蒂勒森:“其实不想走”

0

当地时间3月1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以一条推特的形式宣布解除国务卿蒂勒森(Rex Tillerson)职务,以中情局长蓬佩奥(Mike Pompeo)取而代之。

突然袭击后的乾坤大挪移

特朗普的这一行动突如其来,甚至连当事人蒂勒森都是在当天中午11点左右从推特上看到自己被解雇消息的。12点过后,特朗普从“空军一号”打电话给蒂勒森亲口告知这一消息,蒂勒森表示计划当晚立即辞职,并在3月31日前完成工作移交正式离职。

主流1

蒂勒森(Rex Tillerson)(图片来源 BBC)

副国务卿沙利文(John J. Sullivan)被蒂勒森指定暂时代理其职责,但这个“暂时”会非常短暂,因为同一条特朗普推特上宣布了蓬佩奥这个继任人选,甚至比宣布蒂勒森被解职还排列靠前。

要知道就在1天前,蒂勒森刚刚结束了作为美国国务卿,对非洲乍得、吉布提、埃塞俄比亚、肯尼亚、尼日利亚5国的访问,这次始于6日的访问,被视作近年来美国对非洲最重要的外交出访活动之一。同样在1天前,白宫发言人桑德斯(Sarah Sanders)还在例行发布会上“驳斥”了记者“国务卿和总统间存在分歧,因为他们对英国-俄罗斯有关前俄间谍在英国中毒死亡事件的评论不同”的“谬论”。而此刻乱作一团的国务院则在3月10日发表过信息,称蒂勒森在去非洲“出差”途中还要为特朗普-金正恩可能的会晤殚精竭虑,且他也许需要提前回国来协助策划此事。

蒂勒森的确缩短了其在非洲的行程,但他并没有机会再为特朗普殚精竭虑些什么了——不过提前从非洲回家对他也不无帮助,至少他不用尴尬到还在出访中,就突然就从“首席外交官”变成一介平民。

随后传出的消息宛如乾坤大挪移:负责公共事务的副国务卿、蒂勒森最得力的助手之一戈德斯坦(Steve Goldstein)也丢了饭碗,而他在国务院的另外两位亲信,他的秘书长佩特林(Margaret Peterlin,)和副秘书长西科内(Christine Ciccone)的地位据信也岌岌可危。

蓬佩奥的空缺则由现任CIA副局长哈斯佩尔(Gina Haspel,)填补,后者因此突然成为CIA历史上首位女局长。当然,由于是阁员职位的变更,哈斯佩尔和蓬佩奥的新任命需要参院的确认。

蒂勒森“其实不想走”

作为总统外交团队的负责人,蒂勒森和特朗普间存在明显的反差和分歧,且这一切都为人所熟知。

主流2

特朗普发推文称,中情局局长庞皮欧将取代蒂勒森担任国务卿。此前一直有报道说,特朗普与蒂勒森之间的分歧越来越大。

蒂勒森反对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认为应该延续并遵守伊朗核协定,不赞成美国在沙特-卡塔尔“海合会内讧”中一边倒支持前者,在朝核问题上则似乎永远和摇来摆去、变幻无穷的特朗普合不上拍子……除此以外,蒂勒森对特朗普去年7月在童子军大会上“过于政治化”的演讲公开表示不满,当特朗普去年8月拒绝谴责夏洛茨维尔游行的白人至上主义者时则明显拉开距离。去年7月,NBC曾报道称,蒂勒森私下管特朗普叫“白痴”,而曾在多届共和党政府出任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的哈斯(Richard N. Haass)则曾直言不讳地表示,既然蒂勒森和特朗普间已出现难以抹平的裂痕,且“言不听计不从”,还不如索性挂冠而去。

但蒂勒森却不然,他“其实不想走”,为此不惜突然加大密度高呼特朗普“美国第一”的口号,并煞费苦心地试图将“美国第一”和自己信奉的全球化调和起来且自圆其说。在NBC“白痴报道”引发一片大哗后,他第一时间召开记者会,画风诡异地公开宣称自己对特朗普的忠实。

