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廉立(Hector Bremner)安得广厦千万间

0

近日, 37岁的温哥华市议员贝廉立(Hector Bremner)再度成为媒体关注焦点。6月28日,他宣布成立一个全新的政党Yes Vancouver Party,并角逐在今年10月举行的温哥华市长选举。贝廉立究竟是何许人也?他为何要成立新的政党?新政党政纲是什么?他将给温市政治生态带来什么冲击?带着读者关心的诸多问题,本报日前对他进行了独家专访。

题图

贝廉立

文:罗经文

 从无家可归到温市议员

记者第一次见到贝廉立(Hector Bremner),是年初在温哥华Oakridge图书馆举行的一场有关无家可归者的研讨会上。贝廉立在坊间有“帅哥”之誉,初见其人,果然名不虚传。但见他身材矫健,西装革履,有点“高帅富”的即视感。待到他发言时又声如洪钟,口若悬河,思路清晰,言之有物,正是传说中“长得帅却不靠颜值吃饭”之人。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贝廉立曾经也是一名无家可归者。他童年在萨斯喀彻温省的萨斯卡通市(Saskatoon)长大,家庭原本属于中产阶层,80年代家中已经装上了卫星电视。可是一夜之间,由于家庭变故和财务问题,他成了无家可归的孩子。12岁的时候,他被迫四处流浪,曾长期在亲友家的沙发上、甚至大街上艰难度日。正因如此,他对住房问题和无家可归者格外关心。

工作之后,贝廉立逐渐展现出商业管理和市场营销方面的特长。2007年,他在温哥华成立TOUCH公司,为大企业和非营利组织提供创新营销、沟通和项目管理策略等方面的服务,取得骄人业绩。2013年,他应邀加入卑诗省府,曾担任过前省天然气发展厅厅长高利民(Rich Colema)和前省政府国际贸易、亚太策略及多元文化厅厅长屈洁冰的行政助理。他还在2013年省选中,在新西敏(New Westminster)选区代表自由党参选省议员。

在去年10月的温哥华市议员补选中,代表无党派协会(NPA)的贝廉立以27.83%的最高得票率,一举夺得市议员席位。他同时还兼任佩斯集团(Pace Group)负责公共事务的副总裁,佩斯集团主要从事媒体和公共关系业务。

贝廉立发表竞选演说

贝廉立发表竞选演说

迈入政坛缘于强烈责任感

谈到如何走上从政之路,贝廉立向记者坦承,就个人意愿而言,他并不希望进入政坛。大多数时候,他更希望回避在聚光灯下的生活。他对通过从政实现个人荣誉的渴求,远没有大到能够承受在竞选中遇到的各种难题和抹黑。

有时候贝廉立也会问自己:“为什么我要让自己过得如此艰难?为什么我要做这些事?”当这些问题无解的时候,他就走出家门。当看到大街上绝望的无家可归者,看到眉头紧锁、正在为住房等各种经济烦忧而奔波的工薪一族时,他就找到了答案,因为他感觉到自己有一种责任感或是使命感,去解决这些问题。

贝廉立说,他深信生命非常短暂,因此工作不应该是仅为积累财富,更重要的是在某一方面,能为社会做出贡献。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方式可以实现这个理想。对于他而言,是希望通过介入公共政策的制定与执行,来达成这一目标。

贝廉立认为从政是一条艰难的道路,必须有足够的理想和热情去克服这条路上遇到的各种障碍。他说,当市议员并不是一项工作,而是一种使命和责任。“我理想的生活,就是能够实现自己的这种理想。” 贝廉立如是说。

誓言解决温哥华住房危机

 贝廉立的政纲非常清晰,用一句唐诗总括,就是“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他认为,温哥华诸多问题的症结主要是住房危机。例如要发展经济,首先是要有人才。而如果房价居高不下,有许多高科技精英是不愿意来这里工作的。人才不足,温哥华也就缺少了实现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另外,温市的无家可归者在过去3年增长了30%,高房价也是罪魁祸首之一。

令人更为吃惊的是,在去年登门拜票的时候,竟然有医生和律师向贝廉立抱怨说,他们因为高房价,已经没法往在温哥华了。贝廉立说,如果连高收入的医生和律师都觉得房价无法负担的话,温哥华的房屋可负担性问题有多严重就显而易见了。他认为温哥华政府对此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贝廉立反对把房价飙升问题归咎于海外,尤其是来自中国的买家。他说,看看历史你就会发现,在温哥华每隔数十年就有一波指责华人的风潮,例如1880年代、1930年代、1960年代、1980年代。其实这些和经济周期是有关的。当遇到难以解决的社会问题时,总有人想找替罪羊。贝廉立说,互相指责无助于化解住房危机,相反会更加剧不同社区间的矛盾。

