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战:加拿大“别无选择”

0

6月29日,加拿大联邦政府正式宣佈了自7月1日起对自美国进口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的最终清单,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指出,加拿大并不想和美国陷入贸易战,但“别无选择”。

“政治性反击”

5月29日公布的针对性报复关税清单覆盖229种美国产品,包括钢铁、铝制品、草莓酱、印刷或手绘明信片、睡袋、圆珠笔等,价值126亿美元(166亿加元),这些产品选择的原则是尽可能给美国造成最大伤害,同时不影响本国消费者。

Chrystia Freeland, Minister of Foreign Affairs, visited Stelco in Hamilton on Friday, June 29, 2018 where she met with employees in the cold rolling plant and announced the government's latest efforts in response to US tariffs on Canadian steel and aluminum. THE CANADIAN PRESS/Peter Power

联邦外长方慧兰和联邦劳工部长凯杜于6月29日参观安大略省汉密尔顿一个钢铁工厂,并对加拿大征收美国钢铁关税作出回应 (图片来源:The Canadian Press)

正如一些媒体所评论的,许多美国被报复产品是基于政治而非经济考量被选中的,比如优酪乳被选中是因为每年大约300万美元价值的优酪乳大多是威斯康辛州一家工厂的产品,这里是众院议长瑞安(Paul Ryan)的选区,波旁威士卡则是肯塔基州特产,系共和党参院领导人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的家乡。

事实上这也就是一场代价高昂的“政治性反击”,不仅关乎加美双边政治,也关乎加拿大本国政治——就在6月下旬,杜鲁多总理非正式地开始为2018年联邦立法选举预热。

在“预热”的第一站——安大略省密西沙加造势机会上,杜鲁多提到“世界各地的分裂政策、两极分化政策和民粹主义政策正越来越被重视”,不点名地提到特朗普和贸易战;7月1日“加拿大日”当天,他引人瞩目地出现在因“番茄酱大战”而红极一时的番茄种植“特色小镇”、安大略省利明顿。2014年美国番茄酱厂家、加拿大番茄酱第一大供应商Kraft Heinz抛弃加拿大安大略省利明顿的番茄种植户,关闭工厂,解雇740名当地工人,改在美国生产番茄酱,引发加拿大人反感,而另一个美国品牌French`s转而採购利明顿番茄,后来更正多伦多建立生产线,生产本土原料番茄酱,赢得了加拿大人好感。市场研究公司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调查表明,2016-2017年,Kraft Heinz在加拿大市场销售额缩减到1.264亿加元,下跌5%,同期French`s翻了一番多,至1.110亿加元,在加拿大市场份额上升至8-9%,逼近了前者。在针对性关税报复清单中番茄酱赫然在列,这意味着上述两大品牌的“冰火两重天”仍将变本加厉。杜鲁多此时此刻出现在利明顿,所要传递的信号不言自明。

他的阁员也如此:6月29日联邦外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和联邦劳工部长凯杜(Patty Hajdu)出现在安大略省汉密尔顿一个钢铁工厂,併发表了基调与杜鲁多高度接近的演讲。

而一度在“G7峰会杜鲁多受辱”后暂时放弃与联邦政府“立异”的反对党联邦保守党,在选举逼近之际也开始“保持距离”:6月29日该党财经评论员博利耶夫(Pierre Poilievre)称“杜鲁多在加美贸易战中处于弱势”,呼吁“放宽视野”,要求政府结束预算赤字政策,减税以吸引外国投资。更引人瞩目的是,该党前党领、前总理哈珀(Stephen Harper)宣佈下周将会晤白宫官员,但事先并未知会杜鲁多办公室,这个做法引发加拿大人许多争议。方慧兰在29日表示,“哈珀是我们必须尊重的前总理,他此前在福克斯新闻的某些言论我认为是积极的,我们希望他的所有言行都这麽积极”,显然话裡有话。

