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种族歧视还要重来?!

0

华裔作家Kevin Kwan的小说《Crazy Rich Asians》改编的同名电影将于8月15日上映。这是好莱坞一部极为罕见的主要由亚裔参演的好莱坞电影,主角包括美籍华裔女演员Constance Wu,马来西亚男星Henry Golding以及最为我们所熟悉的女星杨紫琼。

WeChat Image_20180815142110《Crazy Rich Asians》在豆瓣上翻译为《摘金奇缘》,讲述了Constance Wu扮演的任教于纽约大学经济系的女主人公Rachel Chu陪拍拖已久的男友Nick Young(同校历史系教授,Henry Golding饰)回到新加坡参加死党婚礼的故事。Rachel既为首次到亚洲旅行感到兴奋,也紧张于即将见到男友的家人。她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得悉男友一直没有透露的身世……原来Nick不仅是新加坡首富的后人,也是城中瞩目的钻石单身汉。她不但要和富豪阶层的亲友和名媛反复周旋,还要面对百般刁难的未来婆婆Eleanor(杨紫琼饰)。

WeChat Image_20180815142245因为切合了近几年亚裔富豪全球疯狂扩张而带来的争议,以及全亚裔制作班底,《Crazy Rich Asians》未映先“火”。

WeChat Image_20180815142315一周之前,温哥华Kitslano的某公车车站的一张该电影的海报被恶意涂鸦,Golding的脸上被写上了“可悲”,Wu的脸上则是“愚蠢的中国人”,胳膊上则写着“洗钱的小偷”。这张照片在社交网络中疯狂传阅。

歧视亚裔,或者更直接的说,反华的情绪在过去一段时间相关大温地产市场的关注和争论中变得越来越激进。2016年和2017年,加拿大皇家骑警调查了多起在列治文、其利瓦克和阿勃斯福等地的歧视亚裔,种族歧视和白人至上主义传单的案件。

而2017年,《Georgia Straight》给卑诗省政府提交的公布地产相关的民众邮件后发现,在526封邮件中,有109封都表达了强烈的种族歧视情绪。

这部电影的导演,同是华裔的 Jon M. Chu朱浩伟在Twitter上回应此事时说到:“这不会动摇我们,我们仍然在这儿。”

WeChat Image_20180815142347《Crazy Rich Asians》是Kevin Kwan“富豪三部曲”的第一部,讽刺了亚洲最富有也最有特权的一群人。Kwan,44岁,来自新加坡。他 1980年代就曾到访过温哥华,他的父母就是第一批在这里购买豪宅的跨国移民。他们在Robson街上购买了一间豪华公寓,一年也就来住个一两次。

作为一个亚洲精英人士的专家,Kwan还详细列举了这些将财富转移到悉尼、旧金山、香港、纽约、多伦多和温哥华的富人的生活方式。他们不是在数自己有多少辆兰博基尼和保时捷,就是在威斯勒的度假屋消遣。

Kwan认为这是一波又一波的浪潮,“过去20年,中国大陆人看到了香港人的做法,就模仿他们也来到了温哥华。哪里有钱,哪里就有吸引力。”

对于这种讽刺亚洲富豪挥金如土的疯狂行径,杨紫琼则觉得自嘲一番也没什么不好。“这部戏让我们有一个机会好好笑一笑,不是在取笑他们,而是大家一起开怀大笑!”

除了在大众舆论中引发的讨论,这部电影的卡司也是争议和关注的焦点所在。自 1993 年讲述美华离散故事的《喜福会(The Joy Luck Club)》以来,好莱坞已经有25年没有过一部全部亚裔参演的英语电影了。导演朱浩伟为了找到足够的亚裔演员也费劲了心力。本片的女主角Constance Wu虽然出演过几部美剧,但这是她第一次饰演电影主角。

在好莱坞或者说整个西方世界工作的东亚裔演员说,电影、电视及剧场界在选角时,东亚裔演员仍然面对着严重的偏见,被视为“看不见的小众”。东亚裔角色的呈现,十分样板化,或往往涉及种族歧视的成份。比如东亚女性往往被描写成纤瘦、长发、服从的配角,或是妓女和非法入境者,而东亚男性则一般被写成对性没有兴趣、或是女性化的男子。

曾出演过电视剧《神盾局特工》的中美混血儿、美国演员汪可盈披露,她将自己的艺名由Chloe Wang改为Chloe Bennet,是因为好莱坞充满种族歧视。她说:“如果我不把他们感到不舒服的姓氏改掉,就不会得到演出机会。”

东亚演员很少获得没有指定种族的角色,也经常被要求在讲话时加入中文口音,与此同时,行内仍有很多制作人认为,选用白人演员演出华人角色是可以接受的。比如《攻壳机动队》中的少佐草薙素子由Scarlet Johnasson出演,而《奇异博士》中出演原著中本是西藏隐士的古一法师的则是英国女演员Tilda Swinton。

这也正是这部电影的有趣之处,本身可能是一部喜剧,一部以轻松好玩的方式来呈现一个关于亚裔的故事的电影。但它却同时引发了业界和大众舆论关于种族歧视的双重关注。长久以来,亚裔都是缺失政治声音的存在,不惹事就算了,怕事都已经成了我们的固化标签,但放任自流的结果,并不是就此天下太平了,而真得会开出恶之花结出恶之果。那些曾经的种族歧视,历史的教训还不够大吗?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