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父母团聚屡受阻 求助国会议员终得妥善解决

0

(作者:张维俏)

漫长的等待

对移民来说,申请父母团聚至关重要。不仅因为很多文化对家庭,特别是父母的重视,更因为父母的到来往往会给移民家庭带来关怀和帮助,也间接地给加拿大的经济注入动力。 但2005-2015年执政十年的保守党政府并不这么认为。或许是因为移民大多没有投票权,或许是因为移民没有争取政策的知识和能力,保守党政府坚持认为父母团聚移民对本国经济无帮助,所以将其申请等待时间延长到5-10年之久。父母申请者往往是60岁以上的老人。他们的身体,及各方面状况都会在10年之内有很大改变。加拿大政府不仅浪费了评估的资源,而且使大量的案件积压,留给了2015年上台的自由党政府。

130730_pb7mz_rci-immigration-fraude_sn635自由党政府上台后虽然缩短了官方等待时间,但在公平公正上屡屡出错。大量2015年后申请的案子得到了优先处理,而2010-2013年递交的案件继续积压。使得很多居民向国会议员抱怨和求助。

议员帮忙,一年后审批

Ruby Zhao,温哥华京士威区(Vancouver Kingswsay)居民,早在2011年便申请了父母团聚。在之后的5年内,她没有得到移民部的联系。Ruby找到国会议员求助后,议员查实移民部并没有开始审理此案件。(这种情况极为普遍,因为保守党政府对外公开的审理时间是五年,但其实根本完成不了审理,说十年又不能被大众接受,所以在政策上做了手脚:不以收到申请的时间开始计算审理时间,而是由移民部设置开始审理的时间,导致大量案件在递交五年后还没有“开始审理”)。

这时,Ruby发现自己的微信父母团聚群里有2015年后递交的申请已经开始受理,而且不在少数。Ruby联系了自己的国会议员Don Davies戴伟思办公室。议员办公室了解了案件的详细情况后,与移民部取得联系,并查询了案件的详细进展,发现移民部并没有开始审理案件,也没有开始计算(5年的)受理时间。移民部在2016年6月告知议员办公室,他们刚刚开始审理2011年11月收到的申请,而Ruby是在2011年6月递交的。可见案件挤压的严重程度。而这些申请在开始审理后还要等待(平均)五年时间。

更糟糕的是,移民部告知议员办公室Ruby父母的申请不完整,因为缺失申请费缴纳证明。不完整的申请是可以被移民部退回的,而且五年的等待时间白白浪费,申请者需重新排队。原本审核申请材料是否完整是移民部接到申请后的第一项工作,而这项工作拖了五年之久。议员向移民部表示这难以接受,特别是很多2015年后递交的申请已经开始审理。同时,在议员的协助下,Ruby把缴费证明重新递交移民部。案件马上进入了审理程序,邀请者的审核马上得以通过。案件被转到移民部在香港的办公室继续审理。

在之后的半年时间,戴伟思议员办公室积极地与移民部联络并推动案件进展,确保每个环节的审理都按时按规定进行,而且都出现的问题积极地协调解决。2017年4月,Ruby的父母成为了加拿大永久居民,距Ruby第一次找到议员仅一年时间。

WeChat Image_20180518125835得人恩果千年记

Ruby非常懂得感恩。用她自己的话说,“得人恩果千年记”。在父母登录后,Ruby便带着父母特地到戴伟思议员办公室致谢。戴伟思议员接待了老人,并称这往往是他的议员工作中最开心的时刻 — 能够看到自己办公室切实的帮助区内居民,使他们的生活因此得以改善。虽然有语言不同,戴伟思还是靠翻译与老人进行了亲切的会谈。

在将近一年后,Ruby还是对此念念不忘,她特地定做了英文版的锦旗,再次带着父母到戴伟思办公室向议员致谢,并对戴伟思及员工的工作做出了肯定。Ruby的做法不仅使议员感动,也让议员明白居民是怎样评估议员的工作。如果华人居民都可以积极主动的向议员表达不满或者肯定,是对影响议员工作表现和加强议员对华人社区的支持和帮助的最有效方法。

值得一提的是,Ruby之所以最早给父母申请移民是因为他们两次申请旅游签证被拒签。加拿大的签证政策非常保守和过时,影响了很多居民父母和亲朋来加拿大探访。戴伟思议员常年来积极推动加拿大签证政策,希望可以让更多的人更便利的造访加拿大,特别是本地移民家属。他的办公室也在近10年来帮助了不计其数的社区居民家属取得加拿大签证。

居民有需求,别忘了找议员。

网络查询国会议员联系方式:
http://www.ourcommons.ca/Parliamentarians/en/members

WeChat Image_20180518130013

戴伟思国会议员网站:
www.dondavies.ca

WeChat Image_20180518125956

WeChat Image_20180518125937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