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满学校税的市民该先去怪谁?

0

原定5月1日召开、却被主持者——省律政厅长尹大卫(David Eby)在开会前90分钟以“对安全表示不安”为由取消的“学校税”设置及物业税增加说明会,终于于5月27日在温哥华市Jericho Hill体育馆举行。

1

图为省律政厅长尹大卫(David Eby)

毫无悬念地,尹大卫一如既往地把“学校税”等由他和他所属省新民主党(NDP)一手炮制的政策渲染得花好桃好(收了钱就能贴补公校教育、老人及儿童福利,还能平抑房价,增加社会公平,等等等等),而对于一应反对和质疑的声音则置若罔闻,几乎不作回应;现场内外,号称上千的反对市民则或举牌、或摆摊、或呐喊,不断宣洩自己对“学校税”等的不满,甚至喊出“尹大卫下课”的口号。

但尹大卫当然不会因为这区区几声呼喊就此“满面羞惭”,引咎“下课”,近两天来,许多不满“学校税”的温哥华及大温民众,对这位当初一手炒热“外国人推涨房价”话题的话题人物表示了责怪之意。

且不说尹大卫厅长是否有责任,“学校税”的徵收是否合理,那些不满“学校税”的温哥华市民,尤其5月27日那天出现在Jericho Hill体育馆内外那些情绪激动的人们,真的到今天还觉得,这件事首先要怪尹大卫麽?
追责、怪罪当然可以,但就事论事,在这个问题上,那批不满“学校税”的市民首先要怪自己才对。
不是麽?

尹大卫举行说明会的地方不是别处,恰是他本人的选区温哥华-格雷岬角(Vancouver-Point Grey),这里也正是“学校税”的“重灾区”之一,因为当地房价普遍较高,而许多老居民除了估价虚高的物业外别无“浮财”,一旦“学校税”开徵,物业税上调,他们的生活品质将直线下降。就此而论,他们反对这些税项合情合理。

问题是既如此,你们当初为何要把票投给NDP、尤其投给即便在NDP中也堪称“重税派”和戏称的“仇房派”的尹大卫?尹大卫对大温房地产市场的观点也好,对一旦当政将如何“平抑房价”也罢,有一整套公开、甚至可以说着名的观点,任何有一点头脑的人只要稍加关注,就不难得出“此人入阁房地产税赋必定大幅上调”的结论——就更不用说他所属的政党了。

尹大卫千不好万不好,在政治理念上还是坦白诚恳的,他并没有在省选期间为了讨好选区选民,增大当选几率,刻意隐瞒或曲解自己的一贯立场,而是明白告诉选民们“选了我,我就会拿物业开刀”,如果说别的选区不满“学校税”者还可以喊冤叫屈,你们明知道尹大卫这个问题上的立场就是如此还要把他选上台,还喊什麽冤,叫什麽屈?什麽?当初没弄清楚尹大卫政纲就投票了?他隐瞒了麽?如果没有,弄不清政纲就投票,还是得先怪自己不是麽?

请朋友们注意,一波三折才终于召开的会不是研讨会,也不是意见徵求会,而只是“说明会”,顾名思义,就是尹大卫“说”,选民们“明”——你们明与不明,反正我也说完了,该怎麽做还是会照旧的。

自己种的瓜,含泪也要自己吃下去,下次投票时请千万把候选人的底牌看清楚再投,要知道Jericho Hill体育馆内外一百面沉甸甸的抗议牌,其分量也不如省选时一张轻飘飘的选票。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