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Haskell Library Haskell圖書館 穿過加美邊境的地方

0

1走进Haskell图书馆,你会有种这是一个典型的美国小镇图书馆的错觉。除了,它似乎更加优雅,有1905年的木结构和加了软垫的阅读椅。但,总的来说,和其他的图书馆并没有太大不同。

但很快,你就会开始奇怪。为什么图书管理员可以轻松地在英文和法语之间切换?为什么有诸多的法裔加拿大人的历史书籍?而最令人困惑的,是穿过地板的那条黑线是干嘛用的?

2事实证明,Haskell图书馆还真是与众不同——它横跨两个国家,一只脚在美国,另一只脚在加拿大。而那条横穿图书馆地板的黑线——其实就是一条黑胶带——就是两国的边境线,将佛蒙特州的Derby Line小镇和魁北克的Stanstead镇分开。图书馆的前门、社区公告板和儿童书籍位于美国;剩下的书籍和阅读室则位于加拿大。

 

34这条黑胶带真是历史悠久啊。毕竟,它是所有人关注的焦点。图书馆馆长Nancy Rumery说,几乎每时每刻都有游客在这条在线拍照留念。有人躺在线上,有人做鬼脸,有人与童书人物Flat Stanley合影;有些家庭在黑胶带的某一端排队,另一些则按高矮排列。

有段时间,Rumery更看到有些游客站定在黑胶带前方一动不动,象是前面有个隐形屏障一样。他们在网上看到说,跨过这条边境线是违法的。Rumery说,事实并非如此。图书馆将自己定义为一个自由贸易区,人们可以在这里自由往来,没有限制。那这条黑胶带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呢?

边境线是个很有意思的东西。它将两个世界划分开来,会给人一种震慑感。的确如此,边境这个词儿听起来并不怎么友好。尤其是Donald Trump上台之后,考虑到现在美国边境上发生的一切,边境这个词儿甚至可能意味着黑暗和危险。但这也是Haskell图书馆如此有趣之所在,这里没有这种恐惧。

“地图上的一条线试图分离我们,让我们成为两个部分,”加拿大人Hal Newman说,“但Haskell的特别之处就在这儿,是的,的确有个边境线贯穿,但人们却因此更加紧密。多有意思啊!”

Newman之前曾担任过Haskell图书馆旁边的剧场总监,后者也位于边境线上。他将其称为“不可能存在的房间”,意思是这样一处空间本来不可能存在。舞台在加拿大,大部分座位却在美国。

5

6而这一切都不是巧合。一百多年前,Haskell家族故意将这两个建筑建在边境线上,就是位了促进双边的交流和友谊。

管理这样一个两国企业“是非常复杂的,”Rumery说。她是加拿大人,但无论谈及美国人还是加拿大人,她都用“我们”来称呼。比如,虽然图书馆没有罚款,但因为售卖明信片和各种纪念品,图书馆同时接受这两个币种,因此常常会有汇率的困扰;比如,美加两套安管措施,图书馆使用更加严格的一套;比如出去吃午餐可能就要穿越国境,所以工作人员更愿意简单的外卖;比如Rumery面对的不只是想要找到Stephen King最新小说的读者,还有加拿大皇家骑警、美国国土安全局以及国际边境委员会等等。

715年前,图书馆想要安装一个新的电梯。电梯在加拿大,但要用美国的吊车运输电梯,即便只入关几个小时,也要高昂的关税。解决办法:吊车停在美国的土地上,将电梯从上空拖吊进加拿大。

“有时我真希望我就在一家普通的图书馆工作,”Rumery说。听话听音,Rumery可没说真心话。而且她显然是存心炫耀,她可不想要在任何其它的地方工作。

这个图书馆不仅是地理位置上有意思,在这样一个地缘政治紧张,各种壁垒不断的时代,它还能提醒人类,边境不过是我们自己建造的,怀着恶意存在的幻象。

这里久居的人还是非常怀念旧时候。那时,你可以悠然穿越国境。那时,边境官员知道你的名字,会带着微笑跟你招手。那时,你随时都可以跨境去买一片披萨。那时,你不用说,但你懂——生活就是好那么一些。

“我以前的加拿大朋友和美国朋友一样多,”Derby Line镇Brown’s Drug Store的药剂师Buzzy Roy说。“你也不会想他们是加拿大人还是美国人。朋友就是朋友。在我们心里,边境是不存在的。”

今时今日,加美这两个小镇还共享着同一个供水系统。但除了美好的回忆,他们所剩无几。图书馆和比邻的歌剧院是两地居民定期互动的最后所在。

gettyimages-646354912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