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比例代表制一周年 杜鲁多有话说

0

距联邦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违背选举承诺、放弃将联邦选举改为比例选举制的决定出台已有一周年,这一事件的余波仍未平息。 

总理终于“说了个明白” 

2017年2月1日,联邦总理杜鲁多违背其选举时“2015年联邦立法选举将是最后一次使用旧选举方式进行的联邦立法选举”承诺,宣布将不会考虑在任期内改变现行选举制度,也就是说,至少2019年的联邦立法选举将仍然采用现有的单一选举制。

180201-1

杜鲁多“我是对的”(图片来源 CBC)

消息一出,几大反对党立即不依不饶,指责杜鲁多“背信弃义”,即便许多持中立立场的人士也希望,联邦总理对自己在如此重大问题上如此明显的出尔反尔,能有一个清晰、坦率而合理的解释。但自那之后的一年间,尽管杜鲁多做过几次浅尝辄止的解释(资深专职驻国会山庄独立记者威利(Aaron Wherry)曾做过专门统计,称总理在这个问题上“最长篇幅的解释仅历时8分钟,且掺杂了许多不相干的话”),却并未让“听众”们满意。

2018年2月1日是总理“背信弃义”整整一周年,在这一天,他接受CBC专访,终于就这个问题“说了个明白”。

在解释“何以放弃改用比例代表制”时,杜鲁多称“我非常清楚地相信,比例代表制对加拿大是有害的”、“没有人能拿出充足理由,足以说服我相信比例代表制对加拿大有利”。

在被问及“是否会在任期内改变主意”时,杜鲁多表示,改革加拿大选举制度并非自己任内政府的优先事项,他不会在任期内恢复讨论这一话题,“2019年之后加拿大会否实行新的选举制度,那将由加拿大选民和其它政党来决定”。

在被问及“今后是否会同意加拿大改用比例代表制”时,他明确表示“我将不会接受任何形式的比例代表制”,但“如果讨论的话题涉及改用其它选举方式,比如偏好选举制(preferential ballot),我会对此表示赞同”。

反对党余怒未消

一年前愤怒地喊出“杜鲁多背信弃义”、“杜鲁多的政治承诺等于一纸空文”的几个反对党显然余怒未消,纷纷在第一时间发出抨击之声。

180201-2

柯立伦“他是叛徒”(图片来源 温哥华观察家)

去年抨击联邦总理声调最高的联邦新民主党籍国会议员柯立伦(Nathan Cullen)表示,尽管对杜鲁多最新的言论基调早有充分心理准备,但“仍然被话语中洋溢的傲慢所惊呆”,他坚称“杜鲁多有权利认为自己是对的,但那并非事实,因为事实是一目了然的”。

对比例代表制热情最高的联邦政党是联邦绿党,其党领梅(Elizabeth May)声称对联邦总理最新讲话并不意味,她语带讥讽地表示,“当初他承诺选举体制改革时恐怕就没过脑子,如今毁诺恐怕仍然没过脑子”。

和联邦新民主党不同,联邦绿党一直对议会成立的专门委员会寄予希望,该委员会虽在2016年作出“不宜轻易改变联邦选举体制”的建议,但同时也建议举行全民公决,让全体加拿大人定夺此事。近几个来梅一直努力争取在今年5月举行这样的公决,并得到联邦保守党的谅解,如今大失所望的她表示,只能将希望寄托于2019年选举实现联邦执政党轮替,新的联邦政府会在2023年联邦立法选举时改用比例代表制,但“杜鲁多最新的评论让我心情沈痛,他如此恶劣的背信弃义让我难以平静”。 

真理越辩越暗 

都说“真理越辩越明”,但在比例代表制问题上似乎正相反,真理越辩越暗。

杜鲁多在去年那几次“最长不过八分钟”的自我辩解中言之凿凿,称“我从来就坚决反对比例代表制,不信去查”,这的确是事实——自2012至2015年他曾多次明确表示“比例代表制不符合加拿大人利益”,这和他2月1日发表的讲话基调如出一辙;但反对党“背信弃义”的指责同样是事实,因为他在充当联邦自由党党领,率领该党冲击执政党地位后至20-17年2月1日前,曾多次明确表示,自己“认同全面改革选举制度”,按照前任联邦新民主党党领唐民凯(Thomas Mulcair)的统计,他总共在公开场合说了1813次这句话。

正如威利去年7月曾质问的,既然杜鲁多认定“比例代表制不合适”,那么何以要在选举期间用模棱两可、含糊其辞的措辞误导受众,让后者觉得联邦自由党一旦上台,比例代表制将随之而来?他既然觉得“改革选举制度不是当务之急”,又为何信誓旦旦、不厌其烦地强调“2015年将是最后一届沿用传统选举方式进行的联邦立法选举”?

180201-3

雷德话里有话(图片来源 雷德个人主页)

自2017年2月1日至今的1年来,杜鲁多一而再、再而三强调“认同偏好选举制”,这种仅有澳大利亚等少数国家采用的选举制,要求选民在投票时标注自己第一、第二、第三……偏好候选人,每轮计票都淘汰得票最少的一人,并将被淘汰者的选票分配给第二偏好候选人,以此类推,直到产生得票率过半者胜出。正如分析家们所指出的,由于联邦自由党“不左不右”,他们很容易成为“第二偏好候选人”,将是这种听上去十分繁琐选举制度的最大受益者——2015年联邦立法选举中联邦自由党获得184个联邦下院议席,如果改用偏好选举制,联邦自由党将获得217席(亲联邦新民主党的Broadbent Institute2015年12月研究结果)。

然而反对党又何尝不是如此?

2015年按照简单多数制进行的联邦立法选举中,联邦新民主党仅获得44席,丧失了官方反对党地位,绿党更只获得1席(这已经是历史性突破了);而如果改用比例代表制,这两个政党将分别获得67席和12席。道理很简单,这两个党支持者绝对人数很多,但分布很散,简单多数制要求候选人在各自选举“拿冠军”,他们胜算不大,比例代表制却是“一票选人,一票选党”,他们就占尽便宜。

更能印证这种“真理越辩越暗”的,是联邦保守党的姿态。

传统上联邦保守党较联邦自由党更反对改变单一选举制,因为这种“选区内赢家通吃”的选举制度,对绝对支持人数不多,但在许多特定选区占压倒性优势的联邦保守党而言是最有利的。但如今其民主制度法定评论员雷德(Scott Reid)却站在了要求全民公投的行列里——尽管他只敢说“杜鲁多从未真正考虑过比例代表制”,而不敢说自己是否真正考虑过这一对本党未必有利的制度。

如果说杜鲁多和联邦自由党在这场莫民持续了一年的唇枪舌剑中输掉了什么,那么不是“选择什么选举制度”,而是政治诚信。毕竟,选举制度究竟哪一种最合适并无定论,但杜鲁多的食言却是事实。

更让人不安的是,他的反对者未必不会重演这一幕——听到里德那段话里有话的表述,您真的敢于相信,一旦2019年联邦保守党重返执政地位,就真的会推动选举制度改革么?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