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下一个主战场是大豆?

0

 

如果中美贸易战将矛头指向大豆,加拿大能否因祸得福。

大豆大战 中方早有准备

应对美国特朗普(Donald Trmup)政府“对总价值60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惩罚性关税”的贸易战威胁,中国政府自4月2日起宣布对多达128种美国商品加征15-25%的关税,引发了广泛关注和投资暨大宗商品市场的剧烈反应。主流3

正如许多观察家所指出的,中方的第一轮反击集中在农副产品领域,而着力点则在美方最赚钱
的对华出口商品之一——猪肉上。但鉴于美方的行动尚未全面展开,中方的反制也“点到为止”,并未一下触及利润率虽一般,但贸易量却十分惊人的大宗产品领域。正因如此,外界普遍认为,一旦双方不能在大战一触即发之际达成某种妥协共识,真正出现“大打出手”的场面,大豆将势必成为下一个战役的主战场。

 

但也有人对此不以为然。在他们看来,中国对进口大豆依存度极高,而美国大豆在中国大豆进口中占比太高,一旦“开战”,会挖出一个难以填补的“大坑”,造成“杀敌一千、自损九百”的不利局面。

形势究竟是怎样的?大豆会否成为中美贸易战下一个战役的主战场?

中国2017年大豆进口总量高达9554万吨,同比增长13.9%,创历史最高纪录,自2004年/2005年度以来已连续14年进口净增长,较美国农业部驻北京办事处早先的预估(8900万吨)多出不少。

中国进口大豆总量居高不下且逐年猛增的关键,一是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对食用油的要求大幅增长(1980年人均食用油年消费量2.6公斤,2016年22公斤),大豆则成为满足食用油增长需求性价比最高的主力(2017年度中国大豆压榨加工量约9290万吨);二是进口大豆品质均匀,出油率高,适应新一代食用油加工企业的需要,而国产大豆品质参差,不受食用油加工企业青睐;三是中国本土大豆产量增长幅度较低,这一方面体现为大豆种植面积增加缓慢,另一方面体现为单产长期低位徘徊(中国农业部数据显示,过去四年中国大豆平均单产为1.79吨/公顷,比美国同期数据低39%)。

美国方面当然不希望贸易战主战场选择在大豆领域(正如多位美国高官所反复强调“我们每个美国出访官员都是兼职农产品推销员”),而中国是否会作此选择,除了“打不打”,还要更多考虑“打不打的起”的问题——而这个问题的关键,则是“能不能填上美国大豆占比消失的坑”。主流2.

和许多非专业媒体、分析家的普遍断言大相径庭的是,2017年美国大豆实际上已悄然让出了对华大豆出口第一的宝座:根据中国海关稍早的数据,2017年中国从巴西进口大豆5093万吨,占总购买量53.3%,而从美国进口3290万吨,占比34.4%,这一占比为2006年以来的最低数值。

其实这已是巴西大豆连续第五年取代美国,成为中国大豆第一大进口来源——尽管美国62%的大豆出口目的地是中国,但近年来中国大豆需求增量却基本被巴西、而非美国“消化”。

而这一趋势仍在延续——刚刚披露的数据显示,2018年2月中国大豆进口同比减少2%,其中从美国进口同比减少24%,从巴西进口同比增加151%。

很显然,早在贸易战硝烟漾起之前,中方已未雨绸缪,开始进行大豆进口来源多元化的布局,并取得了一定成绩,除了巴西,另一个大豆生产大国阿根廷,以及被称作“潜在的大豆出口大国”巴拉圭等对华大豆出口也开始提速,甚至传统上大豆产量不少但出口量不高的俄罗斯,对华大豆出口也首次突破了50万吨“大关”,同比增长33.95%。也就是说,为确保食用油的战略安全,中方是早有准备的。

