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从“卖国”到“卖友”的赫尔辛基之旅

0

7月1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举行了首次正式双边首脑峰会,峰会本身乏善可陈,但特朗普的一番即兴发言却喧宾夺主。

1

《纽约每日新闻》

本应是零比零

特朗普(Donald Trump)和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于7月16日在芬兰赫尔辛基举行的峰会“预热”很久,两人对此也充满期待:特朗普希望借此为自己乏善可陈、曲高和寡的外交增添一抹亮色,并为“酷到没朋友”的自己寻找一个难得的知音;普京则希望借此扭转克里米亚事件、尤其英国“前间谍中毒门”发生后在国际外交舞台孤立、被动的局面,同时摆脱因不得人心的老年金改革而导致的国内支持率下滑窘境。
峰会本身乏善可陈。尽管普京称会谈“坦诚而有用”,特朗普称“对话富有成效”,但实际上峰会没有取得实质性成果。

正如一些国际舆论所言,如果仅止于此,这届峰会彷佛一场踢成零比零的足球友谊赛,乏味,但再正常不过。

但会后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特朗普发言了。

此前普京重申了俄官方的立场,即俄罗斯政府并未干预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当有记者在发佈会上向特朗普问及“对此有何看法”时,他表示“既然普京认为俄没有干涉美国总统大选,我认为没有任何理由怀疑他们这样做过”,并指责前届美国政府、而非俄罗斯的作为应对美俄关係恶化负责。似乎对自己这番言论感觉不错,他进而表示,俄美两国关系“从未如此糟糕过,直到4小时前才开始发生转折。”

特朗普的这番言论在他看来再正常不过,也符合其当选以来的一贯逻辑:贬损前任奥巴马(Balack Obama)和前竞选对手希拉里·克林顿(Hilary Clinton),抬高自己的政绩。但这一次他似乎忘记了一点——“俄罗斯政府干预了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结论并非他所斥责的民主党人或“假新闻机构”所炮制,而是美国官方情报部门联邦调查局(FBI)的正式结论,不管这个结论是否正确,如何引人争议,它可被视作美国官方结论,而特朗普作为总统,本应是官方结论的代言人。

“普京的贵妇犬”

2

《太阳报》

这下几乎立即捅了马蜂窝,特朗普彷佛一夜间变成了美国的罪人。

美国媒体中,《纽约每日新闻》在头版指责特朗普“叛国”,并刊出特朗普和半裸的普京手拉手、另一只手举枪对准山姆大叔射击的照片;《华盛顿邮报》使用了“特朗普吹捧普京的强大拒绝”为标题,指责特朗普拒绝支持美国情报机构“俄罗斯干预2016美国大选”结论,却赞同普京的相反结论,是“普京非正式的外交胜利”;《纽约时报》则讽刺特朗普“看不到俄罗斯身上任何邪恶”;《费城每日新闻》称特朗普是“普京的傀儡”;网路平台上五花八门的讽刺漫画不胫而走。

甚至一贯支持特朗普的《纽约邮报》也批评了他此次在赫尔辛基的表现,而另一个着名的“挺特”大传媒福克斯新闻则成了大输家。为该台工作的瓦尼(Stuart Varney)、卡沃托(Neil Cavuto)和亨茨曼(Abby Huntsman,美国驻俄罗斯大使的女儿)都是特朗普的辩护者,但此次均发出了批评声。福克斯新闻白宫记者罗伯茨(John Robert)用“雪崩”形容峰会后特朗普声望的下降,“就连共和党人和老朋友都在向他扔水桶”。
外国传媒则更不客气:

芬兰报纸《晨报》称此次赫尔辛基峰会“特朗普0,普京1”,而该国最畅销的瑞典语报纸《赫尔辛基新闻报》则刊出一幅满面笑容看着身边特朗普的普京照片,标题为“我最喜欢特朗普”;英国《泰晤士报》称特朗普宣称峰会富有成效,但在美国国内面临强烈抵制;英国左翼小报《镜报》则使用了“普京的贵妇犬”措辞形容特朗普,称他“被烙上了叛徒的烙印”,他支持普京对干涉美国大选指控的否认注定引发国内不满;西班牙《世界报》指责“特朗普羞辱了欧洲一番,然后向普京投降”;法国《世界报》称“普京成为赫尔辛基球赛的主导者”,并援引卡内基莫斯科中心的加布埃夫(Alexander Gabuev of the Carnegie Moscow Center)的话称,儘管峰会谁也没得到实质性东西,但就在特朗普灰熘熘顶着万千斥责回国之际,普京却可以载誉而归,赢得俄罗斯人喝彩;就连连《秘鲁商报》都表示“特朗普抛弃本国情报机构站到了普京一边”。

