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全恩:情牵加华史 魂系唐人街

0

惊悉黎全恩(David Chuenyan Lai)先生不幸仙逝,不胜悲痛。十多年前,本报就追踪采访黎先生,在温哥华唐人街畅谈,著文系统介绍了他在唐人街、华侨史和洪门方面的研究成果,被多家报刊和网站转载,在海内外引起广泛关注。作为知名学者和研究加国华人的专家,黎全恩为多元文化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他的学术成就得到高度重视,他对加拿大唐人街的研究成果集中体现在相关的英文著作里面,已经成为盖棺论定的宝贵财富。在权威的庄炎林主编的《世界华人精英传略》中,他被收入“美洲卷”。正因为黎教授的不懈努力,使世人对加国华埠有了新的认知,对加国华人的历史贡献有了极具说服力的立体视角。对于黎教授的功勋开拓,我们怀着感恩的心情回顾他的业绩,同时表达我们的最大敬意。 ( 文:蕭元愷)

题图:去掉下面的字

“华人史活字典”合上了

温哥华本地时间2018年6月15日早上11点,加拿大唐人街研究之父黎全恩与世长辞,一本打开的“华人史活字典”永久地合上了封面,定格在这个历史的瞬间。

今年2月黎全恩被证实患上肝癌,经过化疗病情一度稳定。孰料病况急转,骤然离世,致使加拿大华埠研究痛失领军人物,亦是海内外华侨史学界的重大损失,这种缺憾会在以后很长时间被强烈地感受到。

难能可贵的是,黎全恩最早是用英文来撰写加国华人,在主流社会为华社正名,通过大量无可辩驳的珍贵史料,为加国华人树碑立传。这种秉笔直书产生了极大的冲击力,对主流社会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使我们及其后代长久地坐享其惠。

当在维多利亚大学教学的时候,黎全恩对加拿大唐人街以及华侨史的研究成果就已经获得有口皆碑的定评,成为教科书般的权威之作。包括他参与主创的《加拿大华侨移民史》第一卷(1858-1966)等,填补了国内外相关研究的空白,为百年加拿大华侨移民史留下见证,为华人历史作为加拿大主流历史的一部分做出了基础性的贡献。

为卑诗传承献计献策

当卑诗自由党省府准备为百年华人的历史歧视做出道歉之际,筹组成立了卑诗传承计划顾问委员会(LIAC),黎全恩是其成员之一。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黎全恩获得渥太华资助前往巴克维尔(Barkerville)等一带的淘金古镇,进行实地历史研究,是首位前往这些偏远地方研究华人历史的专家。1987年参与甘露(Kamloops)华人墓地的修复,是保护先侨遗址的先行者。2001年他前往基隆那(Kelowna),又参与了那里的华人墓地修葺事宜。维多利亚中华会馆的哈寧角(Harling Point)华人坟场重新规划和修復,也得到了黎全恩的悉心指导,他将墓地分区,并依姓氏列出先人名单,令公墓外貌焕然一新

黎全恩还是制定唐人街美化与发展的规划者,并义务担任中华会馆顾问、中华学校校董、维多利亚华埠发展委员会主席等职。由于在学术研究与社会工作方面有杰出的贡献,曾获多项奖章和荣誉。1980年获维多利亚市“荣誉市民”称号,1982年获华埠狮子会“显着服务奖”,1993年获加拿大总督颁赠“加拿大勋章”,同年获加拿大125周年纪念奖章,2002年获维多利亚大学杰出教师奖和杰出数学奖等。2003年荣休后,获维多利亚大学授予的“荣休教授”(Professor Emeritus)荣衔,出任维多利亚大学耆英中心加盟研究教授(Research Affiliate)及西门菲莎大学客座教授(Adjunct Professor)。所以他出任卑诗传承计划顾问委员会主要成员,可谓名至实归当之无愧。

