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肖峰:走心艺术异峰突起

0

温哥华与厦门有很多类似之处,海景旖旎,气候温润,充满人文气息。而最大相通点,就是都具有稠得化不开的艺术氛围,都是艺术家们流连忘返的所在。温哥华有格兰湖岛,上面艺术作坊林立;厦门则有名闻天下的鼓浪屿,被誉为艺术之乡。吴肖峰就游走在温哥华与厦门之间,得享两地之艺术滋润,吸纳东西方艺术精华于一身。蒙受一方之惠,假以时日,就有望获一技之长;更何况独厚于两边的艺术熏陶,吴肖峰何其幸也!

最近刚成功举办个人艺术展的吴肖峰,正因为他的跨洋从艺,使他对艺术的体验与实践带有多棱视角。因此欣赏和评价他的作品,需要拉开空间和时间的距离,寻找一种多元化的复合色调。直线型的单一思维在他身上不敷使用,在他那里有最传统的古风古韵,也有最洋派的先锋新潮。对吴肖峰的采访,无异于一次变与不变的艺术探索。

题图

“走心”展览别开生面

2018年5月上中旬,在厦门海翼大厦时代美学馆,举办了一场令人耳目一新的艺术展览,名字起的非常响亮,就是“走心”两字。一时间“走心”一词不胫而走,蔓延到社会,以至于有人感叹:岂止艺术需要走心!

这个“走心”展览的当家主角,就是吴肖峰,而走心正是他的美学主张,由此构筑了他的内心世界。这也是他的“手绘心象艺术展”,手绘更易于随心,手到意到,原滋原味。正由于这个展览,在厦门艺术界出现了一个“肖峰现象”。

对于这次展览的命名,吴肖峰有过很多思索和选项,最后感觉到非“走心”不足以表达和涵盖他的创作苦衷与求索历程。走心乃是用心的别称,是更为形象生动的表述,是一种心灵境界。于是有评论说,生活也需要走心,只有走心,才得人心。

开幕式当天,高朋满座,不少参与者都远道而来,外省乃至海外,更有来自加拿大的艺界友人。

从该展览看出,吴肖峰把手绘当成艺术信仰。他说手绘不是一种手段,而是一种态度,是表达物象和认识自我的方法。他用针管笔的手绘形式,当作传达自己与世界对话的外在方式,也是他的艺术载体。于此一发不可收拾,已然画了数千张手绘作品,不拘大小,林林总总。

正由于在手绘艺术上的走心,吴肖峰的手绘作品被人争相收藏。收藏者不乏艺术圈外的普通人,遂使艺术走入寻常百姓家,从阳春白雪到下里巴人一脉贯通,这本身就是一种成功,值得我们思考。

从沪上开始艺术远征

出生在福建漳州的吴肖峰,80年代就学于上海艺术院校,先后从事过水墨、油画和书法等多种艺术门类的习练和创作。1989年,他获得上海市大学生“永生杯”书法篆刻大赛书法组二等奖,此乃雏鹰初啼。时隔两年,作品《山还是那座山》入选上海美术馆艺术成果展。

2004年,吴肖峰与中国老一辈戏曲人物画家聂干因在尚春艺术馆联合举办二人水墨作品展。2008年,油画作品《妞妞》入选福建美术家协会主办东海浪艺术展。2015年,作品《为什么?》、《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大虱子与小大象》、《块木》、《重生》参加云南世博会“七彩云南”艺术邀请展。

吴肖峰(左)与岭南画家刘兰芳

吴肖峰(左)与岭南画家刘兰芳

移居加拿大后,吴肖峰加入了温哥华华人艺术家协会,成为该会终身会员。2017年,他的作品《枯木逢春》和《记录温哥华》入选由温哥华亚洲艺术协会主办的《亚裔溷血文化》庆祝加拿大150周年艺术展。

有评论说,吴肖峰在他笔下还原的世界,有一种迷幻般的真实与空灵的磅礴。他的艺术类型杂却不乱,似乎有无穷的力气去探索不同的艺术形式,在每个艺术形式之间用一种本我的方式平衡,任性却不妄为,肆意却不骄横。这种表述本身就跳跃着一种灵动,又迷蒙着独到的孤寂。

艺术贵于个性的精进,端视吴肖峰的作品,迫使你暂时噤声,似乎沉浸在地老天荒的无语境域。尤其是黑白线条蛛网般的交织缠绕,把时空凝固在记忆深处,七情六欲顿成影像。

看吴肖峰每幅作品,都难以马上给出一个确切定义,都令人绞尽脑汁探寻笔划后面的意思。他的构图饱满丰富,总能在第一时间捕获观众的眼球。站在他的作品前面,总会让观者忖度作者的内心世界,想他将其内心的情绪付诸笔端,用纸笔倾诉,一定是渴望有人聆听,渴望有人晓喻。

