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夫的高度与诗的高度 谨以此文沉痛哀悼诗魔洛夫先生

0

沈家庄

诗魔洛夫先生于昨天(北京时间3月19日凌晨三点二十一分) 在台北荣民总医院化鹤仙去。噩耗传来,情急之下,我不敢相信。急草得悼亡诗一首:

洛夫先生啊

我不相信!

死神,竟敢夺走您的生命!

不相信!

不相信啊!

烟之外,

分明留连着您的身影!

不相信!

昨日我们还在

雪楼,

听您吟诗,

看您写字,

与您谈心……

您回流了,

我们送您归去,

诗魔啊,

您为何一去不返!

我不相信!

因为风的缘故——

这噩耗

我!不!信!

谨奠以旧作心香一瓣,敬献于伟大诗魔的灵前:

诗魔洛夫要回归台湾了!这消息立即飞旋成一股文化飓风,簇拥着这位白髮老人,腾空而起……他,恰像一只羽翼劲健的大鹏,曾经沧海,水击三千,一奋九霄,在英吉利海峡的上空盘旋了七千馀日,将要满载诗神的硕果——凯旋。

洛夫书法绘画回顾展

洛夫书法绘画回顾展

在诗神将行未行之际,温哥华志士仁人,儒雅贤士,金融巨擘,艺界达人,文学粉丝……纷纷举行告别盛会,解读诗魔作品,朗诵诗魔名篇,更有智者如音乐家谢天吉,将诗魔诗歌谱成交响乐曲,在音乐殿堂演奏、高歌……

现在,《回眸枫林晚》文集在月色中慢慢向我铺展开来——恰似一片清馨的海风吹过,将稿纸一页页次第翻开……,我听到洛老自己关于诗的道白,我听到诗学理论家解析洛夫作品的高论,我听到艺术审美专家如洛老终生好友痖弦先生等对洛老书法作品津津乐道的品赏讚歎,我听到洛老亲朋好友的切切私语,我听到洛老诗歌的忠实读者在倾情朗颂……

一位诗人,远离故土,一次漂流过海峡,二度漂流过太平洋,三度又要从温哥华岛穿越太平洋漂回宝岛。70年的流放旅程,大半个世纪的漂流岁月,这中间诗人饱尝了沧海桑田的迁徙辛酸和白云苍狗的时代巨变,感悟过关于生存毁灭之无常的体认,经历过几多雨雪风霜的磨难,见识过人与人之间或忠诚善良或尔虞我诈的真相,体验过人生的绝命挣扎,又咬碎过几多撕心裂肺的噩梦……回眸,嗯,年近九十高寿的诗人的回眸!哪里只是惊鸿一瞥呀——简直能够给人以无限爱与恨、情与理、成与败、善与恶、美与丑以至起死回生的惊悚!

我确是那株被锯断的苦梨

在年轮上,你仍可听清楚风声,蝉声

我只是历史中流浪了许久的一滴泪

老找不到一副脸来安顿

蓦然回首

远处站着一个望坟而笑的婴儿

         ——《石室之死亡》

从锯断的“苦梨”到流浪的“一滴泪”,再到“婴儿”——请注意!不是普通的“婴儿”!是正在“望坟而笑”的婴儿!在这里,我们洞悉了诗人漂泊的一生,也看到了诗人生命的昇华。并似乎听到,那备尝艰辛与苦难后千疮百孔的诗性灵魂触碰到一种无法言喻而又玄妙绝伦的彼岸世界之回音壁时,所发出的仰天长啸。此时,我不禁要问:坟前的诗人绝望了吗?没有,在生命的归宿之坟前,仍旧笑着——像初生婴儿一样单纯而天真地笑着!这,就是诗人洛夫!

说实话,我在最初读到这组诗句时,受到的心灵震撼像触电!