1

维多利亚唐人街

教书育人春风沐雨

黎全恩1937年生于广州一个子女众多的大家庭里,1岁多时随经营五金行业的父亲移居香港,在那里接受系统教育。1956年获香港政府奖学金,1957年从香港英皇书院毕业后,获得政府奖学金进入进入香港大学攻读,唸地理与地质学,1960年以一级荣誉获文学士学位毕业。1964年获文学硕士学位,论文题目为《1841年以来香港工业发展的一些地缘面向》(Some geographical aspects of the industrial development of Hong Kong since 1841)。因成绩优异获英联邦讲学金,赴英国伦敦大学深造,1967年获地理学博士学位,论文题目为《1890-1957中国棉纺丝织业的发展:一项工业地理研究》(The development of the cotton spinning and wearing industry in China 1890-1957 : a study of industrial geography)。

1960年至1964年,黎全恩任香港大学地理学系助教,回程中还到美国夏威夷大学去教了一项暑期课程,1967年至1968年任讲师。1968年底出任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地理学系助理教授,1973年晋升为副教授,1989年再晋升为教授。主讲中国政治与经济地理,华埠与华人移民,以及太平洋国家城市发展问题等课程。多年来从事北美和加拿大唐人街的历史、地理与社会状况研究,主要研究兴趣包括华埠、领导与权力结构、海外华人历史和中国城市化与工业化等。

黎教授说:“我1968年移民加拿大,在维大教书,当时加拿大仍未承认中国这个国家,人民普遍对中国的印象很差、认识不足,所以我当时立志要改变本地人对中国的看法,开始努力钻研中国和亚洲的地理、历史和文化,在课堂内传授这些知识给学生。”

黎全恩七十年代协助维大成立亚太学系;每年都要带领学生访问华埠,以实物进行历史教学。“我告诉学生,每一件事情都有至少两面,就像一个铜板,这一面有女皇,另一面就没有。同样的,东方和西方的观点也有分歧,事情不能只从一个角度去看。”黎全恩如是说。他更利用历年在中国及亚洲各地考察所得之资料,编成教材,以助讲解,使学生能分享亚洲及中国之文化与学识。不少学生私下都非常赞赏黎全恩教学相长的做法,并高度评价他的平易近人。

在2002年春季毕业典礼上,维多利亚大学副校长贾素教授特别表扬黎全恩,称赞他“春风化雨,作育英才”;“诚恳态度,灵活教学”;“殊荣所获,实至名归”。

华埠掌故如数家珍

近40年如一日,黎全恩坚持把唐人街当作历史宝藏加以保存,为此走遍了北

美洲30多个唐人街,探讨和研究华人聚居地的历史和唐人街的保存和发展、早期华人侨社历史,以及华人和其它族裔的关系。

记得在2006年11月,笔者与黎全恩教授聊华埠的“今世来生”是件十分开心的事情,不用担心找不到话题而冷场,反而会有应接不暇之感。从维多利亚华埠谈到温哥华华埠,再谈到多伦多华埠,从民国追溯到满清,随后又延伸到未来的开发与保护。在黎教授的脑子里,犹如有一个“百宝箱”,华埠中的那些“家长里短”会源源不断地流淌出来。

当时笔者还发现,只要涉及到华埠话题,黎教授的眼睛都会变得神采奕奕,充满了一种超乎纯粹学术之外的血浓于水的情感,使本来已然步入历史的陈迹往事,带出一种洋溢着活力的温情与暖意。经恳谈了解到,黎教授在华埠研究的领域里已经浸淫多年,许多不为人知的珍贵史料烂熟于心。为了研究华埠的历史、地理与社会状况,他曾赴美、加50多个城市进行实地调查,包括了解唐人街的领导与权力结构,自成一家。

黎全恩认为,当时唐人街有很多重要性,第一就是在言语方面,因为当时一离开唐人街就不会很别人沟通的了,因为不会说英文;第二唐人街是一个保护华人的地方,因为一出去就会被西人打,被用石头砸,所以很多华人都会回唐人街,在当时唐人街几乎是中国人的一个堡垒。

黎教授认为,唐人街历来都是新移民的踏脚石,在协助他们适应本地社会方面起很大作用。未来也将维持这个角色,相信在10年至20年后,华埠将是国语的天下。他反而忧虑旧侨社的前景,认为侨团必须广招年轻的新会员才能生存,而且要开放式,自我封闭路会越走越窄。

