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再回到从前”:卑诗自由党选出新党领

0

2月3日卑诗自由党经过5轮投票选出新党领,老资格政治家、前卑诗省专上教育厅长韦勤信(Andrew Wilkinson)脱颖而出,成为该党的新党领。

 冷门迭爆的前三轮和毫无悬念的决胜局

卑诗自由党的选举采用“末位淘汰法”,由于此次省选竞争异常白热化,直到最后一轮辩论均未出现明显的“领跑者”,因此人们事先就预料到前三轮会有冷门爆出,果然,投票前被许多人认为“稍领先一些”的前财政厅长麦德庄(Mike de Jong),在第二轮投票中就早早“翻身落马”,到第四轮时剩下的三名对决者是韦勤信、唯一的华裔候选人李耀华和前素里女市长、前联邦保守党国会议员沃茨(Diane Watts),结果李耀华出局,最终在韦勤信-沃茨对决中前者赢得4621票,占总投票率53%,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要闻1

3日长韦勤信脱颖而出,成为省自由党的新党领。(图片来源: Vancouver Sun)

韦勤信团队主官梅里菲尔(Katy Merrifield)将韦勤信稍“爆冷”地笑到最后,归功为三个关键决策的正确:选前最后关头和同为政坛老将的麦德庄达成“谁先被淘汰就呼吁自己支持者转投对方”的君子协定(这使得韦勤信在此后几轮投票中得票率一直不低于35%的“死线”,稳稳走到最后);整个选战过程中谨言慎行,所有负责任言论均由核心小组团队独家发布(这避免了犯下其他几名候选人多少都犯下的“祸从口出”错误);将政纲重点放在强调省自由党的传统价值观,而避免不断为省政和省选的错误道歉。

一些分析家指出,韦勤信得到13名省议员和1名前厅长的支持,尽管这一数字要少于麦德庄,但相较而言前者分布更广泛均匀,这使得前者可用较小的成本和代价造势。

省自由党采取的是一种独特的“加权投票体制”,即既考虑绝对票数,也考虑各选区得票率的多寡,2011年简蕙芝(Christy Clark)在得不到党内大佬背书(仅一名后座省议员公开支持她)的情况下另辟蹊径,将突破口选择在人烟稀少、主流政治家影响力较弱的外围社区,取得了“农村包围城市”式的成功,此次多位候选人如法炮制,却输给了走集中力量争取中心选区这一传统路线的韦勤信,正应了“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这句话。

简蕙芝当年爆冷的另一大法宝是批量拉入新党员,争取这些并不熟悉党内“规矩套子”者的支持,此次李耀华和沃茨同样试图以这一招取胜,但笑到最后的却是整个选战过程中仅争取到不到5000新党员、“招新”成绩平平的韦勤信。观察家们指出,韦勤信团队将“招新”重点放在“有机注册”(即认真了解省自由党政纲或参加过多次外围活动后加入者)和说服“不活跃党员”活跃起来上,他们争取到的新注册/更新资料党员投票率高达70%,相反,李耀华和沃茨发展了太多的“批量注册党员”,这些人中有许多在注册后就将“党员资格”抛到了九霄云外。有调查称,沃兹的许多南亚裔支持者参加了多次造势活动却并没有投票,而李耀华通过“外围”吸附的新党员也有很多“注册即冷冻”的。

当然,必须指出的是,韦勤信有足够的运气:如果麦德庄未曾在最初两轮的乱战中早早落马,而是坚持到最后三轮,出现韦勤信-麦德庄-沃兹三足鼎立的格局,“二老君子协定”就会变得毫无意义,届时或许会出现“二老”鹬蚌相争,沃兹渔翁得利的戏剧性场面。

 “一切再回到从前”

韦勤信是前卑诗省长金宝尔(Gordon Campbell)的得力干将,在金宝尔因合并销售税的失败意外下野前后,曾被认为是其最热门的接班人,但在党领竞争爆冷输给简蕙芝后沉寂了数年之久。

要闻2

他的政纲一如其党领竞选的路数:“再回到从前”。

如果说,李耀华在整个党领竞选过程中不断强调“我们必须依托未来”,那么韦勤信则试图表明,自由党要想夺回省政,就必须“依托过去”,即让整个省自由党重塑基于该党经济自由主义/财政保守主义传统的团结和共识。2月4日,成功胜出的他首次旗帜鲜明地喊出“我们必须建立在不放弃过去的成功、不放弃传统基础上的价值观”口号,他还毫不含煳地称赞了金宝尔和简蕙芝两位前省长的功绩。当然,他也强调“兼听则明”,但很显然,“回到从前”将成为韦勤信时代省自由党的主脉络。

 “让我看得更远”

“如果再回到从前,所有一切重演,我是否会明白生活重点?不怕挫折打击,没有空虚埋怨,让我看得更远。”

上一次省自由党党领选举中,押宝“党员普遍不留恋过去、希望变革”的简蕙芝爆冷胜出,打败了高举金宝尔旗幡、继承其大多数遗产却同时也继承其“债务”的韦勤信;此番则正好相反,候选人中唯一高唱“复古老调”的韦勤信,击败了不敢公然声称自己将带领省民“重返简蕙芝时代”(就更不用说金宝尔时代了)的一众对手。

问题是,党领仅仅是一个跳板,当选党领的最终使命,是带领丢失16年执政党地位的省自由党重返省府,因此,作为新党领必须“看得更远”。

BC Liberal logo CENTRED

此次党领选举的结果表明,省自由党昔日的执政传统、尤其经济和财政治理经验,在卑诗省范围内仍然有雄厚的认同基础,简蕙芝“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不断抢NDP套路的办法虽曾让她占到几次便宜,从长远看却令省自由党丧失了本来面目,令广大不认同中左路线、尤其中左经济及财政治理路线的省民无所适从。从这一点上看,韦勤信重新打出“复古”旗号,很可能是一处“胜笔”,而他在党领选举中的脱颖而出,则可打消不少党内同僚对“复古”的疑虑。

但正如西门菲莎大学政治理论家莫斯科普(David Moscrop)等所分析的,韦勤信最大的短板,是他和金宝尔一样,属于那种“运筹帷幄之中”的“蓝血政治家”,折冲樽俎有余,“接地气”和调动民粹的能力不足,“面对已取得省政先机、又有丰富草根政治活动经验的贺瑾(John Horgan),比金宝尔还要‘蓝血’一点的韦勤信真的准备好了么”。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