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贸易战”:加拿大“例外幸免”了么?

0

正如一天前白宫发言人所预言的,美国东部时间3月8日15时30分,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宣布正式实施对输美钢铁和铝征收25%、10%关税,而加拿大和墨西哥被“暂时”豁免。

WeChat Image_20180309221614特朗普的贸易战 

这一宣布是当着一群美国钢铁工人的面,在白宫罗斯福厅举行的,根据是1962年生效、此前几乎从未被使用过的《贸易扩张法案》第232条(Trade Expansion Act of 1962)的“基于国家安全考虑”。加拿大和墨西哥两国被暂时豁免征收这项税赋。

这一关税标准自3月23日算起的15天内生效,但根据美国法律,基于总统行政命令的关税标准并非永久性标准——只有国会有权这样做。白宫并未表明这项“暂时性标准”会执行多久。

特朗普表示,美国愿意以同样的方式给予加拿大、墨西哥以外的国家类似豁免。

人们普遍认为,一向是自由贸易怀疑论者的特朗普本人是这项被公认“意味着和全世界打贸易战”的关税措施的始作俑者,而“西翼”幕僚“幸存者”中最激进的自由贸易怀疑论者、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则是“总设计师”。3月2日纳瓦罗在众院国家安全委员会作证时曾表示“美国关税和非关税壁垒都是世界上最低的,换来的却是每年5万亿美元的贸易赤字,大量工作岗位的被剥夺,和美国工人工资水平的降低”(尽管许多专家都指出,“纳瓦罗式计算”实际上是近乎偷换概念的“匹诺曹式幻术”)。

俄裔、目前居住在德国的彭博社记者兼专栏作家贝尔希德斯基(Leonid Bershidsky)指出,新的关税标准在钢铁方面“纸面”影响最大的出口国依次为巴西、韩国和俄罗斯,铝方面则是俄罗斯、阿联酋和中国。但几乎所有被波及的贸易伙伴都已相继表示,将对“贸易战”实施针锋相对的报复。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言辞激烈地表示“我们同样也会做你们正在做的蠢事”——欧盟此前已公开了从Levi`s牛仔裤、哈雷戴维森摩托车、波旁威士忌到花生酱、小红莓和橙汁在内的一系列报复清单。

这只是冰山一角:以欧盟为例,美国公司在欧盟产值达730亿美元,而欧盟公司在美国产值仅5840亿美元,相反,欧洲人在美国的研发投入为410亿美元,美国人在欧洲的研发投入仅313亿美元,美国从欧盟进口产品中近60%为所谓“关联方”(related party)产品(意味着至少部分是美国公司生产的)。这种现象并非仅仅存在于美国和欧盟间——亚太国家输美产品中“关联方产品”比重也达40%左右。这意味着特朗普的制裁实际上一半针对着美国“自己人”

WeChat Image_20180309221232加拿大和墨西哥的“暂时豁免”

或许是没空,或许是不屑,特朗普并未在3月8日当天,对加拿大和墨西哥的“暂时豁免”多作解释。

一般认为,特朗普和“西翼”是迫于美国国会内外绝大多数共和党要人近乎一边倒的批评、反对,作出了这一妥协。

表面上看,共和党政要们清一色反对“特朗普贸易战”,但实际上“清一色”是由两种反差极大的颜色构成的:一种以众院议长瑞安(Paul Ryan)、党院外集团“增长俱乐部”(Club for Growth)主席麦金托什(David Mackintosh),以及刚刚宣布辞职的白宫首席贸易顾问、大名鼎鼎的前高盛金融专家科恩(Gary Cohn)为代表,强调美国是自由贸易和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是现行国际贸易规则的制订者和受惠者,反对一切旨在否定全球化、开自由贸易倒车的行为;另一种以众院筹款委员会主席布雷迪(Kevin Brady)、参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等为代表,其意见和3月7日107位共和党众议员联名信中所言仿佛,即特朗普应该“把目标对准‘坏角色’(bad actors)”,而不是“人畜无害”的加拿大和墨西哥。对这两国“暂时豁免”,可以分化共和党内强大的反对势力。

然而所谓的“暂时豁免”并非真正的“豁免”,甚至不妨说是又一轮讹诈的开始。

3月7日,“总设计师”纳瓦罗在吹风“加墨可能暂时豁免”后立即表示,是否能一直这么“豁免”下去,将取决于NAFTA谈判结果“是否能令美国感到满意”——而这正是3月5日特朗普亲自发出的威胁:当天他表示,如果NAFTA谈判中加拿大和墨西哥同意和美国达成一项“公平合理的新协议”,则美国“可以谈谈”是否对加、墨输美钢铁和铝减免关税的问题,而所谓“公平合理新协议”据信包括加墨两国在农产品、汽车配件、知识产权……等各个所谓“令美国吃亏”的方面“予以重大改变”(换言之就是让美国占更多便宜);取消NAFTA的仲裁机制(意味着加墨即便吃亏也没地方诉苦);规定5年一期、到期重谈否则作废的“日落条件”(意味着不论何时何事,美国只要觉得便宜占得不够或条约“不爽”就可以随时推倒重来)。一言以蔽之,“暂时豁免”不过是此前被概括为“绑票勒赎”的“特朗普式NAFTA谈判技巧”换汤不换药的另一种说法而已。 

去食去兵不可去信

至少从目前看,欧盟和大多数国家并未被“特朗普式劝诱”(“如果你们也能满足我的要价我也可以让你们变成又一个加拿大”)所动摇,而是摆出一副“你要战便作战”的强硬姿态。

奥妙正如贝尔希德斯基和加通社著名财经分析员皮提斯(Don Pittis)等人所指出的,特朗普在贸易问题上的反复无常和看似永无休止的索求,已让这些伙伴无法再相信其任何信誓旦旦和签字画押,不愿为换取这些而作出任何“真金白银”的让步。

这也表明了另一个残酷的现实:“加拿大式豁免”的条件苛刻到不会有任何其它国家会去羡慕。

但加拿大国内却可能因此发生动摇。

和另一个“被暂时豁免国”墨西哥(今年该国将大选)不同,加拿大朝野自3月2日以来就呈现“精分”态势,尽管有人从贸易全球化的正当性、从NAFTA和钢铁、铝关税概念不应混为一谈的角度去论证,但同样有不少声音仅仅呼吁“不该整我们加拿大”——也就是说“特朗普式关税”本身没错,错只错在整了加拿大而已。

“特朗普式豁免”会让后一种声音从愤怒转变为绥靖,并进而转变为对NAFTA第八轮及后续谈判加方参加者的施压:“让步吧,否则豁免就没了”。

考虑到联邦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在这些问题上一贯的含糊、软弱和表述不清,有理由担心,加拿大会成为此次“特朗普贸易战”中唯一“上钩的鱼”。

正所谓“去食去兵不可去信”,如果生效20多年的NAFTA都“说翻就翻”,那么“特朗普式豁免”这个“暂时”,又能有多少“含金量”和保证?

加拿大一再成为特朗普贸易战和“绑票勒赎”的首要牺牲品,大错之铸成,或正始于当初在重启NAFTA谈判上的“一时心软”——当对方觉得你的底线可以轻易突破时,以特朗普“专捡软柿子捏”的个性,自然会毫不犹豫地一而再、再而三。对加拿大而言,一错已矣,还经得起再错一次么?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