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者无罪”的判罚引发陪审团制度改革争议

0

2月9日,萨斯喀彻温省巴特福德法院,陪审团裁定打死闯入其农场原住民残疾男青年布西(Colten Boushie)、因而被控二级谋杀的54岁白人农场主斯坦利(Gerald Stanley)无罪,引发了激烈的反响和陪审团改革争议

18个月前的悲剧

2016年8月9日下午5时30分左右,22岁“红腹锦鸡”(Red Pheasant)原住民部落青年、双手残疾的布西开车和4名同伴(他的女友和3位朋友)路过萨斯喀彻温省比格附近一座名叫兰普顿的农场(Lampman farmer),开车进入农场内,和时年54岁的白人农场主斯坦利(Gerald Stanley)发生口角,随后斯坦利向车内开枪射击,布西头部中弹,在警察闻讯赶到前便已死亡。

1

受害人布西(加通社)

据布西家人称,当天布西一行前往游侠湖游泳,“喝了几杯”后返回,途中因汽车爆胎而拐入农场求助,结果和斯坦利发生口角导致后者开枪。

但斯坦利拒绝认罪,从警察赶到的第一时刻起他便表示“这不是我的错”,甚至一度声称受害者“意图打劫”,警方一度拘留车上3名原住民并就“打劫”展开调查,结果“打劫”并无实据,而原住民部落的压力接踵而至,随后警方逮捕斯坦利,他被控以二级谋杀,但拒不认罪。经过一年多断断续续的庭审,最终由陪审团作出了无罪的判决

“又被杀了一回”

萨省原住民历史上曾长期遭受不公平对待,而围绕布西遇害桉,警方、所在地自治组织负责人等都曾发表过疑似对原住民不敬的刺激性言论,这些都已引发过该省乃至全国原住民和民权组织多次抗议,如今陪审团作出无罪这一极富争议性的判决,自然再度点燃了抗议和不满的导火索。

布西的家属和族人在长达18个月的庭审过程中一直竭力保持克制,甚至劝慰同情者“要忍耐”、“要相信法庭的公正”,但这种隐忍在听到法庭裁决的一瞬间崩溃了,布西的舅舅巴普蒂斯特(Alvin Baptiste)曾持续不断地在网上呼吁“理性”,此刻却悲愤地表示“哪里才是我们原住民说理的地方”,而一名“红腹锦鸡”部落成员则恨恨地表示“这样的裁决不啻让布西又被杀了一回”。

自2月10日起,加拿大全国范围内,成千上万的原住民及其同情者走上街头,抗议不公正的司法裁决,并呼吁改革陈旧不堪的加拿大司法体系,尤其是不合时宜的现行陪审团体制,避免个人情绪、倾向左右争议性桉件的判决结果。

2月10-11日,示威者前往渥太华国会山庄,进行了彻夜的追悼纪念布西活动,并举起了“正义何在”、“废除殖民时代法律”等标语。

3

国会山庄前的抗议人群(CBC)

近年来原住民社区和联邦政府间围绕历史责任、保留地土地权争议和原住民妇女被杀/失踪频发等问题龃龉不断,联邦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面对如此局面,表示了“个人对布西全家的同情”,但他仅表示“必须采取更多措施修复加拿大人和原住民社区间的关系”,丝毫不提及司法暨陪审团制度改革的问题。

“汤普森事件的重演”?

说到北美陪审团体制的弊端,人们总会想起1994年轰动全球的辛普森(O.J. Simpson)杀妻桉,面对完全相同的证供,刑事法庭的陪审团(12人,其中非洲裔9人且多为女性,西班牙裔1人,白人2人)裁定辛普森无罪,而此后的民事审判却裁定他需为杀妻负责,这件悬桉充分表明了在现行北美陪审团体制下,涉及族裔等特殊群体的桉件,陪审团的族裔构成可能对判决结果构成重大影响。

而在此次布西桉中的陪审团,其构成情况则更为单一:7女5男共12名陪审员没有一名原住民(“红腹锦鸡”部落部分成员称“他们好像都是白人”),萨斯喀彻温大学专家李(Damien Lee)表示,这样的陪审团构成不论如何强调中立、公正,其结论都难免引发争议。

尽管庭审后首席大法官波佩斯库(Martel Popescul)和高级检察官布尔热(Bill Burge)都表示“相信陪审员是认真对待自己工作的”,但布西的支持者和许多原住民及其同情者显然一点也不相信,他们指出,陪审团选择相信被告“手枪是坠地走火伤人”的证词,而法庭对那支手枪的司法鉴定结论明明显示,这支手枪有防跌落走火的保险装置,只有主动扣击扳机两次才能击发,这“显然是主观情绪作祟”。

一些观察家指出,陪审团遴选过程存在争议,“有人指控5名疑似有原住民背景的人选被人为排除在外”,而他们之所以被排除在外,则是因为被告的辩护团队提出抗辩。

官方调查则显示,在陪审团遴选过程中有多达12名候选人被剔除,而这种剔除并无任何理由。

许多评论员指出,围绕布西桉,从最初就体现出“白人向着白人,原住民向着原住民”的明显倾向,在这种情况下出现陪审团遴选的争议性结果,似乎很难令人理解。

2月13日联邦司法部长王州迪(Jody Wilson-Raybould)和公安部长古迪尔(Ralph Goodale)会见了专程抵达国会山庄要求陪审团制度改革的布西家属、律师,稍后杜鲁多总理也将参与会见,本人是原住民的王州迪表示“联邦政府将认真听取原住民社区的意见”。

问题是存在“主观倾向”和“先入为主”的不仅是被告方,原住民及其支持者又何尝不是如此?如果在各方情绪激动、意见尖锐对立的背景下讨论并决定陪审团制度改革话题,会否产生更难预料的争议与后果?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