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墨西哥“黑马”当选总统

0

7月1日墨西哥总统大选尘埃落定,左翼候选人洛佩兹(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一轮得票过半,以绝对优势当选。

黑马变白马 一轮击倒胜

64岁的洛佩兹是前首都墨西哥城的市长,2014年成立左翼政党国家再生运动党(Morena),此次选举,再生运动党和另两个左翼政党组成三党联盟,在最初不被看好的情况下后来居上,一举击败执政党革命党(PRI)和另一个老牌政党国家行动党,成为四分之一个世纪以来,墨西哥这个拉美第二大经济体首个获胜的左翼政党联盟。

1

洛佩兹(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7月1日在墨西哥城索卡洛广场庆祝当选 (图片来源:NBC News)

大选是在7月1日举行的,恰与加拿大国庆日“撞日”。据初步统计结果,洛佩兹在大选首轮中得票率即高达53%,超过了法定无需第二轮投票、直接当选总统所需票数;革命党候选人米德(José Antonio Meade)则遭遇惨败,得票率不仅远逊于洛佩兹,也不如国家行动党候选人安纳亚(Ricardo Anaya,)。初步计票结果揭晓后,米德和安纳亚均已承认败选,并向洛佩兹表示了祝贺。

正如一些分析家所言,左翼在近30年后首次执政的前景让数以百万计墨西哥底层民众感到充满希望,却令该国精英们惶恐不安。选举结果证实了选前许多人的判断,即墨西哥选民对现状严重不满。过去20多年墨西哥两个主要政党的政纲相近,都提出基于经济自由化的竞选纲领,都主张用军事化手段对付犯罪和暴力,但结果却是社会治安恶化,贫富悬殊严重,暴力桉件频发,国内贪腐严重,近来加美贸易关係恶化更令原本就欲振乏力的经济雪上加霜,出现了经济危机和通胀加剧等问题,部分墨西哥人担心经济崩溃,导致自己的国家变成又一个委内瑞拉。

洛佩兹是唯一另闢蹊径的候选人,他提出增加老年人养老金,为青年人提供教育补助和为农民提供更多支持,誓言对付“邪恶的腐败”,并称之为墨西哥社会不公平和暴力之源。这些迎合了希望突破窠臼的广大墨西哥选民。

在美国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台并动摇北美自贸协定NAFTA体制后,墨西哥人对全球化的憧憬开始反思,而特朗普在边境难民等问题上的强硬也让墨西哥人更愿意换一种活法。

“墨西哥的特朗普” 如何与特朗普相处

由于相似的民粹色彩和曾提出过类似“美国第一”的“墨西哥第一”口号,洛佩兹被一些墨西哥媒体称作“墨西哥的特朗普”。但这位“墨西哥的特朗普”在选战期间却经常对真正的特朗普横眉冷对。

2

墨西哥总统大选票数情况 资料图片

他曾批评特朗普推动美国对墨西哥输美钢铁及铝徵收高额关税的做法,勐烈抨击特朗普的移民和边界政策,也曾在竞选中扬言,一旦自己当选,要迫使特朗普“学会理智行事”。这些语言较诸被特朗普屡屡激怒的现总统涅托(Enrique Pena Nieto)更“刺激”,更民粹化,这层让许多人预言,一旦他当选,墨西哥对美国和特朗普的态度会较目前更强硬。

但尽管竞选期间洛佩兹常用对抗性语言提及特朗普,但他当选后的胜利演说中则使用了和缓的语言,表示将寻求与之建立友好关係,“期待与他合作,我们有很多事要做,这对两国都有好处”。他在演说中还承诺新政府将遵守财政纪律,不会滥加税负,表示不会追求经济国有化,而会尊重私人企业。这些显然都意在平息国内外对他未来政策的争议和质疑。

但特朗普及其推特却是喜怒无常和情绪化(至少表面上如此)的,他一再抨击墨西哥政府,从不愿给“边境牆”埋单直到对美方关税壁垒实施报复,“与他合作”当然值得期待,但“剃头挑子一头热”的期望值恐怕不能调得太高。

两个“第一”夹攻 加国何去何从

适逢加拿大国庆日当选,洛佩兹受到加拿大联邦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的热烈祝贺。
在祝贺声明中,杜鲁多表示,加拿大和墨西哥是亲密的朋友和长期合作伙伴,两国间有着共同的目标,两国人民间关係密切,拥有令世人羡慕的互惠贸易关係,这一关係集中体现在两国共同努力,在21世纪NAFTA更新问题上保持共同立场。声明称,加拿大对与墨西哥的密切关係感到自豪,并将继续在各方面展开合作。杜鲁多称自己期待着和当选总统、其政府及墨西哥国会密切合作,以建立两国间充满活力的伙伴关係,创造适合每个人的经济增长,推进人权与平等,加深两国间牢固关係,共同为墨西哥人和加拿大人创造更美好的未来。

然而现实恐怕未必都如“加拿大日”烟花般璀璨。

洛佩兹的当选意味着墨西哥政治格局发生了戏剧性重大变化,对加美墨三国间自由贸易前景产生重大影响。洛佩兹是墨西哥近年来唯一一位未曾在竞选纲领中提及贸易自由化原则的候选人,他对北美自贸协定(NAFTA)也远不如前任总统和竞选对手们感兴趣,若他放弃涅托坚持在三国一致基础上达成NAFTA的原则,则加拿大希望和墨西哥在NAFTA重启谈判中共进退的意愿会受到考验——当地时间7月1日特朗普刚刚表示,自己不会在11月美国中期选举前签署NAFTA协议的新版本。

就在区区几年前,加强NAFTA三国间贸易伙伴关係仍然是加美墨三国政府共同努力的目标,每年这三个国家领导人都会举行一次Amigos峰会,并公开重申将协调一致,使北美作为一个整体堪与全球其他主要贸易集团竞争。但最后一次峰会已经是2016年在加拿大举办的了,2017年本应轮到美国举办,却至今也没开过。

3

加拿大联邦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祝贺洛佩兹当选总统 (图片来源:CTV)

如今因为特朗普的“美国第一”,NAFTA本身能否存续下去都成了一个很大的问题。7月1日是加拿大国庆日,传统上各地烟花纷飞,人们沉浸在节日气氛中,但今年的这一天加拿大被迫对美国进行贸易自卫反击,对美国基于“美国第一”原则向加拿大钢铁及铝出口徵收高额关税展开针锋相对的广泛报复,正如杜鲁多总理所言“加拿大除此之外别无选择”;同样在这一天,洛佩兹当选了,他提出了一个近乎“墨西哥第一”的、和特朗普非常相似的孤立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选举纲领。

在“美国第一”和“墨西哥第一”前后夹攻下,加拿大何去何从?

最好的方法似乎是静观其变,暂时仍以保持NAFTA经济伙伴关係为关键目标,但同时也要确保“加拿大第一”的国家利益测试适用于所有相关政策决定。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