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记得白宫是怎么变白的么?”

0

就在G7夏洛瓦峰会开幕前夕,媒体曝出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mup)和加拿大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间一次“火爆通话”细节

“还记得白宫是怎么变白的么”

通话发生在5月25日,但直到6月6日才被CNN独家披露出来,当天稍晚CBC证实了CNN披露的内容。

通话的背景一是陷入僵局的北美自贸协定(NAFTA)重启谈判,二是美国拟自5月30日起取消针对欧盟、加拿大和墨西哥的钢铁及铝关税豁免。媒体称,通话时特朗普态度强硬,寸步不让,杜鲁多对此十分气愤,质问“怎么可以拿‘国家安全’为口实对加拿大增税”,言下之意,是加拿大对美国的国家安全不可能构成任何威胁。

出乎杜鲁多意料的是,特朗普吼出了一句极富历史内涵的话:
“难道我们的白宫不是你们加拿大烧白了的么”?

真是这样的么?

白宫是怎么变白的

其实加拿大和美国一直是一对欢喜冤家:殖民时代,法国和英国都曾以加拿大的蒙特利尔为中心,对后来属于美国的北美殖民地实施管理和控制;北美独立战争期间,美国曾两次进攻加拿大,试图摧毁英国后方,并拉拢当时已战败的魁北克法裔站在自己一边参战,不料法裔的选择恰好相反,而加拿大民兵也在英军和与英国结盟的易洛魁印第安部落帮助下,两次击退了美军进攻。美国独立后,美英在1795年签署《杰伊条约》,美国承认美加边界,以换取英国对美国独立的承认。
然而美国独立运动领导人杰斐逊等激烈反对《杰伊条约》,在他们看来,这个条约等于允许英国在美国卧榻之侧保留强大军事存在,美国应主动进攻加拿大,将英国人彻底赶出北美,在他们看来,加拿大人中会有许多人向往加入美利坚合众国,战争会很轻松地以美军获胜而告终。

1

白宫之变白(http://historythings.com)

1812年,美军进攻加拿大,却出人意料地遭到加拿大民兵的顽强抵抗,并因此进展缓慢。英军利用加拿大民兵和易洛魁印第安人为之争取到的时间,从欧洲调集援兵大举增援,并一度攻占华盛顿——白宫就是在此役中被英军和加拿大民兵焚烧,战后(1817年)不得不用白色涂料粉饰墙壁而得名。

在1814年8月19日开始的那一战中,英国海军陆战队2500人趁大雾绕开美国海陆军优势拦截,迂回到马里兰州海滨登陆,迅速击败匆匆拼凑的6000美国民兵,然后在华盛顿击溃了500美国海军陆战队的抵抗,仅以200人伤亡的代价占领华盛顿,并于24日火烧白宫,然后扬长而去。

战争的结果,美国击败了本土的易洛魁人,解除了后顾之忧,而加拿大却在此役中维护了自己的领土完整。

加拿大人之所以顽强抵抗美国,是因为北美独立战争将大量亲英派驱赶到加拿大,并从此改变了加拿大的民族和语言结构(从说法语人口占多数变成说英语人口占多数),英国人通过给予法裔更多自主权,换取英裔和法裔的团结,而大量亲英派的存在,又让加拿大人本能地对美国入侵持坚决抵制态度。战争的结果,让加拿大进一步凝聚成一个整体,为日后的自治奠定了基础。

尽管这一仗实际上主要是英军打的,但加拿大人并不这么认为,自1815年2月《根特条约》签订、美加边界从此再无战事的那一天起,他们就年复一年地庆祝“加拿大击败美国”的“民兵大捷”。

当然美国也同样认为这场被他们成为“第二次独立战争”的战争,是他们打赢了,同样每年高调庆祝。

很显然,特朗普总统是美国人中的另类——他和许多加拿大人一样,认为美国才是1812年战争的输家。

美国国家安全的真正威胁

正如美国和加拿大许多媒体、分析家所担心的,此时此刻特朗普旧话重提“让人感到十分不安”。
加拿大《国家邮报》上一篇评论指出,长期以来加拿大对美国十分信任,美国军用铝和钢很多来自加拿大,用于制造战斗机和坦克,当年研制原子弹的“曼哈顿计划”,铀原料中相当一部分来自加拿大,而近期围绕钢铁和铝关税发生的一切严重动摇了这种信任。CNN和CBC刚刚曝光的特朗普“加拿大烧了白宫论”则会令这种不信任感雪上加霜。

By Graeme MacKay, The Hamilton Spectator, 2012

都说自己赢了(http://old.mackaycartoons.net)

许多历史学家指出,1812年战争严格意义上是英国人和美国人在打仗,当时加拿大尚未获得自治权,这个自治权要再过53年才获得,而攻入华盛顿的在理论上都是英国士兵(尽管据说其中有一半人出生在加拿大)。不仅如此,尽管美国人将这场战争粉饰为“第二次独立战争”,但实际上率先宣战的是美国,率先攻入对方领土的还是美国,美国早已获得独立,抢先动手当然不是为了帮加拿大也获得独立,而是要将加拿大也纳入美国版图——事实上早在第一次北美独立战争期间,尚未击退英军完全获得独立的美国大陆军,就已经饥不择食地攻打过一次加拿大了。一言以蔽之,先进入对方领土寻衅的本来就是美国人,白宫变白就算真是53年后才出生的加拿大所为,也只能说一声“活该”。

《环球邮报》资深记者克拉克(Campbell Clack)在评论此事时认为,这和“特朗普的美国”近期陷入的“囚徒困境”息息相关。

克拉克举了个有趣的例子:15年前有个美国电视游戏节目“朋友还是敌人”(U.S. game show called Friend or Foe?),游戏规则规定,如果参与游戏的双方都宣布对方是朋友,将平分奖金;如果都宣布对方是敌人则双方将都一无所获;而一方宣布对方是敌人、另一方宣布对方是敌人则后者独享奖金。

很显然,抱着“美国第一”思想并将国际交往视作“我赢对方就输,反之亦然”的“零和游戏”的特朗普,在“朋友还是敌人”游戏中会一直押选项三,即选择把所有贸易伙伴视作敌人,这就是博弈论中所谓“囚徒困境”——如果一个国家试图通过贸易保护主义掠夺他国利益,它的对手却仍然试图对它实行自由贸易,那么这个国家将窃取全部利益;如果双方都选择贸易保护主义,则谁也不会赢;如果都选择自由贸易,则双方都是赢家。

3

特朗普“毋忘国耻,赔我白宫”(CTV)

然而这个看似聪明的选择实则很容易破解——正如克拉克所分析的,通常情况下选择自由贸易是正确的,但在特朗普的选择一目了然且一成不变情况下,如今各国需要重新看待这一选项,因为 “如果不能双赢,至少也不要单输”。

说到这,美国国家安全的真正威胁已一目了然:不是任何国家、国际组织或秘密势力,当然更不会是地广人稀的加拿大,而是美国自己的“零和心态”——当它把每一个对手都视作威胁、把每一个国家的成功和获利都视作美国的失败和吃亏时,则溥天之下,莫不是美国安全的威胁。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