拉美大豆难填坑

尽管如此,巴西等拉美大豆出口国的异军突起,还是有一定特殊原因的。

2016/17作物年,巴西大豆产量因气候适宜、种植面积大幅增加等因素,创下1.141亿吨的历史最高水平,而这些大豆绝大多数出口到中国(2017年1-11月巴西出口单项产品第一位为大豆,占出口总额比12.39%,其中对华出口占总出口量78.68%高居第一,而居第二位的出口目的地西班牙,占比仅3.04),传统上巴西因为许多大豆种植地位于南半球,存在“反季节因素”,每年一过10月就进入大豆出口淡季,而2017年因产量暨库存暴涨,直到年底依然有充足的货源供出口,这在很大程度上抵消了美国大豆下半年供货充足的优势。而阿根廷等国则因为本币贬值、关税税率偏低,起到了出口“助推”作用。

尽管巴西大豆行业协会(ABIOVE)去年底将2018年度大豆产量预估值提高(从1.088亿吨提高至1.095亿吨),但这个幅度是有限的,难以支撑巴西对华大豆出口占比重演2017年高歌猛进的一幕,更无法支撑巴西大豆填补美国大豆一旦退场、所势必产生的至少3000万吨“大坑”。

4月1日,英国《卫报》刊出“大豆正‘谋杀’阿根廷河流”一文,抨击阿根廷将大量森林、草原改种大豆出口中国“毁灭性破坏阿根廷北方生态,令河流窒息”,而类似声音近来在阿根廷、巴西,甚至一些非洲国家有高涨之势,这势必对当地大豆进一步扩张种植面积、尤其中资直接投资当地大豆种植,构成不可忽视的制约。而当地乃至中国在相关农业科技上较美国有不小的差距,且在一些关键农业战略概念(如对转基因的态度)等方面态度暧昧摇摆,则制约了大豆单产的大幅度提高。

那么,能否“国内填坑”?很难。

主流1如前所述,中国大豆单产长期低位徘徊,即便剔除品质差异的考量,每年大豆进口量以目前的单产计,在国内都要占用约7亿亩以上耕地才能“填坑”这一数字已是18亿亩的“耕地红线值”三分之一强,显然绝无可能满足。农业科技发展的相对滞后、种子产业的不发达、农场小规模经营和缺乏轮作经验等,都构成中国国内大豆增产的制约因素,而国内各部门、各地方在诸如转基因问题上的不明确态度,则让问题变得更加棘手。

由此可见,如果真把大豆选作一旦贸易战全面打响,中方反制的“主战场”,由于事先有所准备,中国所受冲击应不会如某些人所想像的那样大。但不论本土挖潜或进口来源替代,短期内都难以填补上美国输华大豆至少每年3000万吨的“大坑”。 

加拿大只能“小打小闹”

2017/18年度加拿大大豆产量仅有655.2万吨,出口量则为445.5万吨。去年12月1日,联邦农业部预计2017/18年度加拿大大豆产量771.1万吨,出口量560.0万吨,收获面积298万公顷。

2017年加拿大对华出口大豆占中国进口大豆总量中比重仅有2.12%,虽然比此前的占比(2015年仅1.31%)有显著上升,排名也稳居第四,但不论出口量或占比,都仅是巴西、美国“两强”的零头,与阿根廷(最高时占比逾22%,2017年仍有6.74%)。相比也有很大差距。

自21世纪以来,全球大豆种植、销售都进入转基因时代,2014年全球大豆种植面积16.5亿亩,其中转基因大豆13.6亿亩,占比高达82%。而加拿大在大豆转基因方面起步较晚(一些供应商渲染加拿大“是全球最大非转基因大豆生产地”则是错误的),制约了单产的提升。

按照联邦农业部的前述预测,2018/19年加拿大大豆播种/收获面积为298万公顷,较过去两年增加1/3,而如果语言准确,该年度加拿大大豆出口“将创历史新高”——换言之,在单产难以大幅提升的情况下,加拿大大豆产量、出口量的潜力已挖掘殆尽,也就是说,尽管中美“大豆战”一触即发,但加拿大很难火中取栗,只能“小打小闹”而已。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