发现维多利亚
“为什么维多利亚唐人街的巷道曲里拐弯?为什么那里的临街房卫生间都前后有门?”当年在与黎全恩先生交谈的时候,他对笔者连续这样问道,随后解释说,当年唐人街是三教九流的会聚之地,俩人房间常挤入十多人,卫生就很差,法律上也不允许,警察常过来抓人罚款。为了转移方便,就有意营造这样的建筑格局,小巷、天井犹如八阵图。为了防止警方借此变相敛财,当时形同领馆权力甚大的中华会馆决定,宁可坐牢也不给钱,否则中华会馆还要加倍罚款。

维多利亚旧貌

维多利亚旧貌

黎全恩虽是一名教授,但他深入民间,从未躲在象牙塔里。正是他通过实地考察揭示出,温哥华岛的维多利亚市乃为加拿大华人社区的发祥地。他说自己成功的秘诀就在于与维多利亚华人社区建立密切的关系,并努力将大学与社区联系起来,而不是千篇一律地教学生啃书。当1972年召开“维多利亚城市发展问题研讨会”时,黎全恩是课题报告撰稿人中唯一的华人。

对于维多利亚唐人街,黎全恩贡献颇多,他最乐道的成就之一,就是与维多利亚侨团的合作,协助维市市府美化当地华埠,把原本残旧的华埠变成富有中国色彩的地标,使得维多利亚能成为北美洲唯一还保存十九世纪初面貌、以及全加拿大唯一被列为国家历史保留区的华埠。

尽管唐人街不可避免地落寞了,但对于早期华人来讲,这里是他们一生的分水岭。许多光荣和梦想在这里造就,唐人街也经历了一个多世纪的沧桑风云。

由于笃信“读万卷书不如走万里路”, 黎全恩曾游说维多利亚华埠四大侨团,即中华会馆、台山会馆、洪门民治党和洪门达权支社,捐款成立一笔基金,把利息用来资助修中国地理的学生到中国游览、实地亲睹中国的人情风土。

在温哥华岛东面,海中还有一个不大的“达斯岛”(D’ARCY Island),那里隐藏着一页华工血泪史。当年黎全恩与前维多利亚市长刘志强一行30多人,登上该岛树立纪念碑,以纪念在19世纪初被遗弃在岛上患麻疯病的铁路华工。

黎教授是这次活动的筹划人,他说由于当时白人对麻疯病的无知及对华人的歧视,使得患病的华工被禁止进入白人的麻疯病院。而当年得麻疯病的铁路华工被送到该小岛,虽然维市政府定期运送补给品,但却不给予任何医疗照顾,等于宣判死刑。那天他们心情沉重,沿着当年华工步行过的石滩,走到岛上的收容所遗址树立纪念碑。碑上镌刻著1891到1906年在岛上死亡的铁路华工的姓名。黎全恩说,当时这批华工凭着勇气和意志,在这里建立一个社区,共同面对难以忍受的恐惧、乡愁和孤独,他们的这种力量应该足以留给后世深思和启发。

黎全恩还指出,岛上一些红砖就是当时华工收容所地基遗址,相关挖掘出来的证据也显示,他们守望相助,挣扎求生,其间有一种组织和文化架构,使他们以有效的合作形式生活,直到死亡到来。据了解,这个收容所在1956年最后一名华工麻疯病患者死亡而关闭,原本被人遗忘的达斯岛,最近才使这段悲惨遭遇重现世人眼前。

学术著述自成一家

以往加拿大的先侨历史都是以口相传,正是由于黎全恩的著书立说,从而为后世留下完整的记载,将华人移民史带入学术界,提升到文献的高度。

黎全恩从事华埠研究30多年,著述颇丰,研究唐人街的著作达10部之多。他的主要名著包括英文的《Chinatowns : towns within cities in Canada》(加拿大华埠发展史),获不列颠哥伦比亚历史学会1988年书籍优良奖,1989年被全美国图书学会列入最有权威性著作之一。另一部英文力作是《The forbidden City within Victoria》(维多利亚之紫禁城),为1991年最畅销书籍之一。其他英文著作还有《Arches in British Columbia》(卑诗牌楼),《Land of Genghis Khan》,《Building and rebuilding harmony : the gateway to Victoria’s Chinatown》(建造与复建的平衡:通往维多利亚唐人街之路)和《The root of Guandong’s overseas Chinese in Victoria》(维多利亚广东海外移民的根脉)等。

