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古巴最高领导人不再姓卡斯特罗

0

因飓风和市镇选举推迟两月的古巴新一届最高领导人选举终于尘埃落定,这个加勒比岛国产生了自革命胜利以来首位不姓“卡斯特罗”的最高领导人。

最高领导人不再姓卡斯特罗

当地时间4月18日,古巴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产生新任古巴国务委员会主席提名,57岁的现任古巴国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副主席兼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相当于第一副总统兼第一副总理)迪亚兹-卡内尔(Miguel Diaz-Canel)毫无悬念地以全票当选,将成为古巴新一任最高领导人(国家元首兼正副首脑)。

一些国际观察家指出,这将是近60年来古巴最高领导人第一次不姓“卡斯特罗”:2008年,菲德尔·卡斯特罗(Fidel  Castro)宣布退休,他的弟弟劳尔·卡斯特罗(RaulCastro)取而代之,如今劳尔两届任满,不再谋求连任,技术官员和地方干部出身、并未参加过当年古巴革命的新生代领导人迪亚兹-卡内尔顺利接班,被国际间普遍视作古巴真正进入“后卡斯特罗时代”的最鲜明标志。

要闻1迪亚兹-卡内尔最初在维拉克拉拉中央省任职,因致力于改善公共服务赢得不错的口碑,被提拔为高等教育部长,后升任古巴国务委员会副主席、第一副主席,是一个拥有工程师头衔和地方、部委丰富经验的古巴党政高级官员,尽管在高层任职时间不算短,但被认为并非类似卡斯特罗兄弟的“人气型”领袖,也不具备“老革命”的天然光环。他的成功接班,被认为预示着古巴改革进程进入一个崭新的阶段,这个加勒比海岛国的经济、社会面貌改变,或许会有“提速”的可能。

交接班其实早已开始

不应忽略的一点,是“后卡斯特罗时代”的交接班其实早已开始。

早在2013年2月,劳尔·卡斯特罗就宣布第二任期任满后不再谋求连任,此后开始推动一系列改革措施,包括给民营经济缓慢“松绑”,和美国实现关系正常化等。而更受关注的人事变革也有序推动:此次选出新一届古巴国家暨政府最高领导人的新一届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605名代表,其中530人是“后革命时代”(即1959年古巴革命夺取政权以后)出生的,其中过半为首次当选,女性代表占比高达53.22%,有色人种比例高达40.5%,86%为大学以上学历,平均年龄仅49岁。这正是劳尔·卡斯特罗人事和政治体制改革的重要环节,也为最高领导人过渡到“不再姓卡斯特罗”的时代,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要闻3

此次选举不仅要选出新一任国务委员会主席提名获得者,还要同时选出6位新的副主席,在这6位副主席中,“后革命时代”出生者已有5人之多(包括古巴历史上第一位黑人第一副主席梅萨SalvadorValdes Mesa,和3位女性副主席),唯一一位“老革命”拉米罗·巴尔德斯·梅嫩德斯(Ramiro Valdés Menéndez)已85岁高龄,而在全部32名新一届国务委员会成员名单中,文图拉(JoseRamon Machado Ventura )等曾与卡斯特罗兄弟和切·格瓦拉等并肩作战的“老革命”已寥寥无几,绝大多数都是“新面孔”。

在“后卡斯特罗时代”,古巴将很可能过渡到集体领导,外界可能需要装备长期以来只将关注点放在最高领导人一人身上的思维定式,转而关注这个崭新的领导团队。

未来仍将带有浓厚卡斯特罗印记

但“后卡斯特罗时代”仍会带有浓厚的卡斯特罗印记。

这不仅仅因为1931年出生的劳尔·卡斯特罗仍将留任古巴党的总shu记,并会以这一身份继续发挥重要影响作用,还因为古巴仍将长期处在新旧过渡的阶段:尽管民营经济已吸纳了近60万就业人口,但在全国非农就业人口中占比仅12%,3/4的城市适龄人口仍在为“公家”上班;尽管古巴在社会变革、思想解放等方面作了很多工作,但仍有很多传统观念、意识挥之不去,且大多数古巴人(包括年轻人)仍停留在“既想获得改革红利、又不愿负担改革风险和代价”的思维阶段。

更重要的是,古巴从法理上仍然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后卡斯特罗时代”的古巴领导人在这一点上和老一代有高度共识——一如在“古巴必须改革开放”问题上,以卡斯特罗兄弟为代表的许多“老革命”也和他们的后辈心心相印一样。

要闻2尽管此前始终保持低调,甚至几乎从不接受外国媒体采访,但从其在地方、部委和中央的执政履历和表现看,迪亚兹-卡内尔务实、灵活,但在原则问题上立场鲜明,可以想见,在他执政期间(尤其第一任期),古巴的政策将存在相当多的延续性——在劳尔·卡斯特罗“扶上马、送一程”的情况下尤其如此。

改革和开放是古巴生存和发展绕不开的“刚需”,同样,在古巴革命胜利近60年后的今天,古巴党政领导层的“新陈代谢”也是必须过的一关,如何实现从“卡斯特罗时代”到“后卡斯特罗时代”的平稳过渡,是对古巴新老领导人的严峻考验,迪亚兹-卡内尔的顺利当选,仅是新一轮考验的开始,而远非结束。

尽管和美国是亲密盟友,但长期以来加拿大在对古巴政策方面始终独树一帜,加古关系一直平稳发展,美古实现关系正常化后加古关系的发展更有提速之势。种种迹象表明,古巴领导层的人事更迭将促进、至少不会“促退”这一进程。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