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币接连贬值 拉美会重蹈上世纪末金融危机覆辙么?

0

继委内瑞拉、阿根廷后,拉美最大国家巴西的本币也出现了崩盘的迹象

 

又一个金融危机?

8月30日,巴西本币雷亚尔兑美元汇率跌至1美元兑4.210雷亚尔,逼近1:4的心理堤坝(8月21日已盘间跌破一次,为2016年3月以来首次),稍早的数据显示,雷亚尔汇率在过去一个月内跌幅高达9.4%。

近来拉美国家本币接二连三陷入崩盘式贬值的噩梦中:阿根廷比索今年上半年贬值幅度超过50%,成为上半年汇率表现最差的主要新兴货币,阿根廷央行8天内3次加息,耗费逾10%外汇储备“托市”却效果有限;令人瞠目结舌的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则正以每18天贬值一半的速度崩盘,IMF西半球事务负责人沃纳(Alejandro Werner)表示,如果委内瑞拉政府继续用印钞机填补财政预算缺口,该国通胀率今年突破1000000%也并非没有可能。

中文圈的许多分析家惊呼“又一个亚洲金融危机”,而对拉美情况更加熟悉的人士则开始谈论另一些看似更为接近的“负面模板”,如阿根廷自2001年3月开始的金融危机,甚至更古老也更严重的、自1982年8月开始、席卷自墨西哥至阿根廷几乎整个拉美的拉美经济危机。

阿根廷总统挡不住汇率下滑(门多萨邮报)

阿根廷总统挡不住汇率下滑(门多萨邮报)

 

三国“病因”各不相同

此次拉美会重蹈上述金融危机乃至经济危机覆辙么?

撇开性质极为特殊和另类的委内瑞拉不谈(该国目前的情况除政治不稳、石油供需情况变化外,很大程度上是在为查韦斯时代的“大手大脚”和盲目高福利政策还债,在拉美不具备普遍性),阿根廷和巴西这拉美两大经济支柱不约而同陷入本币困境才是最令人担心的。

阿根廷此次货币崩盘的背景,是政府开支压缩及通胀抑制措施未能取得预期效果,加上2015年底上台的马克里(Mauricio Macri)政府始终找不到刺激经济快速增长的办法,2017年先是放松外汇管制以图吸引外资进入,在惊觉本币汇率滑坡后又于今年4月向境外金融投资者征收5-15%“金融收益税”,导致游资迅速获利了结,产生“拥挤效应”所致。尽管如此,经济基本面是近几年来相对乐观稳定的,2017年GDP增速为2%,而2018年一季度则升至3.6%,曾是2001年阿根廷金融危机导火索的密集债务到期虽已自2016年起开始出现,但由于该国上下“曾经沧海”,一直处于可控状态(2017年3季度前汇率保持稳定,而当时债务缺口较现在更大)。

巴西的情况则和10月大选出现意外局势有关。

日前进行的民调显示,被法院中止参选资格、目前仍不确定届时能否参选的前总统卢拉(Luiz Inacio Lula da Silva)是巴西最受欢迎的“未来总统”,遥遥领先于另外12位候选人,9月17日将最后决定候选人的参选资格,这令市场产生极大不确定性和恐慌。不仅如此,另外热门两名候选人阿尔克明(Geraldo Alckmin)和号称“巴西特朗普”的博尔索纳罗(Jair Bolsonaro)的经济政策都令外国投资者感到提心吊胆,因此许多外资选择了暂且“离场观望”:8月中旬EPFR数据显示,境外投资者从巴西撤出大量资产,同期巴西圣保罗证交所股价也在一个月内跌了4.3%,10年起国债率自7月底以来上涨56个基点,回到2016年4月弹劾前总统罗塞夫(Dilma Rousseff)时的水平。彭博统计的数据显示,巴西大选已经导致至少3300亿美元的企业交易暂停,包括收购、并购、股票和证券发行等业务。

3

巴西的问题首先是选举不确定性问题(teleSUR)

当然,正如许多专业人士所言,美国和其他主要经济体间贸易紧张局势升高,美联储加息,特朗普(Donald Trump)推行“美国优先”等,也对拉美经济、金融和本币的动荡起到推波助澜作用,但总体上看各国自身问题还是此次拉美本币动荡的关键。

 

虽有病不致命

9月6日,路透社公布了8月31-9月4日基于30位分析师、策略师预测中值的调查,认为巴西雷亚尔货币一年后会触底反弹9.6%,至1:3.79(上月预估值是升值:1:3.60,阿根廷比索则可能出现宽幅筑底震荡,目前汇率为1:39.25,未来一年震荡区间在1:28.92至1:42之间。几乎所有分析师、策略师都认为,当前巴西、阿根廷汇率不稳的主要原因是内因,即对该国经济政策信心不足,在基本面明朗前持观望谨慎态度。

2018 年7月阿根廷通胀率仅3.1%,贸易逆差则仅3.8亿美元(2018年6月),为13个月来最低,这和前几次金融危机、经济危机前的局势相比要好得多,且目前该国政治形势稳定,也与2001年后一度出现的“11天5任总统”之混乱判若秦楚;至于巴西,情况原本就比阿根廷好得多,随着10月选情的明朗,本币汇率和相关金融市场形势也将趋于平稳。

值得一提的是,相较于前几次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此次拉美各国并未出现连带性恐慌,如何巴西、阿根廷并称“拉美ABC”的另一个拉美大国——智利就一直情况稳定,这也从另一个层面表明,覆盖整个拉美的金融、经济危机,即类似上世纪末亚洲金融危机那样的“大事件”,应该不会重演。

 

但隐忧还是存在的

巴西尽管两年内不断降息,利率从14%降至6.5%,在全球范围内仍属偏高,却已陷入“再降则通胀率压不住且外资会跑,不降经济增速上不去(世行预测2018年在2-2.5%之间)”的尴尬,民间消费趋于停滞,而赤字占GDP比值高达7.4%,在新兴国家中几乎是最高的;至于阿根廷,一年间政策的摇摆动摇了人们(尤其外资)对政府治理的信心,而高达40%的基准利率和仍然高达两位数以上的通胀率,也让后续经济调整的灵活性大打折扣。

不仅如此,全球贸易战的阴影,“特朗普主义”对拉美游资的抽离作用,虽然是次要因素,但毕竟是存在的,且在某些特定时间、区间会是决定性的。

当然,委内瑞拉是个例外——暂时看不出能有什么好办法,为该国一路下滑的本币汇率踩一脚紧急刹车。

委内瑞拉麻烦最大(法新社)

委内瑞拉麻烦最大(法新社)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