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权者的傲慢和事权者的欺瞒

0

峰生水起

在中文传媒圈,BC省长John Horgan最近被起了个诨名“祸根”,虽说是向来尖酸刻薄的记者们的玩笑话,不过现在这位省长对BC省是福是祸,大多数省民心里都有一把尺。

Horgan-with-forest-workers就拿已经创全北美历史记录的油价来说,在祸根省长嘴里永远不是他的问题,油价涨是因为炼油厂关闭,省府加碳税每公升只增加一分钱的负担,冥顽不化地试图阻止横山输油管扩建,是为了本省利益。今年二月,在一次记者会上,面对笔者对于油价飞涨造成工薪阶层负担过重的提问,祸根省长先是说这只是暂时性的,过不久炼油厂维修完毕油价就下跌啦,而且如果油价持续上涨超过数星期,省府会采取措施抑制油价。省长大人,不要否认你说过这些话,当时的视频都仍然在我电脑里存着,当时的新闻中你的回答,现在在网络上仍然可以看到。

过去三个月以来,祸根省长一直在努力维持油价持续上涨,现在大温地区终于荣登获得北美历史最高油价的宝座,这一切祸根省长功不可没。对这个功绩省长就不要推辞了,省民会因此记住您的。

现在省长大人突发奇想,说扩建输油管把原油输出是便宜了外人,应该兴建炼油厂,把这些原油在本地提炼才是正道,可以抑制油价,同时出口高附加值精炼燃油,也能为本国带来更丰厚的收入。祸根省长说得好有道理,我一时竟无法反驳。

不过且慢,省长大人,您的新民主党在2012年反对当时计划中的另外一个输油管项目,北方门户输油管时,就声言该计划包括在BC北部沿岸的Kitimat兴建一个炼油厂,将消耗巨大能源,造成巨大污染,造成温室气体排放巨大增加。反对声音言犹在耳啊,当时还是在水电充沛人烟稀少的北部沿海建炼油厂,都有那么多负面效应,现在在人口稠密,海陆空交通繁忙的大温都市地区兴建炼油厂,耗能,污染和温室气体排放问题反倒没有了?

还有,兴建新的炼油厂,那又是几十亿元的投资,从立项,选址,环评,建设,调试到投产,没有十年时间是不可能的,祸根省长打算在这十年中,把油价推高到多少钱?是不是打算让油价创下全球最高记录而且永远不可能被打破?

好吧,就算祸根省长有神灯帮忙,一夜之间忽然平地起了一座炼油厂,那么不扩建输油管,炼油厂要用的原油从哪里来?现在的横山输油管早已不堪负荷,同一条输油管要在汽油,柴油和原油间不断转换,都无法满足BC省的基本需求,肯定没有可能为新的炼油厂增加原油供应了。也许祸根省长和中国沿海一个岛上的执政党一样有神功,那个岛上的当权者提出用爱发电,我们敬爱的祸根省长可以用爱炼油吧。

当权的省长如此的权力傲慢,恐怕和周围的幕僚和事权者也脱不开干系。笔者认识一位媒体前辈大姐,为新民主党做传媒联络工作。就在日前本人在她组的一个微信群中,请她向省长反映鼎沸的民怨,说老百姓这日子真的是很艰难,希望省长不要瞎折腾。这位大姐的回应是,她人微言轻,不要为难她。这事我就奇怪了,您的工作职责就是收集舆情,把媒体和网络上对政府的评论和意见转达给政府,我完全理解您不是魏征,不用以死相谏,不过这是您的职责,又是民主社会民主政府,完全没有什么危险,您这是怕什么呢?

更令我惊异的是,随后这位大姐就把我踢出了她的微信群,看来是再也不想听到对执政党的不同声音,我想她当然更不会把这些声音如实转达给省府的当权者。事权者的欺瞒,会加剧当权者的傲慢,而当权者愈发傲慢,事权者会更对实情欺瞒。这样的循环,真的是BC省的祸根。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