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共和党人的批评声在哪里?

0

保守派大金主科赫兄弟(Charles and David Koch)成为最新对特朗普贸易保护主义“开炮”的共和党支持者,但一向标榜支持自由贸易的共和党主流政治家们何以沉默?

怎么站出来的又是商界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北美当地时间8月1日通过白宫官员散布的“授权首席贸易代表考虑对价值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25%关税”威胁引发市场强烈震撼和美国国内激烈争论。

7月10日美国首席谈判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发表长达205页的报告,声称将“可能”对总额高达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10%惩罚性关税,但中方随即表示将针锋相对,最新的指示扩大了威胁范围,两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白宫官员称,此举是因为中国迄今拒绝减少报复,并“任由货币贬值”,这让特朗普觉得“需要对中国施加更大压力以迫使其就范”。

对此一些亲共和党的人士迅速站出来表示异议。

美国化学品制造商理事会ACC首席执行官杜利(Cal Dooley)指出,25%关税必然导致中方反击,对美国化学品制造商而言将是毁灭性的,中国已明确会进一步报复,这令许多担心陷入更深层贸易战的美国公司胆战心惊,他表示“恳请总统将‘有盟友愿意和我们一起施压’当作最后一招,并且与中方谈判了结这场贸易战”;美国全国零售业联合会NRF首席执行官谢伊(Matthew Shay)指出“一方面威胁打断对方鼻子,一方面却自信这样不会惹恼对方并能促使对方满足自己的要求是自相矛盾的”,“这些惩罚性关税必然转嫁给美国消费者,并令近几个月经济所取得的所有积极成果前功尽弃”。

实际上早在几个月前,美国商业游说群体就已对特朗普的做法发出尖锐批评和警告,这其中包括最大的两个游说团体美国商会和商业圆桌会议,前者的负责人多诺霍(Tom Donohue)6月15日表示,美国关税政策和中方反制措施会损害美国制造商、农民和消费者利益,“这不是正确方式”。圆桌会议称“冒险进行潜在贸易战是解决问题的错误方式”。报导指出,摩根士丹利商业状况指数开始下滑(5月为65,6月为63),商业圆桌会议经济前景调查二季度指数从一季度的118.6降至111.1,国际注册专业会计师协会6月调查显示,38%被调查高管担心美国和贸易伙伴间可能发生的冲突,40%认为关税或报复措施会损害他们的业绩。

2R

多诺霍(美国商会官网)

而最新的尖锐批评来自保守派大金主科赫兄弟。7月最后一个周末在科罗拉多斯普林特举行的“科赫峰会”上,科赫家族成员和许多与会者对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措施表示失望和不满。

3

然而令人瞩目的是,包括4月卸任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的科恩(Gary Cohn)和美国律师协会海关法委员会主席奎特(Peter Quinter)在内、迄今共和党人中批评特朗普声音最大的几人都有商业背景,是代表商业团体的声音,这些人最初是支持特朗普动手的,因为他们也希望借此能让中方就范,但如今的结果和前景超出了他们所能忍耐的程度,他们担心贸易战会抵消特朗普减税所带来的利益。全球汽车制造商协会总裁兼CEO博泽拉(John Bozzella)称,特朗普“对中国的担忧或许有道理,但贸易战是不会有赢家的”;英格索兰公司董事长兼CEO拉马奇(Michael Lamach)表示,商人们需要知道“游戏规则到底是什么”、“我们现在需要知道规则的确定性”。

主流的沉默

科恩曾是高盛总裁兼首席运营官,他尽管向共和党人捐款,但他实际上是注册民主党人,他和库什纳-伊万卡夫妇(Jared Kushner and Ivanka Trump)及迪纳·鲍威尔(Dina Powell)曾构成了白宫内支持全球化和自由贸易的所谓“华尔街翼”(Wall Street-wing),但在白宫和政府中不如民粹主义派系有影响力;多诺霍自1974年以来一直担任美国商会主席,是美国商会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商会是美国规模最大、历史最悠久的贸易协会,每年花费的钱比任何其他游说组织都多,他被认为“比任何人都谙熟华盛顿游说规则”,“最善于影响政府决策和国会议员态度”;克和家族控制美国第二大私营公司科氏工业集团,查尔斯和大卫科赫则是美国著名企业家——科赫四兄弟中最热衷政治的,他们建立了一个由保守派捐赠者组成的“科赫政治网络”,用两人捐赠的资金在电视和多媒体上替共和党保守派助选和宣传,背后的支持者为1953年成立的科赫家族基金会。但大卫科赫曾是独立的美国自由党副总统候选人(1980年),因此他的共和党色彩受到一些共和党人的质疑。

1

“华尔街翼”(steemitimages.com)

也就是说,他们都首先是商人而非共和党人,且其中大多数人的“共和党血统”饱受质疑。

那么“真正的共和党人”呢?这个自里根时代起就以鼓吹自由贸易为宗旨的政党,何以对特朗普赤裸裸的贸易保护主义沉默不语?

