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青少年远离帮派 省府拨款112万市府出台6项措施

0

帮派招募成员低龄化,年龄平均只在13岁左右,为了遏制和防止青少年接触和加入帮派,省府和市府近日开足“火力”。

帮派成员低龄化

省府指出,一份防止青少年参与帮派的报告表明,本省涉及帮派活动的青少年平均年龄只有13岁。
素里市长赫普纳(Linda Hepner)表示,卑诗省作为加拿大第二大的城市,现在犯罪帮派“招募”成员标准趋于年轻化,已经低至10岁的小学生,这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必须遏止。

1

素里市长赫普纳

素里皇家骑警麦克唐纳(Dwayne McDonald)表示,小学生是很容易被帮派招募进去的,如果不从小学开始教育青少年远离帮派,我们将会失去重要的时机。

根据素里市长赫普纳公布的报告称,青少年涉足帮派是一个複杂的社会问题。造成的原因有很多,例如青少年经历过家庭暴力、被毒品控制、父母管教不利、家庭成员或者同伴涉及帮派、缺乏积极向上同伴、文化认知障碍、金钱诱惑以及精神疾病,等等。

省府加码保护青少年

省府周二(3日)宣佈拨款112万加元推出反欺凌计划(Anti-bullying Program),扩展“尊重与安全教育”(Expect Respect and a Safe Education,简称ERASE)加强青少年相关方面的教育与培训,防止青少年遭受帮派欺凌,保证他们远离帮派活动。

2

2:省法务厅长范和富

卑诗省帮派暴力问题日益严重,省府一直以来致力于抑制此类问题,虽然执法措施很成功,但是单靠执法的力量是有限的,这也就是为什麽省府希望为“尊重与安全教育”计划加码。

省法务厅长范和富(Mike Farnworth)表示,项目有助于建立一个积极的社区联繫,创建更好的生活。省政府希望与省教育局合作,扩展尊重与安全教育项目,提供更多的资源给青少年,例如青少年教育与培训计划。

卑诗省的尊重与安全教育项目是用于有效预防、识别和防止在学校和网路可能会出现的有害行为。现有的项目已经有1.8万人收益,而拨款推出的新计划将会为超过1.4万个学校和地区职工、执法人员和社区合作伙伴提供培训,让青少年远离帮派活动和帮派欺凌;还将会提供特殊培训给涉及帮派暴力的社区及人士和需要特别支持的青少年;另设学生网上匿名方式举报欺凌行为渠道。省府另拨23万9千加元用于结束帮派生活和外展服务试点计划(End Gang Life Exiting and Outreach Pilot Program),为有意远离帮派人士提供帮助和支援。

卑诗省教育厅长范廉明(Rob Fleming)指出,教育对于让青少年和他们的社区紧密相连和走向成功道路是至关重要的。此次拨款将会为教师和社区合作伙伴提供更多的渠道和方法帮助青少年远离帮派及其暴力,让青少年学习更多的知识,指引他们走向成功人生道路。

素里出台措施

素里市长赫普纳(Linda Hepner)周二(3日)召开新闻发布会,公佈预防帮派暴力报告,出台6项建议措施打击帮派暴力,防止青少年接触帮派活动。

预防帮派暴力报告由素里打击帮派暴力市长特别小组花费大半年时间(去年十月开始)採用“360度”全方位研究方法完成的,其成员小组包括政客、警方、商业领袖、省及市政府职员、社工及关注市民代表。

3

素里居民托尔希望政府保护好素里的青少年

其6项措施分别有:

1)市政府组建“middle years table”专门小组,帮助和干预青少年,防止他们接触和加入帮派活动;
2)联合省府和联邦政府制定社区内的帮派暴力防治项目;
3)建立高级预防协调委员会,监督预防工作;
4)支持警方的教育普及工作;
5)说服省府,扩大联合特别执法部门项目(Combined Forces Special Enforcement Unit program);
6)协助皇家骑警为省内商家,如酒吧和餐厅,建立零容忍顾客计划(Inadmissible Patron Program)。
素里市长赫普纳表示,将会进行一些强制性的执法措施,例如将处理帮派桉件的皇家骑警队伍扩大一倍。但出于安全考虑,并未公佈具体的队伍人数数量。
素里皇家骑警麦克唐纳表示,如果家长发现孩子疑似被帮派诱骗,应立马致电604-599-7800联络警方。

对素里的措施持怀疑态度

正在争取素里社区协会席位的艾尔福特(Doug Elford)指出,素里市政府公佈的措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很合理,但是对这些措施是否能够实施持怀疑态度。他说,“我们已经经历过无数个工作小组,我们也看过很多政策报告,我们亦参加过公众论坛,但是我们还是无法真正解决相关问题。我们对这些措施表示怀疑,是因为我们之前已经通过这些承诺,我们厌倦了只是听听而已,居民期待的是将措施付之于行动,及措施实施后的结果。”

一素里协会——骄傲素里(Proudly Surrey)的成员派克(Stuart Parker)觉得该报告相当让人失望(predictably disappointing)。

素里的一位家长托尔(Gurpreet Toor)不太相信报告中的变化,亦觉得政府官员并不是真正关心青少年。托尔有三个儿子,其中两个涉及犯罪。他很不解,为什麽警方不能很好得保护有危险的青少年,特别是那些可能面临死亡的孩子。同时他指出,家长需要做得更多,孩子有犯法情况的家长最应该直言不讳。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