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代疗法制剂”与“伪科学”

0

饱受“伪科学”争议的安大略省乔治亚学院“顺势疗法药学”高级研修课程在各方压力下被迫取消,引发广泛关注。

 被取消的争议课程

2月9日,位于安大略省巴里市的受省政府资助社区学院——乔治亚学院发表声明,称“鉴于近期本地社区和其它社区的反馈,并考虑到学生利益,本学院决定取消原定9月开设的顺势疗法药学高级研修班,已获准入学该专业的学生可选择退学或转专业”,而就在声明发表前几个小时,乔治亚学院院长伯恩(Heather Boon)刚刚向CBC递交了一份新闻稿,称“除非有确切证据,否则我必须对顺势疗法保持开放态度”,拒绝取消前述专业。

要闻1

“顺势疗法”制剂(Shutterstock)

“顺势疗法药学”即所谓“nosodes”,指未经有关医药监管部门认证批准,从身体组织或分泌物(包括粪便、血液、脓液、排出物、唾液等)提取所谓“顺势疗法制剂”,让患者口服,以“治疗”或“预防”某些感染性疾病。被称作“补充与替代医学”(CAM)的某些追随者近年来积极推行所谓“nosodes替代”的“家庭预防计划”(homeoprophylaxis programs),称“疫苗有严重副作用”、“nosodes原生态、无害”,主张用nosodes制剂替代接种疫苗,以预防麻疹、小儿麻痹症、百日咳、腮腺炎、水痘和其它严重的感染性儿童疾病。

乔治亚学院的顺势疗法药学高级研修班正是这样一门课程,其中的主课代号HOMP1002,内容是“补救疗法(polychrests,主张用草药等‘原生态手段’替代手术和吃药治疗心脏病等重症)、顺势疗法、nosodes等相关内容”,以及用上述“顺势疗法”治疗“急性或慢性健康病症”。学院方面的公开资料称,该课程教材已编写完毕,第一学期学费为4454.00加元,全部学时为3年9个学期。

这一课程已经校董会和安省高教与技能发展厅的批准,但过去几周内受到各方面广泛批评,以至于惊动了CBC。

“不让‘伪科学’合法化”

一项公开的抗议和抵制倡议由急诊科医生吉奥尔谢夫(Chris Giorshev)发起,这位医生指出,nosodes荒诞不经,如果人们相信它能替代疫苗接种而纷纷拒绝接种,就会给人类健康构成重大隐患,而倘若通过让nosodes进入正规学院教学范畴使之合法化,则不啻“让‘伪科学’获得合法学院教育的背书”,会令后者的蛊惑力和危害性大幅增加。

要闻2

施瓦茨教授是反“替代疗法”药物的代表人物之一(加通社)

许多医学专家支持吉奥尔谢夫等人的主张。麦吉尔大学科学与社会系办公室主任施瓦茨(Joe Schwarcz)称“如今是21世纪,任何进入学院殿堂的教学内容都必须合法化,让200年时间里杜撰的一堆胡说八道进入大学课程,在3年时间里系统化地给学生们洗脑,后果不堪设想,对公众也极不公平”。施瓦茨教授2011年就领衔90位加拿大着名科学家发表公开信,抗议多伦多大学进行所谓“ADHD顺势疗法药物学研究”。不过多大相关团队表示,他们进行这项研究并非因为相信这种“疗法”有效,恰相反,他们认为该疗法无效,团队成员勒布(Mark Loeb)称“研究的目的是为了证明其无效”。

在美国,2017年12月食品及药品管理局(FDA)已宣布“采取行动,保护消费者免受潜在有害、未经证实其有效性的顺势疗法药物威胁”;而在加拿大情况就比较复杂,一方面,2015年7月下旬,加拿大联邦卫生部迫于各方压力,要求nosodes制剂外包装必须注明“并非疫苗且不能替代疫苗功效”(not vaccines or alternatives to vaccines),另一方面,这些所谓“顺势疗法制剂”却仍被联邦卫生厅批准作为“天然保健产品”(natural health products)进行销售。

2012年3月18日,阿尔伯特省卡德森居民、笃信“顺势疗法”的史蒂芬夫妇(David and Collet Stephan)因痴迷“顺势疗法”耽误患细菌性脑膜炎的19个月大儿子埃泽基尔(Ezekiel)送院抢救,导致后者不治身亡,引发了围绕“顺势疗法”的激烈争议,此后主张严禁“顺势疗法”者对“‘伪科学’合法化”高度警惕,此番乔治亚学院博弈正是这一激烈争议的又一缩影。

 大温可以置身事外么

作为加拿大华裔,在这一问题上也并不能置身事外——因为这一争论或许会延伸到中医药范畴。

加拿大是汉语圈以外中医地位较高的国家,在安大略省伦敦市成立四年制中医药针灸学院,此后相继成立数十所私立中医院校,公立阿尔伯特大学和多伦多社会自然科学大学医学院还开设了专门的中医学课程,颁发官方承认的文凭,这都开创了北美先河,2003年卑诗省成立“中医药管理局”,负责对中医诊所的统一管理中医师、针灸师和医疗业务等,这使卑诗省成为加拿大第一个对中医针灸等医疗方法予以全面合法化地位的省,随即,阿尔伯特和魁北克省也相继彷效,人口最多的安大略省也已将之列上议事日程。这一措施使得中医师“无照行医”的局面得到根本扭转,2003年6月卑诗省中医药管理局首批即向231人颁发“高级中医师”证书,给600多人颁发了注册中医师、中医药师和针灸师证书。这是加拿大,也是包括美国在内的整个北美洲第一批被当地政府和医学界所正式承认的中医医生。

要闻3

联邦卫生部警告称“用替代疗法制剂代替疫苗接种会引发严重甚至致命后果”(CBC)

尽管如此,中医药、尤其中药仍被加拿大主流医药界视作“变种的顺势疗法”,1996年加政府曾宣拿出部分科研资金,用三年时间来了解有哪些中药种类及其用途,这从一个侧面证明了这种疑虑之根深蒂固;加联邦卫生部也一直试图用中成药纳入优质生产管理范围,理由是中成药生产“不够卫生”,如大量使用铁容器、生产设备和工人服装不规范等;也有不少人质疑中医搞经验主义、神秘主义,对穴位、经络等的科学性、准确性也不无质疑。中国不时传出的“假药”传闻也影响了当地人对中草药、中成药的观感。正如许多观察家所指出的,针灸、足疗等个别中医疗法的被承认、接纳,并不能抹煞中草药、中成药和中医药方在加拿大“等同顺势疗法产品”的事实。

多年以来,卑诗省注册中医针灸师公会、中医针灸管理局理事成员及12个中医公会代表为将中医纳入省健保体系奔走呼吁,但在中药领域却始终不得要领,除了和“nosodes疗法”如出一辙的“伪科学”怀疑始终如泰山压顶,中医内部的门户之见、利益之争(如一些中医认为政府的卫生规范措施扼杀了中医的传统,是对中医精神的亵渎,甚至对中医的歧视;另一些医师和中医协会则对中医纳入健保态度消极,理由是中医的主顾多为高收入阶层,而健保覆盖面则是低收入者,此举非但不能多赚钱,反倒可能“跌中医的份”)则在某种程度上让中药离“被规管”越来越远——而正如“顺势疗法”支持者和反对者所一致认识到的那样,“被规管”实际上即意味着更接近合法化。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