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中美避免贸易战之后

0

一轮无功而返后中美两国终于在5月18日发表了联合声明,表达了避免贸易战的共识,但接下来会如何?

真正的共识

由7位美国最高层贸易团队成员组成的顶级贸易代表团5月3日踌躇满志抵达北京,却几乎空手而归:没有具体成果,没有联合声明,没有高层接见,只有一个“在有些问题上达成共识”的新闻通稿——正如某些分析家所解读的,这差不多意味着“除了继续谈下去之外尚无其它共识”。

中国副总理刘鹤领衔的代表团正是在如此氛围和背景下于5月15日抵达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在17日于商务部举行的正式会谈前,他密集接触了美国参众两院多位重量级议员,双方心照不宣地释放出一些“避免贸易战”的明显信号。“中兴事件”的反复和贸易壁垒狂热支持者、最强硬推动中美贸易战的白宫高级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淡出本轮会谈(有消息称他与希望中美妥协、避免贸易战的财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在中国之行时意见对立,甚至在中国政府办公楼外草坪恶语相向),更被认为是达成“真正共识”的先兆。

果不其然,5月18日,预言中的联合声明出炉了。

联合声明称“双方同意,将采取有效措施实质性减少美对华货物贸易逆差。为满足中国人民不断增长的消费需求和促进高质量经济发展,中方将大量增加自美购买商品和服务。这也有助于美国经济增长和就业。双方同意有意义地增加美国农产品和能源出口,美方将派团赴华讨论具体事项。双方就扩大制造业产品和服务贸易进行了讨论,就创造有利条件增加上述领域的贸易达成共识。双方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同意加强合作。中方将推进包括《专利法》在内的相关法律法规修订工作。 双方同意鼓励双向投资,将努力创造公平竞争营商环境。 双方同意继续就此保持高层沟通,积极寻求解决各自关注的经贸问题。

一个共识 两种胜负

有趣的是,对这一“共识”,双方相关当事人都认为是最好结果并大事张扬,而两边围观者都会认为是最差结果且大张挞伐。

前者自不待言,双方官方声明、特朗普(Donald Trmup)推特和中国官方媒体的一番造势都是明证。

至于后者,美国方面,“茶党”干将鲁比奥(Marco Rubio)在推特上高呼“我们为什么总是上中国的当”,并再弹“用国家安全概念看待中美贸易问题”的老调,而康奈尔大学“中国通”普拉萨德(Eswar Prasad)则认为“即便中国买多一些美国商品,美国仍然输掉了这场贸易战”,理由是“美国丧失了更多盟友的支持”;“中文圈”一方则更耐人寻味——“中必输派”和“小粉红”罕见异口同声地将此次共识斥为“城下之盟”、“丧权辱国”。

那么究竟胜负如何?

首先,这是双方都能基本满意的最好结果,或换言之“最基本的真正共识”,对任何一方都既谈不上“城下之盟”,更谈不上“全胜”;

其次,“北京共识”即“需要谈下去的共识”仍然有效,简短的联合声明中缺乏任何量化的内容,这意味着鉴于谁也不想真打一场贸易战,且解燃眉,各退一步以免“火星撞地球”,量化的东西留待日后或台面下慢慢磨,这个过程或许会十分漫长;

第三,硝烟最浓时彼此威胁的一系列关税和反倾销“大棒”由高举改为“拄着”,双方均“麻杆打狼两头怕”,既不敢真的抡起,又不甘就此放下,恐怕还要这么拄一阵子;

第四,尽管“中文圈”信息鼓噪更甚,但率先发难的美国一方,高层失落感似反更强一些,这在很大程度上和其准备不充分、一线团队主要成员意见对立,和特朗普为“抢戏”刻意营造这样一个“不团结团队”有关;

第五,特朗普及其团队力保的底线是农副产品及能源市场和从业者,这是他们的基本盘和利益所在;中方力保的底线,则是“中国制造2025”和科技创新的节奏不会因中美贸易纠纷而被打乱节奏,联合声明在这两点上得到鲜明凸显,双方都谨守了各自底线,而在其它领域表现出较大灵活性;

第六,双方均将原本是“单独事件”的“中兴问题”当作一个“劫材”,而并未如各自“围观者”那样当成“胜负手”。

总而言之,贸易战固然暂时打不起来,双方会继续谈下去,但彼此间真正的共识,暂时也并没有更多。

城门灭火也会殃及池鱼?

都说“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中美此次达成的这份意犹未尽的“共识”勉强可算“城门灭火”,但这会否同样殃及池鱼?

5月20日,法国贸易部长勒梅尔(Bruno Le Maire)就表达了这样的担心。

在接受法国欧洲一台、《回声报》和CNEWS联合采访时,这位法国部长称,““如果欧洲无法表现出坚定态度,中美两国就有可能绕过欧洲达成利己性交易”,他还表示“美国如果想让欧洲为中国的‘不良行为’付出代价,这对于盟友而言将是荒谬和难以理解的”,并称“横在欧洲各国面前的问题,是你究竟是想作为一个独立经济体存在,还是打算成为某国的附庸”。

那么加拿大呢?

正如一些分析家所指出的,如果中国增加从美国进口农副产品和能源,就很可能意味着其从加拿大进口同类产品的总量会相应下降,这对于经济结构相对单一、对特定市场和产业依赖度更大的加拿大而言,恐将是“不可承受之重”。

日前加拿大联邦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曾单方面形容重启的北美自贸协定(NAFTA)谈判“达成一致在望”,却旋即遭另两个谈判参与者——美国和墨西哥双双否认,这至少表明,在国际贸易层面,加拿大决策层的判断准确性是十分可疑、可担心的。

一些日本分析家在谈及日本政府近来明显对改善中日经贸关系持积极态度时曾表示,预防和破解“城门灭火殃及池鱼”的最好途径,是和尽可能多的贸易伙伴、尤其“火警”的当事双方发展密切贸易关系,如积极协商和促进达成自贸协定(FTA),如今日本和美国早已达成FTA,尘封已久的中日韩三国自贸协定话题也适时回暖。

而加拿大呢?加中自贸协定话题仅仅开了个头就近乎浅尝辄止,至少暂时并无实质性进展,而加美之间原本存在的NAFTA却一直陷入未来不可预知的泥潭。

作为G7中较弱势的经济体,加拿大或许需要比欧元区和日本想得、做得更多,才能避免成为“城门灭火”所殃及的又一条池鱼。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