造新时代文化,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你认为主要靠什么呢?

古中:诚信、智慧和努力,不忘初心的心态,正大气象的胸襟,缺一不可。有道是优秀的工程师设计优秀产品,一切急功近利、弄虚作假的行为创造不出优秀的新文化。看看身边周围、网上网下、海内海外的那些毫无诚信的假学历、假院长、山寨协会主席的所谓“砖家”,只能扰乱文化市场,制造文化乱象,误人子弟,贻害后代。看来纯正学术风气,清理害群之马,整顿文化市场,拨乱反正迫在眉睫。

《环球华报》:你对这次传统文化恢复的愿景如何?

古中:凡事都是物极必反,社会现象是这样,文化现象也不列外。就以中国书法史上“碑派”和“帖派”相互主导的现象来讲,也颇能说明这个问题,不过那毕竟是美学层面上的事。近百年来,中国传统文化本来就体虚质弱,“十年动乱”后愈加羸弱不堪,再经过这三十年的“热感冒”,你想想看,不全面“补补身子”怎么会行呢?我个人以为,现在是恢复中国传统文化的最佳时期,一是“硬实力”即将领跑全球,有财力;二是国人长期缺失“传统营养”,人心思归,有动力;最后就看中国政府有没有魄力?试想,如果再过三十年,中国大力恢复传统文化,同时吸收世界其他民族优秀文化元素,改革创新,凭借中国的两个“实力”和智慧,一个高素质、有担当、充满人文关怀精神的中华民族真正崛起之日就不远了。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