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肯并购与“加拿大国家安全”

0

5月23日,加拿大联邦政府宣布以“国家安全”为由,取消中交建国际控股有限公司(CCCI)价值约15亿加元、收购加拿大第三大建筑公司阿肯集团(Aecon Group Inc.)要约。

WeChat Image_20180525102644

“并购已死”

当天加拿大联邦创新部长贝恩斯(Navdeep Bains)贝恩斯的在一份声明中称,他们“和往常一样听取了国家安全机构在加拿大投资法桉下多步骤国家安全审查过程中的建议”,并据此决定“为了保护国家安全,这项并购不应进行”。声明并未解释这项并购究竟将怎样具体“威胁加拿大国家利益”。

2016年下半年,阿肯公司因经营状况恶化决定转让股权,同年8月CCCI首次提出收购动议,2017年8-10月阿肯公开招标拍卖,当时由一家加拿大国内竞争对手在私募基金支持下发出每股低于20加元的报价,而中交建则提出每股20.37加元的报价,总收购价约合15.1亿加元,去年10月底,阿肯董事会全票通过该并购动议,当时阿肯公司总裁兼CEO贝克(John Beck)表示,并购会为阿肯股东创造重要而直接的价值,增强公司在加拿大和海外的竞争地位,增加能力、财力,为员工提供更多机会。

CCCI是中交建股份有限公司CCCC的海外投融资部门,后者是全球最大工程建筑集团之一,中国政府拥有64%的股份。由于“菲律宾招标丑闻”,世界银行曾禁止CCCI投标国际建设项目8年,至2017年1月为止。2016年阿肯总营收32亿美元,而CCCC总营收高达620亿美元。

阿肯拥有140年历史,曾承建加拿大多伦多CN电视塔、温哥华天车系统和哈利法克斯造船厂等加拿大地标式建筑。

由于2015年底以来杜鲁多(Justin Trudeau)政府一直表现出致力于改善加中经贸合作的姿态,且继阿肯董事会后,法院和加拿大竞争监管机构也相继开了绿灯,人们原本预计这项并购会在2018年3月顺利通过。

但今年2月,这项并购被贝恩斯的办公室通知搁置,称联邦政府下令,根据《加拿大投资法》第25.3项对并购进行国家安全审查,该项规定联邦创新部长在认为“并购可能危及加拿大国家安全”时可允许下令进行这种审查。加拿大自2009年实施新的外国投资审查程式,将“国家安全考量”正式纳入,2012年加拿大情报安全局(CSIS)警告称“某些外国国有企业可能对加拿大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创新部长的议会秘书拉梅蒂David Lametti表示,“就我的理解,这项交易已经死亡”。

WeChat Image_20180525102739

阻力何来

这项交易遭到反对党联邦新民主党和绿党自始至终的强烈抨击。反对者最初的理由包括“菲律宾丑闻”、“中国国营企业参与南海造岛,造成中国和亚洲多个国家关係紧张”,等等。联邦保守党影子工业部长摩尔(James Moore)称,如果和中国进行自由贸易协定谈判,会激怒“有反华色彩的特朗普(Donald Trump)”,从而“令加拿大在NAFTA谈判中不利”;前任加拿大驻华大使马大维(David Mulroney)则称,“对来自中国的并购要求要保持警惕”、“我们不能为让中国人高兴而批准某项交易,这样我们批准得越多,中国人的要价就越过分,我们必须表明我们的灵活性是有底线的,我们有真正的标准”。

联邦保守党国会议员克莱门蒂(Tony Clement)、CSIS前负责人艾尔科克(Ward Elcock)和以着名“中国在加有无数经济间谍”言论名噪一时的法登(Richard Fadden,),则称中国政府控股或部分控股的企业“不仅仅寻求盈利,也会把资讯或技术传递给中国政府,并作出可能与加拿大利益相冲突的商业决策,并为‘专制的中共’服务”、“阿肯承担了太多敏感项目”、“要知道中国不是加拿大的盟友,当然,中国是加拿大的贸易伙伴,很重要的贸易伙伴,但中国的利益不会总是和加拿大的一致”。他们纷纷对联邦政府的决定表示“高兴”,并认为“做得很不够”。

那么,他们认为“怎样才够”?

法登对“加拿大是否应容忍中国企业进入本国市场”发出“这是个很大疑问”的质问,摩尔等人似乎希望借此让原本就迟迟未开始的加中自贸协定谈判永远胎死腹中,至于克莱门蒂则走得更远,他表示不论中国、俄罗斯或沙特,只要是外国国企收购加拿大公司都应受到质疑,“因为它们很可能以外国政府意志、而非市场因素作出投资决策,这可能出于战略或政治原因”。

WeChat Image_20180525102806

什么是“加拿大国家安全”

由于并购泡汤的消息影响,连日来阿肯股价不断下滑,如今每股价格已跌至远低于当初CCCI并购报价,5月23日在多伦多证交所收报17.34加元。公司总裁贝克称对政府决定感到失望,但公司“现在和未来仍将是加拿大建筑及基础设施建设市场的领导者”。

针对“阿肯公司接了太多敏感项目所以不能被外国国营公司并购”的说法,阿肯公司表示,他们所承接的项目不包括敏感军事设施,阿肯“也并不拥有与核能有关的任何知识产权及敏感专有技术”、“我们就是个修路盖房子的公司而已”。

上个月,中国驻加拿大大使卢沙野曾表示,没有理由担心收购Aecon,因为中方严格关注商业和市场利益,他当时称“我的第一印象是加拿大媒体、公众对这一併购过于敏感,阿肯只是一家建筑公司而已”,但很显然,他的这番表态并未起到其所期望的作用。卢沙野大使同样曾对加中自贸协定谈判停滞不前表示过失望,鉴于目前的情况,很难预料在后一个问题上会如何发展。

加拿大亚太基金会首席执行官贝克(Stewart Beck)认为,联邦政府的这一决定会令加拿大和中国在有关自由贸易协定的谈判“复杂化”,“从我的角度看这会导致出现一些问题”。而“原则上支持这一决定”、如今正在中国任职的前加拿大外交官伯顿(Charles Burton)则警告称,“中国可能对加拿大进行报复,如像对待韩国一样进行旅游限制,及对加拿大对华投资实施报复,也可能继续为加拿大向中国出口油菜籽设置障碍”。

最先披露并购泡汤的媒体之一彭博社指出,此时此刻正当加拿大考虑和中国展开自由贸易协定谈判的关键时刻,且北美自贸协定NAFTA重启谈判也步履维艰,加拿大联邦政府这项决定可能产生微妙的后果。

不久前杜鲁多总理一厢情愿地宣称“NAFTA即将完成修订”,即遭到美国和墨西哥方面双双“打脸”,这似乎表明,即便对中国投资说“不”,加拿大也未必能在NAFTA谈判上获得喜怒无常、习惯于趁火打劫,却往往在强大对手面前绕道走的特朗普网开一面,而除了极个别人,恐怕没人会相信,加拿大的经济强大到可以“拒绝所有外国国营资本入境”,或在加美贸易面临巨大瓶颈之际、甘冒让加中经贸关系趋冷风险的地步。

什么是“加拿大国家安全”?在和平年代的“国家安全”,显然必须包括经济、市场、就业、繁荣、发展前景等方方面面的安全,任何所谓“国际安全措施”,都不能与这些“国家安全利益”背道而驰。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