我反复诵读,细细品味,苦苦索解——洛老为何想得出这么怪异的语句?他是如何将这一组毫不相干的意象,组织进自己思维的脉络,然后将之变成超越读者诗学心理期待和想像联想追逐的诗情和人情!这已经不是简单的“超现实主义的表现手法”能够作出评判的语式变形;也不是任何修辞学的术语能够对这种诗意的发现和创造作出演绎的语境了。在我眼里,只有那个婴儿——那个初临盆尚且血煳煳着的婴儿,笑着(不是哭着)正在看着坟墓出神。

2017年春 雪楼

2017年春 雪楼

惊人的生死一瞬!可触可摸可感可视的赤子之心!常言说,诗人之心,赤子之心也。诗人洛夫,就是一辈子怀拽着这颗鲜灵的赤字之心写作的诗人。

我之喜欢读洛夫先生的诗,也与我所学古典文学专业有关。因为在洛老诗里,我总能够读到先生有意无意用到的古典诗词的审美境界和典故或成句,令人有一种他乡遇故知的归属感。洛老喜欢李贺,我也常常能够从洛老诗作中读懂先生对于李贺魔幻现实主义手法的巧妙运用或点化。如前引那句:在年轮上/你仍可听清楚/风声/蝉声——这里就用到李贺最喜欢用的审美通感:将视觉和数学中的“年轮”,幻化出一种听觉上的“风声”、“蝉声”,激发起读者无穷想像和联想。像此类意象,在洛老诗集中随处可见。又如第二节:我/只是/历史中/流浪了/许久的/一滴泪//老找不到/一副脸/来安顿//立即令我想到古代小说写秦观嘲苏小妹的“去年一滴相思泪,至今流不到腮边”的句子。当然,二者寓意和神致大不一样,但洛夫在构思的意象联想上与古人的巧合,正凸显出其学养的深厚与诗性触觉的敏锐及思维的智慧。第三节起句“蓦然回首”,则全是辛弃疾《青玉桉·元夕》“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成句,然而读完全句,则显得跟辛弃疾一样,神龙见首又见尾,诗致超然于文字之外,虽镜像魔幻化,但潜气却在行间字里离合回环,流转如弹丸。

实际上每当我读洛夫的诗,就发自内心地涌起欲一口气把它读完的激情。洛夫诗歌有时候外在又并非以激情感人。如《根》:非茎/非叶/非花/非果实……澹澹道来,如谈与己无关的他物,但接下来 之能/如此/安于孤寂/安于埋没/安于/永世的/卑微//又立即将人心摄住,让你不能不循着诗人的思维,进入到深埋于地下的“根”的角色。这是一种诗意技巧,更是一种创新智慧。

洛夫,是拥有极其敏锐的扑捉诗意灵感思维的天才。他从千万人熟悉的树根,能够生发出超乎常人的想像和联想——而这种想像和联想,又是诗人独具的,决然不会与他人的想像与联想重合。他从树根的外在特性,进而探究根的生命意义——在于给整体的树干及枝叶“供血”。于是进一步给出“根”更多的意象:是血/是盐/是家/是乳汁 ——值得注意的是,这组意象群,血/盐/乳汁,都能够引发读者关于“根”的生物学功能联想,但这“家”,与这三者组合,乍读就有点令人费解了——而这正是诗魔洛夫超拔脱俗、异于常规思维的诗意发现的高处。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在这里,你不能够按照常规思维进行解析,这就需要读者进入诗人创造的特殊意象,去动脑筋追寻这一意象的所指和能指。为什么“根”“是家”?——啊,原来,落叶归根!落叶所归处,不是“家”吗?——落叶归根,也正是始终纠结于洛夫先生整个生命旅程和其灵魂深处的精神疙瘩!好诗的创作,是必须具有这种独到思维而建构起的独到的精神疙瘩所升发出的诗歌意象,这才能够将诗人灵感的触鬚真真探得诗歌的灵魂——所以我如是说,诗,是诗人灵魂的歌唱;洛夫的诗,是洛夫灵魂的歌唱。

