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ce Rupert 在废墟中崛起的北卑诗小城

0

一个世纪以前,这个北卑诗的小城曾有过成为一个海岸都城的野心。

今时今日,新一代居民开始有了新的城市发展蓝图。

1卑诗北岸Skeena河边,有着129年历史的Cassiar Cannery是一个像鬼城一样的存在。罐头厂也只剩下一个庞大的木制建筑了,坐落在逐渐腐烂的船坞边缘。这个曾经晾晒过、修补过渔网的地方,轻声细语地讲述着海岸线上曾经发生的故事。几米远开外,一艘废弃的渔船停泊在那里。附近,有刚刚为欢迎游客而装修过的小屋。

两个厌倦了人口众多的城市生活的温哥华人,决定在Prince Rupert城外购买了这个制作三文鱼罐头的工厂,并把它保存下来,修复完好,变成一个小旅店。

这里很有味道,那种遥远的,粗粝的感觉,木屋夹在河水和铁轨中间。夜半醒来,暗黑的天空挂着满月,思绪万千。其实,这个旅店正是Prince Rupert最完美的暗喻——在废墟中崛起,或者说是锯木屑中也行,也或者是干枯的水源。

两者之间大概有半个小时的车程。1910年,Prince Rupert刚刚兴建,有着一个初入世的年轻人的冲劲儿和膨胀的欲望。Grand Trunk Pacific Railway公司的总裁Charles Melville Hays曾想象这里成为北卑诗蓬勃发展的大都市。维多利亚省议会、帝后酒店和温哥华美术馆的建筑师Francis Rattenbury当时曾受雇在当地设计一个能够容纳1000名客人的城堡式的酒店。

1912年,Hays前往英国为这些规划集资。不幸的是,他乘坐泰坦尼克号回程,Prince Rupert失去了它最大也是最热情的支持者。第一次世界大战和大萧条随之而来。

Prince Rupert从未成为那个理想中的大型北部城市。Rattenbury的酒店也从未建过。那里现在是一个购物中心,里面有一个Wal-Mart和一个一元店。

今天的Prince Rupert有了一个新的发展愿景。市政府重振城市的规划被称为Hays 2.0,是一个以未来为导向的规划。十几年前,当地最大的雇主纸浆厂关闭,给这个城市造成了灾难性的打击。城市现在的梦想是成为一个繁荣的贸易枢纽。

 

对游客来说——很少有人会专门为了Prince Rupert跑一趟,或者是为了逃离Terrace和Smithers的大雪,或者是要一路向西去Haida Gwaii,或者向北去阿拉斯加,但这里也有自然美景和丰富的原住民文化。

2在这里,你可以沿着Butze Rapids,在Mount Hays山上健行。是的,就是那个Hays,市中心旁边有他的雕像,两旁分别有一个图腾柱。沿着河边到Seal Cove今年春天刚刚新建了Rushbrook Trail。如果季节合适,乘船到Khutzeymateen看灰熊是到Prince Ruperts必须做的事。还有观鲸。

3但如果大自然对你毫无吸引力,这个小城也有新兴城市之风,能让人毫无压力度过一个美好的周末。

Cow Bay这个名字就来自于1908年从一艘货船上卸下的一群奶牛,这里是游轮停靠的地方。Cowpuccino有全城最好喝的咖啡,还有数十种奶牛为主题的相片和明信片。附近有两个非常好吃的寿司店,Cow Bay餐厅的食物和景色一样美好。哦,这间店的吊灯使用红酒瓶做成的。

 

5沿着山坡走上一程,Wheelhouse酿制和售卖手工啤酒,晚上还可以在这里享受现场音乐和卡拉OK时间。有的晚上是数据黑胶唱片的,观众可以购买、贩售和播放黑胶唱片,“感觉像在父母的地下室中开设了一个酒吧。”Aja Lihou晚上在这里看管吧台,但她白天的工作是高中老师。

 

6

7市中心的另一端,有一个古董店叫Argosy。这里的每一件商品都是精心挑选过的,而且不会像你印象中的古董店一样堆得满满当当的。这就是一个精致的,你可以呆上好几个小时的地方,也不会觉得拥挤,也不会觉得奇怪。

无论城市如何现代化发展,历史的痕迹还是那么的明显,仍然是这个城市风格的一个部分,尤其是鱼。

曾经,北美西海岸从加利福尼亚到阿拉斯加共有600多个罐头工厂,其中200个在卑诗省,这其中又有50个就在Prince Rupert及附近。Hays的铁路就是他们成功的关键,把鱼运向市场。

“想象现在就是1900年代,沿着海岸布满了罐头工厂,到处都是船只。”Rob Bryce驾着船靠近Essington港口时这样说,后者是一个荒废了的罐头工厂小镇。“很难想象这里曾是一个那么忙碌繁荣的地方。”

Bryce在北卑诗大学工作,还经营着Northern BC Jet Boat Adventures旅游公司,提供“鬼城”和其他的旅游项目。Essington港已经有太多的墓地,甚至还能发现奶牛的头骨,附近是一条曾经热闹的长达一公里的木板人行道。

在Skeena河上,罐头厂厂房曾经用过的木桩随着河水的涨落时现时隐。Cassiar也有这样的景象。这个罐头厂建于1889年,2006年被Justine Crawford和Mark Bell买下。

“当时的情况还挺糟糕的,”Crawford说。“看起来象是惊悚片的场景。”

她有照片为证。

“我们当时也没什么真正的规划,就开始整修了。”

Cassiar本身也要变化——一个罐头厂变成了一个旅店,一个曾经依赖于阿尔伯塔人休闲钓鱼的地方,成为一个有更多吸引力的城市。原油业崩溃的时候,很多阿尔伯塔人取消了他们的旅行,Cassiar的确需要其他的兴趣点。Crawford和Bell开始提供女性休闲之旅或是环保旅行等主题项目,他们的客户主要是那些在城市中打拼偶尔需要放松一下的人们。没有手机信号也是一个加分项。

 

9

Cassiar现在有四个整修好的客房。豪华大床,临河,火车穿过的声音和感觉会让你在夜里醒来,但却不会有被打扰到的感觉,反而会有一种安心。世界轰鸣作响,很多人很多事都不会停歇,但这样一个夜晚,你在Prince Rupert,安稳地躺在被窝里,看着缓缓流淌的Skeena河,倒映着天上的一轮明月。

10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