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幅增加钢铁、铝进口关税:加拿大的又一次被殃及池鱼

0

当地时间3月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宣布,美国将自下周起对进口钢铁和铝分别征收25%和10%的关税,这一措施令加拿大又一次被殃及池鱼。

混乱的消息 明确的信号

事实上美国发出的这则消息是含糊且混乱的,特朗普总统系在和一些美国钢铁业和铝业企业家会晤时作此表示的,但具体如何征收、确切税率是多少、较前增加多少,却都说得不清不楚。对此特朗普本人表示,他将在下周公布具体实施细则,而他的幕僚则称“在此之前不会公布任何新的消息”。

要闻1

特朗普“你们加拿大人欺负我”(美联社)

然而消息虽混乱(这很符合特朗普的一贯风格),但释放的信号却异常明确:为落实他的“用美国货”承诺,特朗普不惜打贸易战。

2月中旬,特朗普政府的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声称,对进口铝和钢材征收高额关税,是“维护美国国家安全和就业的必要措施和迫切需求”,并提出了三种“可能的选择”。

第一种“可能的选择”,是对所有国家向美出口的铝和钢铁分别征收7.7%和24%的关税。

第二种“可能的选择”,是对进口自中国大陆、香港、俄罗斯、委内瑞拉、越南等12个国家和地区的钢铁和铝分别征收53%和23.6%的关税,对其他国家和地区则维持2017年税率;

第三种“可能的选择”,是削减铝和钢铁的进口配额至2017年标准的86.7%和63%。

这些措施实施的目的,是将美国本土铝自给率从目前的48%提升至80%以上并长期维持这一比率。

对此不论中国、俄罗斯等贸易伙伴,还是美国国内反对贸易保护主义的人士众口一词地指出,这“就是意在挑起贸易战”。

迫于激烈争议,“罗斯报告”一度转趋低调,但3月1日的最新声明分明就是罗斯“第一选择”。

加拿大被殃及的池鱼

原本许多人认定,特朗普此番主要针对的是中国等此前被其一再指责“低价倾销”的洲外出口国,而加拿大等美洲出口国则因产业的密切关联性和北美自贸协定(NAFTA)谈判尚在进行,而“存在不确定性”。日前特朗普对法新社记者称,他将不会会晤前来与美国政府讨论贸易纠纷问题的中国特使刘鹤,而由具体官员与之会晤,就更加剧了这一担忧。许多人担心,特朗普可能会宣布启用罗斯的“第二选择”,从而刺激中国针锋相对采取报复手段,引发更大规模的贸易冲突。

要闻3

商鹏飞部长表示不能接受(加通社)

然而3月1日的“吹风”表明,至少台面上特朗普摆出的,是“无差别打击”的“第一选择”,这一选择虽仍有明显的贸易保护主义色彩,但不具备明确针对性,不容易引发特定国家的反制措施,国内的阻力也会相对较小。

但这种看似“无差别”的做法对加拿大等生产成本高、价格原本就不具备优势的贸易对象却构成更严重的威胁。

如在魁北克省,2016年出口美国的未锻轧铝价值48亿美元,Rio Tinto Alcan(RTA),Alcoa和Aluminerie Alouette三大铝业集团的9家铝锻冶厂(全加只有10个)严重依赖美国市场,加拿大年产铝320万吨,近80%出口美国(其中90%产自魁省),仅在魁北克一省就攸关10000个直接和20000个间接就业岗位。加拿大铝业协会(AAC)负责人席马尔(Jean Simard)上月中旬曾直言不讳地表示“本以为美国在铝业领域的惩罚措施将定向对准中国”,对加拿大和墨西哥没能因NAFTA的原因获得“豁免”感到“愕然”,并坚信“最终会获得特殊对待”。

对于“3月1日吹风”的内容,加拿大联邦国际贸易部长商鹏飞(François-Philippe Champagne)和魁北克省长库亚尔(Philippe Couillard)均表示“不可接受”、“会令美加两败俱伤”,联邦政府称“还要观察并等待更多细节厘清”,但承诺“会密切关注并全力保护本国利益和就业”。

从软木到NAFTA,这并非加拿大第一次被美国殃及池鱼,看似“粗线条”的特朗普实际上一直在寻找国际贸易环节的薄弱点,和许多人通常的观感迥异,他实际上更愿意“捏软柿子”,而非轻易冒险和强大的对手缠斗——和中国、欧盟间的贸易纠纷虽然“火星四射”,但受伤最深的却是先吃重启NAFTA谈判闷亏、再挨软木纠纷和庞巴迪闷棍的加拿大,和与加拿大同病相怜的墨西哥,就是典型的例子。

库亚尔省长仍执着地试图让美国人明白“铝的问题在中国,不在加拿大”——美国人当然比他还明白这一点,但他们同样明白,相对而言,谁是更好捏的“软柿子”。

又一次漫天要价就地还钱

当然,考虑到特朗普的又一特性“漫天要价就地还钱”,此次语焉不详的“吹风”,未必不是一种提高要价的试探。

要闻2

魁省的一间铝工厂(加广)

对美国而言,“罗斯第一选择”无疑代价最低、可操作性最好,但也最容易“伤亲密伙伴的心”,而第二、第三选择则存在更多的风险和副作用,但特朗普仍可能采用类似的“吹风”手法去试探国内外压力和贸易对手的反应,如果反弹不大则不妨顺水推舟,反之则至少可将这些吓人的数据,当做讨价还价的尺码。

理论上钢铁的税率变化可等到4月11日、铝可等到4月19日再作最后决断,在这一个月时间里,类似的戏码恐还会一次次上演。这些招数对特朗普而言并不新鲜,美国的许多贸易对手也已习惯,但不难看出,经济上对美国依赖度过高的加拿大,仍不免有些“关心则乱”。

无论如何,切勿相信“美国总会照顾近邻”的心理安慰——远的不说,就在2月12日特朗普还没头没脑地指责加拿大对美实施“贸易不公平行为”,并扬言“要加税”。既然软木和庞巴迪已是前车之鉴,既然成约已久的NAFTA都可被其视作一张废纸,加拿大还是“靠自己”吧。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