贝廉立提供的解决方案,是从增加供给上解决问题。他发现在温哥华目前80%左右的土地上仍然是独立屋,这不符合未来人口增长的趋势,不能满足多数人居住的需求。因此,市府应通过改变土地用途兴建更多高密度的多户住宅,以增加市场供应。他提议建造更多中型住房,包括双拼屋或多拼屋、联排屋及廉租房屋单位。

另外,贝廉立也批评温哥华目前的建筑许可证审批程序太过漫长,有时甚至需要等待两年时间。因此,他建议设置等候审批许可证时间上限,加快温哥华住房建设进度。

贝廉立(左)做义工

贝廉立(左)做义工

成立新政党开启新征程

贝廉立原计划争取成为NPA的市长候选人,但据他介绍,由于竞选期间对手的政治攻击,令他无法获得参选资格。贝廉立对于他的竞选资格被政治化感到遗憾,因为整个过程是由党的高层关门做决定,有其他理事会成员和党员因为不满脱离了NPA。

离开NPA之后,贝廉立和其他志同道合人士多次开会商讨去向,最终大家一致决定成立一个新的政党,并命名为Yes Vancouver Party。该党将派出人选参与10月举行的温哥华市选,以彻底改写温哥华的政治生态。

在6月28日发布的Facebook消息中,贝廉立写道:“上周,大约50名核心支持者举行了政策会议,我们在会上讨论了解决住房危机的计划。本周,我们成立了创始理事会,确定了宪章以及附例,更多的信息将于下周在我们的网站公布。”

新成立的“Yes Vancouver Party”有9名最初的创始成员,留出3个空缺,等待政党正式成立之后,再确定人选。理事会的成员组成充分体现多元化特点,其中包括华裔黄嘉茵(Jocelyn Wong Wilson)和马斯琴(Musqueam)部族领袖格兰特(Howard Grant)都是创党理事,格兰特先生也有华裔血统。

当记者问到从新党成立到参加市选,只有短短数月时间,会不会感觉太仓促?贝廉立表示,每次竞选都是一个全新的开始,所有的政党其实都没有太多经验。Yes Vancouver Party是因应公众的需求而诞生,因为温哥华的市民迫切希望有更大的和真正的改变。新的政党将秉持房屋优先的政纲,制定一个有利于整个城市、着眼于未来的政策。

贝廉立(前中)参加华裔社区活动

贝廉立(前中)参加华裔社区活动

不开车的时间管理高手 

贝廉立的太太薇杰妮娅(Virginia)出生于菲律宾,在温哥华长大,曾经也是省府高级雇员,目前在一家建筑公司做行政管理工作。贝廉立说,自己能专心从政,还要仰赖太太的大力支持。

贝廉立夫妇有两个男孩Carlo 和 Gianluca,他们出生在温哥华。因为成家早,两个孩子已经分别20和21岁了。由于温哥华过高的房价,目前他们一家人还居住生活在一起。怎么样让下一代或后代能住上可负担的房屋,正是激励贝廉立进入政坛的一个重要原因。

热心社会公益的贝廉立,还兼任许多社会义务工作,例如为卑诗儿童医院基金会筹款,温哥华双年展董事,卑诗省老人服务协会理事(BC Senior Services Society)董事等。

令人大跌眼镜的是,身兼数职、日理万机的贝廉立先生,竟然不开车。他告诉记者,自己住在温哥华市中心,他和太太都没有车,出行基本靠坐公交、走路或是搭顺风车。

不过,对于现任市长罗品信(Gregor Robertson)大力推行自行车道的政策,贝廉立认为不应该以此对市民进行“道德绑架”,市民应有自由选择出行方式。他认为市政府应更注重如何合理规划高密度住宅,发展城市交通,避免市民因塞车而浪费大量时间。

尽管事务繁忙,贝廉立仍然能够有规律地和太太一道去YMCA健身、游泳或海边散步。他自称是时间管理的高手,因为在省府工作时他的一项重要职务就是“规划厅长们的时间”。

每天晚上回到家后,贝廉立还会和太太听听音乐,或是看上一部电影,让自己完全放松。“只有休息好了,才能更高效地工作”,贝廉立说。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