另外黎全恩还著有《唐人街权利核心:维多利亚中华会馆之今昔》、《华裔加拿大人的编年史:从分隔到融合》等,学术论文150多篇。2003年7月荣休后,致力于《华埠的权力结构与华人社会组织》和《加拿大老年人的健康与福利》的研究工作。

黎全恩(右二)在新书发布会上

黎全恩(右二)在新书发布会上

洪门研究是黎全恩的另一个面向,其相关成果集辑为《洪门及加拿大洪门史论》。

2017年4月,黎全恩出席其著作《加拿大的唐人街:承前啟后,走进未来》(Canada’s Chinatowns: Past, Present and Into the Future)的新书发布会。该书由西門菲沙大学(SFU)林思齐国际交流中心出版,黎全恩、林思齐国际交流中心主任高保罗(Paul Crowe)以及SFU教授、汉学家王健(Jan Walls)担任编辑。该书的出版,既是让公众更了解华裔历史,也是宣导维护具有悠久历史的加拿大华埠的持续及完整性。在这个系列中,维多利亞、溫哥华、多伦多、埃德蒙顿、温尼伯格、渥太华、蒙特利尔和卡尔加里每个华埠都重点敘述其“萌芽、兴盛、衰落和振兴”历程,並配以珍贵历史图片。这是加拿大第一本这样的书,用中英法三种语言,将8大城市10个华埠全部收集在一起,這些都是加拿大重要的社会和文化地标,对保存加国整体历史,让人们更全面了解华裔与加国一起走过的一百多年歷程十分重要。

造福社会不遗余力

除了繁忙的学术研究,黎全恩业余为加拿大华人社区做了大量义务工作,如将当地中华会馆的历史档案整理后,存放在维多利亚大学图书馆。他还参与了加拿大许多城市华埠牌楼的兴建,其中包括多伦多东区华埠的中华门的兴建。他义务担任中华会馆顾问、中华学校校董、维多利亚华埠发展委员会主席等职。为此1980年获维市“荣誉市民”称号,1982年获华埠狮子会“显著服务奖”。

1988年后,黎全恩多次到中国讲学,担任广东华侨历史学会和广东研究学会顾问。

黎全恩数十年如一日的潜心研究,使他成为加拿大华人史研究方面的权威。他还积极参与公共事务,为华人社区建设建言献策,为保存华侨华人的文化和历史作出了杰出贡献,受到朝野高度赞誉。

深值敬仰的是,黎全恩将自己研究唐人街的毕生心血,共近80箱研究资料和著作,全部捐献给多伦多大学利铭泽典宬。本来他曾打算将自己几十年研究所积累的资料捐赠给维多利亚大学,但该校目前还无力接收该批数量庞大的藏品。当华裔参议员利德蕙听到消息后,便积极促成了由多伦多大学利铭泽典宬来得到该批捐赠。利铭泽典宬馆长梁恒达表示,利铭泽典宬的馆藏特色之一就是对加拿大华人研究资料的收藏,这些收藏单靠一般的数据搜集是不够的,必须要通过学者及其他个人的珍藏捐赠,来为这里的馆藏充实资源。黎教授的珍贵资料捐赠,对扩大图书馆馆藏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在经过进一步分类整理后,图书馆会为这批捐赠举办专门展览,并提供给研究人员和社会加以利用。

当时为配合捐赠仪式,多大图书馆专门邀请多位研究华人历史的专家学者,举行了“故地重温—重访加拿大华人小区”为题的讲座,记一时之盛。该讲座由利德蕙亲自主持,黎全恩以《中国牌楼的起源》为题目做了演讲,专门介绍中国和北美的中式牌楼。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