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政厅长的“不安”和选民的“不安”

0

陈在田

BC-NDP-MLA-for-Vancouver-Point-Grey-David-Eby-David-Eby

David Eby

原定于5月1日晚在温哥华市圣詹姆斯会堂(St. James Hall)召开的、由省律政厅长尹大卫(David Eby)主持的一场说明会在开会前一个半小时被突然取消,引发了一场激烈且颠三倒四的口水战。

这次说明会的主题,是向公众解释省新民主党政府日前推出的两项“新政”,一项是对省内估价300-400万加元的房屋征收0.2%、400万加元及以上房屋征收0.4%“学校税”,另一项是将物业转让税从原定的3%追加至5%。由于到场及在线表示不满的人士过多,尹大卫宣称“感到深深不安”,并指责反对党省自由党领导人韦勤信(Andrew Wilkinson)“与抗议团体接触”、“煽动愤怒情绪”。

姑且不论这些“新政”的是非曲直,有一点是当初还是在野身份、且经常“做愤怒状”的律政厅长所必须明白的:最“不安”的并非是您,而是那些“愤怒的市民”。

对于这些市民而言,“新政”一旦落实,最现实的结果,就是令他们负担增加、收入减少,生活水平下降,安全感降低,甚至可能不得不如某些“新政”支持者所言“付不起就滚蛋”(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我们对NDP说“干不好就滚蛋”,你们情何以堪),这些都是现实的、完全可以理解的“不安”,与之相比,律政厅长被几个据称的骚扰邮件和一些持异议抗议者“围堵”而产生的“不安”,又能算得了什么?

如今的尹大卫并非当年怒喷“外国购房者”的那个“卑诗省公民自由协会”干将和挂牌律师,而是省议会的议员,省政府的厅长,“新政”是您所在的执政党和省政府所推出,将这项“新政”的来龙去脉、利害得失向选民作出说明和交代,是议员、厅长,或干脆说这些政策的始作俑者应尽的义务。当然,听不听是人家的事,谁更有道理更是有待公论,但拒绝履行说明和倾听的义务,甚至言下之意将异议者视作“刁民”,您真把自己当什么,把我们大家的加拿大和卑诗省又当什么了?

尹大卫将“锅”推给反对党及其党领。对此省自由党和韦勤信已表示否认,到底他们有没有和抗议团体接触需要调查,但一码归一码,不容否认,对于“新政”,对于律政厅长在“新政”出台中的作用,的确有许多选民存在异议和不满,如果律政厅长罔顾这一切,甚至对此继续口出谰言,可以负责任地说,“煽动愤怒情绪”的不是任何别人,而正是您自己。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此次说明会的地址位于温哥华-格雷岬角(Vancouver-Point Grey)选区,这个选区正是律政厅长本人当选的选区,换言之,尹大卫先生的说明会,同时也是对自己选区选民的“汇报会”,“说明不明”也就罢了,连“说”都不肯、不敢去说,还对当初把自己抬进省议会、省政府的选区选民耍脸色,这是真把自己当成什么了么?

面对汹涌反对声浪,律政厅长“不安”情有可原,但选民的“不安”也是现实的、不需要任何挑拨和煽动就客观存在的,尹大卫先生恐怕越早认清这点对自己越好。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