如果仅仅是媒体如此一边倒叱骂,我行我素的特朗普尚可置之不理,但美国主流政客们登场了——且这一次连绝大多数“老朋友”也倒戈相向。

早就和他反目成仇的前中情局局长布伦南(John Brennan)称,特朗普完全被普京玩弄于股掌之中,这“简直就是叛国”,并评论认为,特朗普表现出对普京说法的百分比接受,这引发了美国方方面面的愤怒;共和党参议员弗莱克(Jeff Flake)指出,从未看到一个美国总统会和俄罗斯总统站在一起,将美俄关係的恶化归咎于美国对俄的冒犯,“这太可耻了”;共和党资深参议员麦凯恩(John McCain)称特朗普-普京联合新闻发佈会是“我一生中所见、美国总统最可耻的表现之一”、“特朗普似乎在和普京用同一个剧本说话,并帮助后者向全世界宣扬自己的谎言”;甚至连特朗普的老朋友哈奇(Orrin Hatch)也指责特朗普“怎麽可以批驳自己国家的最高情报机构,却为外国领导人说话”;民主党参议员墨菲(Chris Murphy)称“特朗普的赫尔辛基之行注定只能收穫自己国家竖起的一根巨大中指”;参议员华纳(Mark Warner)称特朗普的做法“是完全的耻辱”;共和党籍的众院议长瑞安(Paul Ryan)提醒特朗普“俄罗斯不是我们的盟友”;国家情报总监科茨(Dan Coats)在声明中称“俄应对持续、普遍地企图破坏美国民主负责”;共和党参议员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指责普京丧失了让俄对2016年“行为负责”的机会;参院民主党领袖舒默(Chuck Schumer)则在一系列推文中指责特朗普“壮大了对手,同时削弱了我们和盟友的防御能力”。

当然,仍有极个别政治家仍试图为特朗普辩解,如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但这些许零星而苍白的辩护旋即被一浪高过一浪的愤怒谴责声所淹没。

3

《太阳报》

“红线”逾越不得

正如澳大利亚天空电视台所评述的,儘管美国国内“倒特”势力总会抓住一切机会“黑”他,被他得罪过的自由派媒体也注定会幸灾乐祸,但这一次连福克斯新闻和纽约邮报这样为数不多的同情报纸,以及相当多重量级本党议员都公开表示不满,表明特朗普此番走得太远——美国社会在感情上不能够接受一位本国总统公开站在俄罗斯这个老对手一边,却对本国情报部门的结论不屑一顾。11月就要举行美国中期选举,民主党渴望夺回国会、至少其中一院的控制权,而共和党则惟恐有失,此时此刻特朗普“语出惊人”,可谓捅了马蜂窝。

如果说,他执意打贸易战的行为儘管争议很大,还能取悦美国强硬派、部分民粹主义者及“基本盘”于一时,此次的“赫尔辛基言论”却让这些人甚至比一贯反对他的民主党人和自由派更光火——因为相对于后者,这些人对意识形态定式更执着,瑞安“必须记住俄罗斯不是我们的盟友”已算“台面上的客气话”,他们实际上一直将俄罗斯视作美国“永远的敌人”。

令人哭笑不得的是,“俄罗斯是美国敌人”这句话,特朗普本人在抵达赫尔辛基前一天亲口说过——当然,他同时也把中国和欧盟称作“美国的敌人”;稍早,他在布鲁塞尔、伦敦和自己专机上对北约和欧盟成员国冷嘲热讽;更早一些,他在北约布鲁塞尔峰会前早餐会上斥责德国及其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被俄罗斯绑架”,如今这些话言犹在耳,他却向俄罗斯和普京“摇尾乞怜”,欧洲人的反应可想而知。

4

或许意识到这次捅了大篓子,匆匆离开赫尔辛基的特朗普在返程路上就开始“止损”:他先是发推特,称“对美国情报人员充满信心”,继而又改口表示“我现在相信美国情报部门(关于俄在2016美国总统大选中是否干预)的结论了”。

然则赫尔辛基呢?普京呢?这又一次“华丽转身”上距两人在大庭广众下的“眉来眼去”,仅隔了不到24小时,正所谓口血未干,誓言尚在,“好兄弟”又成了陌路人,特朗普或许能借此搪塞“卖国”的抨击,却又不免迎来“卖友”之讥。原本特朗普的国际公信力就不敢恭维,如此一来愿意付出巨大代价和他“谈谈”的人只怕又会少一些——海枯石烂也好,天长地久也罢,在这位美国总统面前,保质期怕都过不得夜。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