然而现实是冷酷的:特朗普并不像一些批评者所称那样,认为“外交不重要”,或“美国不需要加大海外影响”,从他近期一系列推文和公开讲话就知道正相反,他认为外交很重要(否则就不会在朝核问题上反复“制造轰动”),认为美国需要加大海外影响(不信的话就请去多听几遍他在达沃斯论坛上的那段演说),但这些事不需要“无能的国务院”去做,他们只能是配角,主角、主唱只能是一个人——他本人,以及他的“麦克风”:推特。

《纽约时报》一篇文章指出,蒂勒森并非职业外交官出身,身为前埃克森美孚CEO的他在中东和俄罗斯有丰富的经验和人脉,但恰在这两个“长项”上他和特朗普的观点反差特别大,而在其它领域他并未显示出专业素养,也未能在国务院中职业外交官间建立足够威信。这些当然都是导致蒂勒森任职失败的原因,但绝非主要原因:国务院长期缺编,责任应由负提名之责的特朗普来承担;蒂勒森虽非外交官出身,也经常在外交事务中“露怯”,但总体上仍然成功充当了美国和各外交伙伴、对象间沟通桥梁和粘合剂的角色,当外界普遍相信他地位稳固时,对美国政策走向延续性的信心会明显上升,反之则会大幅动摇——更何况,难道蓬佩奥在外交领域就更专业一些么?

如前所述,特朗普心目中的“美国第一外交官”是他本人,甚至更情愿去扮演“美国唯一外交官”的角色,国务院的大小人等则应为他这个“逗哏”充当“捧哏”,去做一些拾遗补缺和腻缝之类的“绿叶”工作,而不能碍手碍脚地“抢麦”。此前他所提出的年度预算中,把国务院预算一刀砍掉30%(被国会给挡住了),奥妙正在于此。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虽然“其实不想走”,但特朗普已迫不及待地要踢开这个不甘心只说“嗯哎这是,别挨骂了”,而一心要和自己“论捧逗”的“捧哏”,换个更“乖”的,以免碍着自己“推特外交”的风头。

然而蓬佩奥其实也并不那么“乖”:在自由贸易和全球化等一些问题上,身为“茶党”干将的他比蒂勒森和特朗普更有共同语言,但在更多问题上他仍接近传统共和党人,或许,新版“论捧逗”的发生不过是时间问题

加拿大的震动

蒂勒森被解职消息传出时,加拿大联邦外长方慧兰正在华盛顿,这位和蒂勒森有良好工作关系的外长未对此事予以任何置评。

联邦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则在安大略省汉密尔顿表示,加拿大政府官员和蒂勒森有良好的工作关系,但和其继任者蓬佩奥关系也不错,言下之意,此次人事更迭对加拿大并无影响。

但专家对此则意见不一。

加拿大全球事务研究所(CGAI)的萨尔德曼(Steve Saideman)认为,方慧兰和蒂勒森交流愉快,彼此容易沟通,而身为“茶党”成员且来自农业州堪萨斯的蓬佩奥恐怕对加美贸易不会有什么积极认识。一些分析家认为,蓬佩奥取代蒂勒森,会令步履维艰的北美自贸协定(NAFTA)重启谈判更加艰难。

但恩斯克里夫战略集团(Earnscliffe Strategy Group,智库)负责人、同样是CGAI研究员的戈德菲尔德(Sarah Goldfeder)称,NAFTA谈判的美方核心人物是莱茨格(Robert Lighthizer),其次是罗斯(Wilbur Ross),蒂勒森则并无太大影响力,因此“该怎样还会怎样”。

不论持哪种论点,专家们一致的结论是“继续坚持和美国政府和国务院积极沟通”——事实上加拿大也并没有任何别的选项可选。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