大地/育我/喂我/腐朽我——又回到根的自然属性,却给它一个拟人化的象徵意谓,接下来的/重创/我/为/茫茫的/时间//进一步将之虚化和哲理化,这是诗人对于物化自然的社会属性之昇华。“根”的这一“时间”意义,也是诗人独到的对于审美对象的哲理顿悟。这里不仅仅从价值判断上肯定“根”与“时间”具有“一寸光阴一寸金”的同等金贵的存在理由,更为“根”的生命价值进行了超越具象的抽象——而使“根”的生命价值变得无限。这样,后面的/我/死去//很快/我/又/复活了//的诗句,就生动而传奇般地落在了实处。

其实,诗人并未停留在对于“根”死去又能复活的想像,而是在进一步思考“根”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用/鲜花/为/你们/营造/一座/永生的/城//。这是诗脉从哲学向度向人类普泛价值认同的飞跃,也是人道主义的慈善诗人之崇高灵魂借物化的自然在向人类世界进行诗意的表达。读到这里,人们也就不难理解,洛夫先生为何能够以他的悲天悯人的诗篇《漂木》,获得2005年诺贝尔文学奖的提名了。

这种悲天悯人情怀,在“根”里,一直贯穿到最后。你听:春天/我被挖掘/ 我/被/灌以/雪水// 我/毒藤/一般/ 被人/暴晒/焚毁// 这是对人类破坏生态,摧残树木、破坏森林行为的控诉和鞭挞——诗人一以贯之的正义之声借形象生动的诗句发出最强的吼声。

洛夫先生对于人类命运的关注与他对于诗歌的热爱是同步而行的。他从青年时代起,用诗歌表达自己真善美的理想与追求,移民加拿大二十馀年,一直倾心关注温哥华的诗歌运动。他和痖弦先生、叶嘉莹先生、王健先生是加拿大中华诗词学会的创会顾问,诗词学会凡有活动,有请必到。洛夫先生的诗歌之根,已经深植在中华的国土,深植在台湾的大地,深植在温哥华华人移民的心中。

洛夫暨夫人陳瓊芳女士与詩詞學會詩友0

洛夫暨夫人陳瓊芳女士与詩詞學會詩友

洛老诗歌的高度,还在于他对于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之执着和一以贯之的热忱。洛夫先生传统诗词文化的厚实根基可以从他的书法、绘画展现神采。古来诗书合体,诗书画姊妹艺术是一家。《回眸枫林晚》一书收录多篇洛老本人和诸专家学者谈书法的篇章,高论迭现,经典而切中肯綮,此不赘。我只是想说说洛老的对联。

2015年我们诗词学会新春团聚,专程请来洛老和夫人陈琼芳师母与大家一起喜迎新春。刚坐定,洛老就拿起纸笔写下两行字给大家看,原来是一幅对联:“云拥千岭雪 花吐一溪烟。”看后我便惊歎:您这副对联不仅对仗工稳整饬,造景生动,且气象宏深,韵味无穷,又颇帖今年温哥华春天境况呀!洛老听罢也开怀大笑:我这是实话实说。先生的风趣幽默,于斯可鉴。至于为大家讚不绝口的先生雪楼厅堂自撰联:“秋深时你曾托染霜的红叶寄意 春醒后我将以融雪的速度奔回” ——其妙处难与君说。只得套用陶渊明“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的诗句,让读者诸君慢慢心领神会了。

我敢说,洛老是一位全身心浸透艺术细胞的超人。无论其诗歌还是书法,散文抑或评论,均达到了三个高度:哲学的高度——参透了宇宙间天人合一的至高境界;美学的高度——把握了艺术的美在于独具个性的全新创造;人性的高度——止于至善。

纸短情长。让我用四年前赠给先生的诗,来结束这篇短文吧:

迎新辞岁拜诗魔,流水高山仰巍峨。

句击琉璃金翡翠,曲弹锦瑟紫灵鼍。

天机异想藏玄秘,梦魇禅思织凤梭。

见性明心皈一善,芝田甘露润新荷。

                       二0一八年三月十九日 于温哥华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