《华盛顿邮报》报导称,“一些共和党领袖”认为,关税只是一种税收形式,不应成为白宫使用的主要贸易执法工具;工会组织则对是否应支持特朗普意见分歧,一些人认为特朗普的做法可推动创造更多美国就业机会,另一些人则担心白宫并未制订最终目标,也未制订解决紧张局势的计划。报导承认“迄今国会的共和党人几乎没有施加任何影响力阻止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手法”。CNBC指出犹他州共和党参议员迈克·李(Mike Lee)是其中一个,他在6月提出削弱特朗普贸易政策权限的提案,但党内和者寥寥。该报白宫经济政策记者帕莱塔(Damian Paletta)认为,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些共和党人仍然希望特朗普的威胁手段能够迫使中国照美方条件妥协,认为既然欧盟和墨西哥立场有所软化,“或许中国和加拿大也会让步”,白宫一些官员正试图让他们相信“对美国工人和消费者而言长痛不如短痛,解决中美贸易争端最根本的办法就是打一场贸易战迫使中国彻底妥协”。

加拿大《金融邮报》分析认为,只有那些代表直接受到贸易战反噬地区的共和党候选人才会公开和特朗普拉开距离,比如田纳西州共和党参议员候选人布莱克本(Marsha Blackburn)是特朗普最直言不讳的支持者,但迄今她一直公开表示自己对特朗普贸易政策“保留态度”,因为杰克丹尼的威士忌厂商杰克丹尼尔和吉米托什的养猪场都表示,他们正受到特朗普贸易战的重创,而她的家族本身就是养猪的,如果布莱克本支持特朗普政策,他们就支持她的对手,其竞争对手、前州长布雷德森(former Gov. Bredesen)指出,倘若布莱克本出于对特朗普的忠诚违心支持贸易保护主义,自己就有机会击败她。印第安纳州共和党参议员候选人布劳恩(Mike Braun)今年4月公开表示“担心关税壁垒是否过头”,也是因为该州有81.2万个就业机会和全球贸易挂钩,他的对手民主党参议员唐纳利(Joe Donnelly),不断拿特朗普贸易政策当作削弱他竞争力的法宝。

商界也想借机捞一笔

实际上商界也并非铁板一块。

比如金属厂商就是迄今最坚决支持特朗普政策的商业群体,事实上引发本轮贸易战的导火索——钢铁及铝惩罚性关税,某种程度上就是它们怂恿推动的结果,《金融时报》分析认为,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它们根本无法在没有贸易保护主义措施的市场竞争中获胜”;许多分析家指出,即便反对贸易战的美国商界中,也有不少人仍然执着地相信“中国在使用不公平手段获得竞争优势,否则我们怎么可能竞争不过他们”,只是认为“中国的不公平竞争手段不该由美国消费者付出代价”才反对特朗普措施(如美国零售行业领导者协会国际贸易副总裁加奇Hun Quach就这么认为)。

甚至保守派中批评最为直率的“科赫政治网络”也并非铁板一块:在7月底“科赫峰会”上,只有房地产商约斯特(Paul Jost)等少数人表示“如果政府继续贸易保护主义措施不妨转而让民主党人控制国会”,多数人则如丹佛自由油田服务公司CEO赖特(Liz Wright)夫妇和私人公司Variety Wholesalers首席执行官兼长期研讨会参与者鲍珀(Art Pope)等那样,一方面表示“贸易保护主义政策令我们对特朗普总统感到失望”、“坚决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另一方面却以“如果因此我们转而支持民主党在中期选举中获胜,对自由贸易打击更大”为由继续在中期选举中支持共和党——而这几乎意味着继续纵容特朗普为所欲为。

对此CNBC评论称,为这种“既反对特朗普政策又不得不继续资助特朗普”的矛盾心态,令科赫等人对特朗普的批评降低了威力,因为后者会有恃无恐,认为批评能奈我何。

或许正如《纽约时报》一篇分析所指出的,一些中国通,如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中国问题专家肯尼迪(Scott Kennedy)等相信,中国绝不会在高压下屈服,因此贸易战不断升级只能把事情弄到更糟,“但美国政府和白宫的大多数人并不明白这个道理”。只要自由贸易的支持者仍然醉心于“自由但对美国更自由的贸易”,只要他们仍幻想着“为所欲为的特朗普”可以为他们火中取栗,他们就注定会在敏感的中期选举年继续对特朗普公然违背自己公开宗旨的言行听之任之。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