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70周年阅兵:耀武抑或偃武

0

9月9日朝鲜庆祝建国70周年阅兵释放出新的信号

photo00012018-09-09DR90IK2800AO0001NOS老树新花

9月9日朝鲜在金日成广场举行了庆祝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大型阅兵仪式。

朝鲜几乎每年都会阅兵,有时不止一次,上一次是2月,即平昌冬奥会之前,此次“逢十”整数纪念日的阅兵非同小可,据悉平壤市民为此已培训几个月之久。9月9日的庆祝活动以成千上万朝鲜人在金日成广场挥舞色彩鲜艳的塑胶花开始,塑胶花方阵不断拼出各种可在贵宾席上清晰看见的文字和口号——这都是似曾相识的画面。

但老树也会开新花。

被特意邀请来采访和观礼的各国记者敏锐注意到,阅兵式上展示了一些坦克和朝鲜特色鲜明的重炮,但导弹及军队徒步方阵较通常要少,前几次阅兵式上占据突出地位的新式导弹及“核武器”(许多人认为不过是模型)则索性销声匿迹,而护士、学生、建筑工人等民间方阵和旨在展示经济建设成就的花车较平时要多,几乎占据了庆典的半壁江山。

军民结合的游行形式在朝鲜很常见,其中2008和2013年朝鲜建国纪念日游行只出动了工农赤卫队,未出动朝鲜人民军。但此次“整日子”庆典表现出的崭新姿态,被普遍认为意在释放一些新的信号。

20151010095724783偃武修文?

一些美国媒体,如《华盛顿邮报》,作出了较为保守的分析。

在他们看来,此次朝鲜邀请了来自世界各国的媒体,以确保活动得到广泛报导,目的是寻求国际承认,试图在世界舞台上塑造一个强大参与者形象,并试图借此证明国际社会已接受了朝鲜是一个核国家的既成事实。通过阅兵式和庆典提升民族自豪感和团结也很重要。朝鲜各地民众已被动员起来进行大大小小的美化工作,从修补农村道路到突击进行各种重点项目施工。

但更多国际媒体和观察家认为,庆典上对经济活动的高度重视凸显了金正恩将经济发展放在首位和中心的新战略。

按照朝鲜官方传媒的说法,将经济放在第一位的“新路线”是金正恩今年的首要任务,他自称已完善了足以阻止美国侵略的核武器,有条件投入资源提高经济和民众生活水平。

另一个足堪印证的信号,是大型团体操表演的恢复。

曾几何时在平壤五一体育场举办的“阿里郎”大型团体操表演,是朝鲜的“招牌”之一,但2014年起这一表演停滞至今。此番70周年庆典前夕,被重新确定“民族团结”主题的大型团体操表演恢复,尽管门票价格最低为100欧元,贵宾席更涨至800欧元,但中国和欧洲游客仍趋之若鹜。

不仅如此,阅兵前一天晚上,由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主持的音乐会也同样只闪现了极少数军事信息,包括朝鲜战争期间美国轰炸机的几个镜头。对此许多分析家认为,过去两年间每次阅兵都被朝鲜当局用于炫耀武力,尤其核武器和远程导弹,但此次朝鲜放弃了这一点,主题变为朝鲜半岛统一和朝鲜民族团结。

但也有人注意到,朝鲜此次释放出复杂的信号:一方面为筹备庆典停发旅游签证,阻止中国旅游团到访,宣称“朝鲜所有酒店都在维修”,并在社会上打击“非社会主义行为”,甚至清除所谓“不符合社会主义要求的发型”,但另一方面又向中国企业高管发放免费团体操门票,以图吸引投资。而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则在庆典仪式上未发一言。

t0141a264671e996fda 副本信号及可能的反馈

尽管按照朝方传统,如此重要节点的盛典,自然期待更多重量级外国嘉宾到访,但此前风传的几位世界大国领导人无一与会,韩国总统文在寅则耐人寻味地选择在庆典刚刚结束的9月18-20日到访朝鲜,出现在阅兵式观礼台上唯一的外国国家元首,是毛里塔尼亚总统阿齐兹(Mohamed Ould Abdel Aziz),此外则有多个友好国家政府代表团,以及日本前职业摔角明星、争议性议员安东尼奥·猪木等外国“轻量级”政治人物。

分析家们认为,此次阅兵未展示先进导弹在预料中,因为朝鲜不愿在此时给人一种挑衅美国的感觉,也不愿为此让中国代表团难堪。

此次中国派出了以人大常委会委员长栗战书为首的代表团,阅兵期间金正恩特意和栗战书一起观礼台边携手欢呼,这表明了一种煞费苦心的姿态。就朝鲜建国70周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发了贺电,赞赏了朝鲜在经济社会发展领域的积极措施和重要成果,强调中国愿意和朝鲜建立健康的双边关系,促进地区和平与稳定。

和中国方面态度同样受到广泛关注的,自然是朝美关系。

此次阅兵时间敏感,自6月新加坡特金会以来,朝美间一度缓和的形势已停滞不前,双方立场相距遥远且各自坚持,美国希望朝鲜首先致力于无核化,而朝鲜希望先得到安全保障,并签署正式结束朝鲜战争的和平协议。去年特朗普对金正恩的侮辱性言辞曾导致朝鲜在阅兵式上展示大量新式导弹,随即两人展开了令人不安的相互言辞抨击。许多人士担心朝美关系重蹈覆辙,再次陷入人们熟悉的“死循环”中。

朝方在阅兵时及前后表现出的“偃武修文”姿态无疑让人们松了一口气。同样松一口气的还有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他在事后特意发帖“感谢朝方未炫耀核武器”,很显然,中期选举在即,各方面都面临微妙形势和巨大压力的特朗普,并不想让自己好不容易取得的“朝鲜方面重大成果”再打一次折扣。

但这恐怕由不得他及他的朝鲜同行。

朝美双方对峙已久,且在长期打交道过程中积累了根深蒂固的互不信任,这种互不信任在双方社会中都郁积了深厚的民意和情绪基础,非旬日间可以轻易化解。从阅兵前后释放出的复杂信号可知,朝方所能做出的让步、甚至姿态是相当有限度,而美方在这方面也未遑多让,且不说特朗普善变,即便他有意把步子迈快些,也会遭到方方面面的掣肘甚至“制动”——这从他和俄罗斯暨普京的互动中也可得到印证。

尽管重新恢复的大型团体操表演编排精心,美轮美奂,但现场并没有哪怕一位美国人观摩——因大学生瓦姆比(Otto Warmbier)在朝鲜被关押、去年6月获释后不久死亡,美国至今仍不允许其公民去朝鲜旅游,而这只不过是朝美关系解冻艰难的一个缩影。两国在几乎所有重大双边问题上立场均南辕北辙且松动余地十分有限,这种局面既非一个阅兵节点的“偃武修文”,也非一次或几次象征意义远大于实质意义的峰会所能化解。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