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和铝的续战

0

5月30日午夜美国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宣佈不再延续3个月前给予的豁免,自即日起开始对欧盟、加拿大和墨西哥输美钢铁和铝徵收惩罚性高额关税,引发相关国家激烈反弹,一贯“乖巧”的加拿大激发出异乎寻常的怒火

后发先至 出手果断

1

图片说明1、加美针尖对麦芒(CNN)

相较于墨西哥和欧盟委员会几乎立即作出的“膝跳反应”,加拿大的回应速度并不算快,这也符合人们对加拿大在类似问题上“反射弧”的传统认知。

但接下来的一幕却令人刮目相看:被取消豁免各国中几乎最后一个正式作出反应的加拿大,却在墨西哥尚停留于“动口”,欧盟仍闹哄哄争论和务虚之际后发先至,率先拿出了反制裁的“乾货”。

罗斯“半夜鸡叫”几小时后,加拿大联邦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和外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并肩出席了专门举行的新闻发佈会,宣佈自7月1日起对美国实施总额高达166亿美元、涵盖范围广泛的关税报复措施。

2

图片说明2、联邦总理和外长这次得并肩上了(novusvero.com)

方慧兰表示,这是加拿大二战后所实施的最强有力的贸易报复措施,并指责“美国做出了非常糟糕的决定”。美国今年3月宣佈对外国输美钢铁徵收25%、输美铝产品徵收10%惩罚性关税,稍后给予加拿大、墨西哥和欧盟3个月豁免,豁免于北美时间6月1日到期。

彷佛怒气仍未平息,素来给人以“有点软”印象的杜鲁多总理在此后24小时内相继登上各网路社交平台,用极为刚强严厉的语气痛斥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单边主义,表示“加拿大是美国的盟国,但不能被予取予求”、“美国对加拿大加征每一块钱的关税就必将受到加拿大一块钱的对等回应”——他甚至特意用中文在中国新浪微博上也发了一遍。

随后在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惠斯勒举行的G7财长会议,则继续成为所谓“G6对G1”,作为东道主,加拿大方面公佈的主席总结继续对美方的单边主义措施“狂轰滥炸”。

反击的玄机

乍看上去,加拿大方面迅速做出的回应似乎“指东打西”,和钢铁及铝关係不大,相反,制裁项目大到平轧钢,小到扑克牌,甚至连花生酱、马桶刷都有,个中奥妙何在?

正如加拿大-美国商业委员会Canadian American Business Council的格林伍德(Maryscott Greenwood)所言,这份清单是策略性和政治性的,针对美国国会要员们选区的主要生产和出口产品,目的是借此对特朗普施加尽可能大的压力。而前加拿大NAFTA首席谈判代表威克斯(John Weekes)和着名贸易谈判专家里奇(Gordon Ritchie),等表示,选择报复针对目标的原则,是尽可能不伤害加拿大消费者,但尽可能大地伤害美国政治要人

比如黄瓜、优酪乳、割草机都被纳入报复清单,这些产品多产自威斯康辛州,共和党籍众院议长瑞安(Paul Ryan)的选区就在该州黄瓜产地,反制裁的压力足以对他构成强大牵制。此次“半夜鸡叫”,瑞安公开表示反对,称“我们应该和盟友一起对付如中国这类国家的不公平贸易,而非连盟友一起对付”。

而枫糖浆既是美国佛蒙特州出口的拳头产品,又是加拿大本国的“土特产”,对这一产品实施报复不伤害加拿大消费者利益,却足以让在贸易保护主义领域精神抖擞的佛蒙特州民主党参议员桑德斯(Bernie Sanders)痛苦不堪。

参院共和党籍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是肯塔基人,肯塔基波旁威士卡当然也不会被忘记。

2016年特朗普当选的关键之一,是在佛罗里达州和宾州险胜,于是宾州特产亨氏巧克力和斯科特纸巾、卫生纸,佛罗里达州鲜橙汁就赫然上榜。

至于扑克牌、马桶刷等倒并没有特定针对目标,但一来符合“对加拿大消费者损害较小”原则,二来可以填补真正目标项目和“166个亿”之间的差额,也就在劫难逃。

3

图片说明3、瑞安“为了黄瓜我也不能支持贸易战”(Vox)

个中奥妙一如里奇所言,报复的目的不是徵收关税本身,而是让对方知道自己有令其痛苦和难以忍受的能力,“这就和核威慑的道理如出一辙”。

关键在“落日”

特朗普之所以要“半夜鸡叫”,其最根本目的,仍是抢在NAFTA重启谈判进入关键阶段前,重施“漫天要价”故技,试图将更苛刻条件、尤其“五年重来一回”的“落日条款”强行塞入新版的北美自贸协定之中。

里奇指出,以往加拿大会先走国会程式,然后通过贸易仲裁庭讨说法,最后再诉诸关税报复,此次直接使用关税报复打破了惯例,目的是快速行动,直指特定美国选区。之所以如此,恐怕同样也是考虑到NAFTA这个因素。

不仅如此,在短短几小时内拿出一份针对性明确的报复清单,表面加拿大虽然被“偷袭”,但仍然有所准备,并未被特朗普打得不知所措。

有消息称,在“半夜鸡叫”前的5月22日,杜鲁多曾提议和特朗普会晤,以沟通NAFTA新协议中的几个关键细节,但特朗普执意坚持五年一次重签的“日落条款”,并让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告诉对方“这是会晤的先决条件”,对此杜鲁多表示“断然不能接受”。罗斯5月30日曾直言,对墨西哥、加拿大实施苛刻关税是“基于NAFTA谈判缺乏进展”。

很显然,真正的关键在于“落日”,特朗普势在必得,而加拿大、墨西哥断然不能接受——连既成的约定特朗普都可视若无睹,“五年一变卦”的东西,又与一张废纸何异?

愤怒可以理解,但冷静下来之后如何思考和作为才是最关键的。

一如比蒂等加拿大商界领袖所言,特朗普为了“落日”而不惜对盟友、伙伴单边滥施关税壁垒“不是成年人间的谈判方式”,“任何认定只能自己赢、对手不应在谈判中获得任何好处,也完全不相信存在双赢的人,都注定不可能从谈判中获得真正的利益”——问题在于,弱势一方的加拿大更必须明白这一点。

道理便如两千多年前的战国时代,名士苏代的一句名论所言:“以地事秦,譬犹抱薪救火,薪不尽、火不灭”(《史记.魏世家》)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