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钢铁防线”何所济

0

有消息称加拿大联邦政府正制订新措施,试图通过税收和配额等手段防止外国钢铁生产商假道加拿大转销美国以避税。

彭博社独家爆料 两部长不置可否

1

2017年11月13日Stelco Holdings Inc在多伦多证交所上市(多伦多证交所)

这一消息并非加拿大本国媒体,而是美国媒体彭博社援引“加拿大联邦政府内知情人士”的消息率先独家披露的。

消息称这些措施是针对包括中国在内某些国家的、配额与高额关税相结合的组合措施,目的是“防止外国钢铁生产商为规避美国高额关税转而将加拿大当作避税中转站”。彭博社称,该消息人士表示此事“不公开,因此希望不要披露”。

彭博社和后续跟进的其他媒体进一步分析认为,加拿大的措施可能包括对某些钢材进口实施新的配额制,以及将本国钢铁进口关税调高到和美国相同等,并称儘管计划尚未完成,但“可能在下周公布”。

报导称,欧盟早先採取了类似措施,旨在避免自己成为外国钢铁生产商转口避税倾销美国市场的中转站,“加拿大早有传闻会模彷欧盟的做法”。

英国《财经观察》则猜测称,加拿大可能採取这些措施的目的,是试图减轻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贸易限制的影响,具体措施可能包括为某个国家输入加拿大的钢铁设置一年配额上限,超过上限就要额外加税,这一措施的目的是防止原本销往美国的钢铁转道加拿大以避开美国高额关税。

Minister of Finance Bill Morneau speaks to media as he delivers a fiscal update during a news conference, in Ottawa, on Friday, Nov. 20, 2015. THE CANADIAN PRESS/Adrian Wyld

联邦财长莫纽 资料图片

尽管加拿大本国部分媒体(如《国家邮报》下属的《财经邮报》等)随后也转载了彭博社的消息,但并未就此加以阐发,而联邦政府有关部门则耐人寻味地摆出一副不置可否的姿态。

彭博社和《财经邮报》等均表示,不论正当其责的联邦财长莫纽(Bill Morneau),还是公认的加拿大联邦政府财经团队核心人物、专门负责处理加美贸易问题的联邦外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其本人或发言人均未回复媒体的评论要求,前者直接拒绝评论,后者未作应答。

三月份即曾吹风 钢铁商跃跃欲试

一些观察家指出,类似“加拿大将实行钢铁及铝‘匹配税率’以避免美方见怪”的说法,其实从3月美国抛出针对外国进口钢铁及铝高额关税伊始,就曾不止一次见诸“吹风”,且每每传得言之凿凿,最近的一次是1个月前。

这些“吹风”中有的明显不符合现状和尝试(如声称加拿大联邦政府不但要对进口钢材、也要对进口铝製品实行“匹配关税”,以防外国生产商假道加拿大转口,将自己产品避税销往美国,事实上加拿大铝製品进口税甚至比美国提高后的相关税率还高,如果“匹配”非但不能增税,反倒需要减税),有些则听上去颇有道理(比如钢铁,其多数产品的确存在“转口避税”的操作空间)。

许多分析家指出,加拿大本国钢铁企业及在加拿大有利益关联的跨国钢铁巨头,是最乐于看到加拿大对外国进口钢材实行配额和“匹配税率”的,这样就可以保证其缺乏价格竞争力的本国产能不受冲击,更可维护跨国钢铁巨头在规模更大、利益更多的美国市场“游戏规则”。一些加拿大钢铁企业曾在3月甚至更早表示担心,中国钢铁生产商可能试图通过转口避税“淹没加拿大市场”,并对它们构成削弱。

正因如此,自3月至今赛乐米塔尔(Mittal Dofasco)、Stelco(原是本土钢铁企业,2014年成为美国钢铁加拿大分部)、埃萨钢铁加拿大分部(Essar Algoma)等不断施压,要求採取上述措施“确保公平竞争”。

虽然彭博社称“消息人士要求信息不被披露”,但它显然正是“信息被披露”的直接责任者,而渴望这一消息成为现实的相关钢铁企业显然是非常愿意看到“信息被披露”的——因为这对它们有利:消息传出后Stelco Holdings Inc的股价出现了前所未有的飙升。

3

里亚尔(多伦多星报)

对市场隔靴搔痒 于国家何尝有利

但不少专业人士指出,倘果真实行上述措施,对加拿大国家利益和整体国民经济而言,未必是有利的。

在加拿大央行出于对经济前景乐观预期、执意从去年下半年起升息3次,和多个省份出于应付社会压力需要、相继出台房地产市场抑制措施后,加拿大经济重要支柱产业——房地产部门及其上下游产业业已疲态尽显,如果增加钢铁进口关税,在加拿大建筑用钢材自给率十分低下的现实面前,这些极为重要的产业成本将进一步飙升,后果不堪设想。

正因如此,针对传闻,安大略省住房建设委员会主席里亚尔(Richard Lyall)表示,倘实行这些措施,短期内建筑公司和业主都将不得不支付更多成本,并可能影响对未来相关专桉风险状况的预测,并对市场构成消极影响。从中长期看,消费者也会因此遭受打击;英国《财经观察》的分析也认为,如果加拿大联邦政府真的採取传闻中的措施,加拿大自己也会遭到很大损害,钢铁成本增加会导致大量使用钢材的企业和产业成本水涨船高,从而增加部分商品、服务的价格,导致加拿大经济受累。彷佛为了印证这些分析,“吹风”出台后本已疲弱不堪的加元汇率继续走低。

加拿大联邦政府是否真会採取上述传闻中的措施?很难说,从利害论这样做并无多少益处,但鉴于这样的呼声及其背后支持逻辑长期以来不乏市场,真的出台也完全没理由惊讶。

问题是即便同意支持上述措施者论据,即“采取‘匹配措施’有助于改善加美经贸关係,换取美国高抬贵手”者也该想一想,如今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太晚了?

诚如一些评论家所言,在加拿大仍争取美国对加钢铁及铝进口关税豁免之际,采取这些措施尚有较充足理由,如今豁免已不复存在,特朗普及其团队的契约信用也一再被证明丝毫不能指望,此时此刻,再姗姗来迟采取这样措施的理由,是否还如几个月前般充足——或乾脆说有较充足的民意基础?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