杜特通话不欢而散

29日,加拿大总理府单方面发表声明,称杜鲁多与特朗普进行了一次不太愉快的通话,这一消息一天后被白宫新闻秘书桑德斯(Sarah Sanders),这也是首次为外界所知的、G7峰会争吵后两人首次通话,在G7夏洛瓦峰会前后,特朗普一再抨击加拿大从加美贸易中“不当得利”,其在G7峰会后的激烈针对性言论将加美关係推倒几十年来最低点。

2

G7峰会上,加拿大总理杜鲁多与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和睦相处”(图片来源:The Washington Times)

据报导,在通话中杜鲁多告诉特朗普,加拿大“别无选择”,只能针锋相对,以牙还牙。

类似的语气也出现在方慧兰的公开言论中:对于加美贸易战和加拿大的反制措施,她表示“我们与其说是愤怒毋宁说是悲伤”,称系美方“非法、不公平、荒谬和伤害性措施”导致了加拿大“完全对等的”报复,“如果继续下去加拿大公众可能会愤怒”。对“是否担心美方报复”的提问她表示,正如她所言,在北美自贸协定NAFTA开始重新谈判的前一天,他们就预计会出现戏剧性时刻,“如今这一切不幸而言中”。她还表示,“我想所有人在这一点上都会充分预计到,未来还会有一些戏剧化时刻”。

汽车是下一个关键

在汉密尔顿方慧兰预计NAFTA谈判将在不久后进入“新的密集谈判阶段”,称“绝对有信心、相信常识会占上风”,她称自己是个经济决定论者,认为经济现实最为强大,“而加美的经济现实是必须基于平衡与互利基础上的”。她暗示贸易战秋天可能结束。

一些分析家也对加美经贸关係前景谨慎乐观。有分析家认为,儘管美国共和党人对制约特朗普毫无兴趣,但惩罚性关税和中期选情可能给特朗普带来新的压力,即便为了让未来两年不至于面对一个民主党人控制的国会,他也应该慎重考虑自己在贸易战方面的作为。还有人指出,特朗普正谋求国会授权他“区别性对不同国家徵收不同税率”,认为“加拿大可能因此被放过,特朗普会专心致志去对付欧盟与美国”。

的确,在杜鲁多和方慧兰发表针对性言论后,特朗普的推特罕见沉默了一段时间。但他似乎是把主要精力放在与欧盟“掐架”、和WTO打口水战上,加拿大和更“羽量级”的墨西哥暂时被他搁置一边——但历史经验告诉我们,他的推特终究还是会回来的,如哈珀般憧憬“加拿大与美国交情不同一般,只要乖一点就会被另眼相看”的幻想,在过去两年间已不止一次被“打脸”。

特朗普将焦距转向欧洲,是因为他威胁对进口汽车及零部件徵收20%统一关税,引发欧盟强烈反弹。作为唯一“没有汽车自主品牌的汽车生产大国”,倘若特朗普果真这样做,加拿大将受伤更重。因此,汽车是决定加美经贸关係走向的下一个关键。

美国商务部将在7月6日就是否加征汽车进口税提出公众徵求意见稿,7月19-20日举行公开听证会,随后将向特朗普提出建议。商务部有270天时间根据1962年“贸易扩展法”第232条向总统提交最终报告,但6月29日特朗普在“空军一号”上称,预计商务部将在“三到四周内”完成调查。

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已表示将在本月访美,讨论贸易纠纷、尤其进口汽车关税问题,7月2日欧盟委员会6月29日发出的一封致美国政府警告信被披露,信中强烈反对任何对进口汽车徵收高额关税的行为,称此举将造成“灾难性后果”。而7月1日,特朗普对欧盟发出了“你们和中国一样坏”、“对美国做得很糟糕,我们在某种程度上很喜欢欧盟,但他们对待我们非常非常不公平”的咆哮——他还顺便“喷”了WTO。

很显然,关键点“迩来”(近了),对欧盟如此,对加拿大更如此。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