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卫剑桥百日散记 002:轻轻的我来了

0

WeChat Image_20180918092223今天下午的时候下了一场小雨,天气也骤然冷了下来,风吹得楼下那颗小树一直在瑟瑟发抖,窗外不时的传来“啾啾”的风声……天空也一反上午的阳光普照,暴露出之前常在画面上看到的那种似乎专属于英国,暗淡天空之上的层层叠叠,云是或灰或白的颜色,间歇会透过一些闪亮的光芒出来……

WeChat Image_20180918092306我租住的这间小屋,房东是一位来自土耳其的女性,因此这风格和装饰倒是充满了英伦合着伊斯坦布尔的味道,说句心里话,很小资、很温馨,对于我这自由学习者来说,这样的环境和文化风格会给我很多灵感,与我此次英国的欧洲之行很混搭。

我这人就是会不时的无厘头,环顾了一下小屋,究竟这是多少面积呢?究竟小到什么程度?我可是住的这套小公寓的大屋啊!12平米?10平米?8平米?没有尺子呢……
突然记起“一个人两条手臂伸开的长度应该与人的身高是一致的”这样一个道理。据说达.芬奇的画作《维特鲁威人》就揭示了这样一个有意思的维特鲁威定律。WeChat Image_20180918092330画中描绘了一个男子,摆出了两个明显不同的姿势:一,双脚并拢、双臂伸出的素描,上面写着:“人伸开手臂的宽度等于他的身高”;二,双腿跨开,双臂举高的素描,下面写着:“如果双腿跨开,将人的高度减少十四分之一,双臂伸出并抬高到中指指尖与头部最高处位于同一水平线上,那么伸展开的四肢中心就是男人的肚脐,双腿之间会形成一个等边三角形”。不少人拿出了姚明、NBA球员以及那些个诸如曾志伟等大小个子明星来调侃这一定律的胡扯,其实这都是知一说一没脑子的主。人家达.芬奇的这幅画事实上恰恰就是为了描绘出完美比例的人体,才将一个男人同一位置的“十”字型和“火”字型姿态,分别嵌入到一个正方形和一个圆形当中。当然,至于更深层次的达.芬奇密码,比如画作中表现的神奇数字“142857”,因为过于深奥,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

我自己一个人手舞足蹈了半天,倒是真的将这小屋的长宽基本测量清楚,3*3米,9平方米,至少这个正方形我还真是才发现,人类视觉上的无知还真是充斥在我们感官世界的角角落落。至于我自己是不是完美人体,我敢说自己绝对不是,因为这个世界上正是因为万千大众的不完美,才会成就今天世界的五光十色,才会有上帝的荣耀、佛祖的荣光以及这样那样的崇高主义被普罗大众们所顶礼膜拜。

写到现在,我才发现刚刚写的这些根本不是我今天的设定内容,而篇幅竟然又快满了……不禁的又哑然失笑起来,或许这才是随笔,而且我首先是写给自己看的,然后才是分享给乐意看的人读的……况且这1492年意大利出生的达.芬奇,不仅仅是欧洲人,而且是欧洲文艺复兴时期人文主义的代表人物。这幅《维特鲁威人》中的男子,即使在今天,我们也会经常看到他的影子,比如欧元、画册还有T恤衫……

十年行走的第二站是英国,并非简单的选择。作为加拿大灰熊研究院的首席研究员,2016年的时候,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英国“脱欧”究竟动了谁的奶酪》,2017年,我又写了《现代国家的崛起:为什么是欧洲?》,2018年,我还写了《意大利会不会退出欧元区?》。WeChat Image_20180918092404其中,《现代国家的崛起:为什么是欧洲》这篇文章表达了我的主要思想和观点,即“欧盟代表了一种未来国家的可能形态,包含有现代国家的基本含义”、“英国的外交语言就是我们的存在就是要保持欧洲的分裂”、“欧洲这片土地,有一个共同的理念,就是没有天下共主的概念”。

如果我们可以模糊有人类文明史之后的复杂世界历史长卷,选取几个国家或者民族的参照点,依据简单对比法,即从公元前500年以来的世界2500年来人类发展史去看,就会有一个基本的认知和映像。

公元前500年到公元1300年,西方世界先后产生希腊、罗马等城邦发展体和威尼斯、佛罗伦萨、米兰等城市发展体,地中海文明的基点就是商业文明。公元1300年开始,荷兰、西班牙崛起,公元1700年,英国崛起并一直保持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美国取而代之。俄罗斯作为其中的一个不得不说的分支,地跨欧亚大陆,正邪两道通吃,“沙皇”两个字最能代表这一“战斗民族”的特征,大家都懂得。

WeChat Image_20180918092434同时期的中国,经历了最为繁荣也是备受争议的春秋战国时代,迎来了以秦汉王朝为代表的漫漫历史长河2000多年。公元1300年,是中国的元朝,忽必烈的孙子当政。公元1700年,是中国的清朝,康熙帝意气风发的时节,中国一度成为世界上经济规模和疆域面积最大的国家。1912年,宣统帝退位,民国风风雨雨又3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1949年成立。

至于美国的历史,简直可以忽略不计。1700年前的世界历史与美国基本就没啥事,如果一定要说,那就是印第安人还有英国的殖民故事。但是,自从1776年美国独立之后,世界上的事似乎没有一件它不参合的,而且

尽管我经常的对于自己可以降生在这样一个神奇的地球之上充满感恩之情,并且深感幸运,因为这是一个“和平和发展”的年代。但是,稍微深刻的去理解一下世界历史或者中国历史,就会知道:所谓人类的文明史基本上可以用两个字来概括,那就是“杀戮”;所谓人类文明史的法则就是“胜者王侯败者寇”;而人类文明史的共同目标却同样是两个字—“自由”。

如果我们可以回放世界历史中最惨烈的同胞杀戮,基本上都发生在欧洲,其核心诉求表面上是“欧洲统一”,事实上就是“欧洲的权杖”……

WeChat Image_20180918092619欧洲从1952年的欧洲煤钢共同体到1967年的欧洲共同体,再到1993年成立的欧盟,虽然还是追求欧洲的“统一”,但是终于放下了屠刀,放弃了“权杖”,因为欧洲人终于以最铁血的人类历史形成了欧洲人的理念——“永不再战的欧洲”。虽然欧盟还不是真正的国家,欧盟本身还无权行使各成员国的主权,“脱欧”的声音也此起彼伏,但是我对于以“永不再战的欧洲”理念为磐石基础的欧盟和英国充满信心,并且祈祷这一联盟形式的成功,可以成为今天以及可预见未来世界的“现代国家形式”……

这个问题属于一个很宏观的视角,但是我以为知微可以见著,因此带着这样一个问题栖居于13世纪初破土的剑桥,再去走访英伦并不广袤的大不列颠土地和岛屿,走访法国、德国、意大利、卢森堡、荷兰、芬兰以及那些个有故事的欧盟国家,以闲人的心态、自由学习者的追逐,感受这片土地的宗教、政治、人文以及资本主义的起源,感受这里的文化、科技、教育……还有我们中国人的前世今生……

轻轻的我来了……

张家卫

教授、博士生导师,加拿大西蒙菲沙大学比迪商学院杰克.奥斯汀亚太商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加拿大灰熊研究院首席研究员,中国北京大学战略研究所研究员。目前主要从事中加、中美经济领域课题以及小众行为学领域的研究和实践。

WeChat Image_20180918092748WeChat Image_20180918092759内容合作请联系 edit@gcpnews.com

广告咨询 ads@gcpnews.com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