在吴肖峰一些作品里,具有立体主义的表现意识,他将艺术家纯粹的破裂和解析进行重新组合,并发挥到极致。在一个完全独立的空间中,他构建并重新定义了艺术对象不同角度、不同维度的形象。那些在结构中凸显的眼睛形象,掩藏在几何图桉里被重新理解化的常见之物,交迭在画面里,构成新的人格与物格。精神的空乏与现实的虚无,理想的丰沛与时空的拥挤,在他的画面里交织成一股强有力的生机,用一种悲壮的方式歌颂一个大时代的落成。正是在他的画面里,可以看到由时空对象所决定的“饱满”。正是通过画面上的排列与定位,既令人思考到独立存在的意义,亦能有冲动去寻找共生长存的理由。例如在作品《心动神疲》里,他用现代艺术语言重现了一个磅礴拥挤的都市环境,以他独特的“饱满“结构,表述了人与社会的异化关系。

吴肖峰(前右一)与观众交流

吴肖峰(前右一)与观众交流

一路走来,吴肖峰这样自谦而充满感悟地说:“我总是觉得自己是一个笨得只能用画笔和镜头说话的人,我常常喜欢在画面和场景上不厌其烦地编织着自己故事和梦想,讲述着个人的美学主张。我习惯用这样的方式来思考人生,丰富、完善自己……我这种非常态,近乎死磕的创作过程,更象是一种不知所云的逻辑,令人费解。但我总想在这里头找到属于自己的现实理想和精神归宿。”这一段话,可以作为吴肖峰非常到位的艺术告白。

编导使艺术切入生活

当年在厦门电视台,吴肖峰当过专题片编导。这是另一种历练,增加了他的艺术丰富性,由此尝试如何更直截地介入和表现社会。为提高编导能力,迅速接近当代高水准,吴肖峰还受教于意大利知名视觉艺术家米盖拉·帕帕蒂亚教授,获益匪浅。

在电视剧《海峡追踪》中,吴肖峰担任过美术指导。参与过日本NHK大型纪录片《早安!厦门》和中央电视台《神州风采》栏目的拍摄制作,在都市电视栏目《走向新都市》、电视节目《藏海泛舟》、音乐电视作品《门》和电视栏目《海峡瞭望》等,先后担任制片人和导演。

正是在影视界,吴肖峰是肯于吃苦的人,跑遍海内外,拍了很多有价值的专题电视片。在他看来,当导演是把镜头当画笔,动态影像也讲究构图、造型。他坦言镜头与画笔这两个艺术形式看起来不一样,其实内核是一样的。

2001年,吴肖峰前往美国,拍摄了“世界之旅”电视专题片。在此期间,采访了哥伦比亚广播公司高层。这些年下来,他成为一名“老电视人”,先后获得过不少奖项,包括中国电视新闻和专题纪录片。吴肖峰参与执导的纪录片《守》、《挑战》和电视专题片《无愧生命》等,先后获得了中国纪录片学术奖、中国广播电视新闻奖等。

值得提及的是,1999年作为澳门回归驻澳记者,吴肖峰在澳门进行了为期一个多月的采访、拍摄,制作出大型澳门回归系列宣传片《多元澳门》。他还是独立策展人,先后策展过中国老一辈戏曲人物画家丁立人、聂干因等的艺术展。

艺术是人生最高归宿

2003年正是电视台鼎盛时期,吴肖峰选择辞职下海。在商海中一番摸爬滚打之后,他又“爬上岸”,重拾笔墨,回归到得心应手的艺术创作。他认可和接受走过的路,认为正是上述每段经历,构成了成长历程的节点。这并非简单的恢复,而是一次螺旋式升华,也是吴肖峰有缘于此的宿命,从此开掘了艺术的自觉,使他的艺术创作往上有了质的飞跃,往下有了思考的深度。

从繁复走向简约,寻找一种简便了当的艺术形式,这就是吴肖峰经年累月对艺术和人生的思考结果,认为惟此才最能表现自己所钟爱和专注的内容。而他的作品,又从来不是单一的世界,也就是说简约不代表简单,而是一种厚积薄发的凝练和提升。

吴肖峰(右一)在温哥华文化中心

吴肖峰(右一)在温哥华文化中心

坦率地讲,吴肖峰应该属于内容大于形式的艺术家。他要的是“得鱼忘筌”,不太讲究艺术材质,并不拘泥于纸张笔墨的约束和材料要求,却念兹在兹于表现内容,总是尽力最大程度地开掘到内心深处。

纵向审视,畅游在吴肖峰的作品之河,他的手绘作品不拘尺寸,内容多样,流淌着自然主义与浪漫主义相互浸淫的复合色彩。如作品《不朽》等,用色清朗,笔触冷静,思想力在有限的画幅中天马行空。通过这种荒诞而充满个性的美,来强调人文对自然的尊重。

现今吴肖峰将自己定位为“自由画家”,这是一种从思想到艺术的价值取向,而温哥华又给他的艺术创作提供了强大的气场,澹定而执着,遂使我们有理由在传承与创新的嫁接上,对他的未来寄予更大的冀望。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