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内瑞拉:经济的“解药”在哪里?

0

人们普遍认为,委内瑞拉经济严重衰退,但治病的“解药”究竟在哪里?

1需要“解药”

就连委内瑞拉总统马杜罗(Nicolás Maduro Moros)自己如今也坦率承认,这个盛产石油国家的经济出了很大的问题。

首先,GDP增速滑坡,经济出现负增长:2017年根据IMF的数据,GDP的增速是-12%,而今年很可能加速下跌至18%。

其次,本币暴跌,通胀严重。委内瑞拉议会中几大反对党宣称,该国8月通胀率高达2231%,折合成年利率高达200005%,而IMF则给出了1000000%的年化通胀率预估(去年10月给出的预估值是2349%,当时被认为“过于悲观”,如今看已算十分“乐观”的了)。与之相伴的则是物价飞涨和商品供应短缺,一卷卫生纸价格高达250万玻利瓦尔,许多大小超市、商店货架上空空如也。今年2月21日,委内瑞拉中央大学、贝洛天主教大学和玻利瓦尔大学联合Fundación Bengoa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该国大多数人因生活所迫减少用餐次数和数量,导致74.3%的委内瑞拉人体重平均减少8.7公斤。

在这种情况下不论马杜罗及其执政党,或在议会十分活跃的反对党,在一个问题上显得高度一致:委内瑞拉经济病入膏肓,需要赶紧找到“解药”——高度不一致的则是“‘解药’在哪里”及是什么。

2 copy马杜罗“找到了”?

曾经有相当长一段时间,马杜罗试图告诉大家,自己就是那个“解药”:他不厌其烦地试图说服国人相信,经济困境是因为总统权力不够所致。2015年下半年他推动通过立法,授予总统更多权力;2017年他又推动修宪,将更多权利集中在总统(也就是他自己)手中。

但如前所述,经济和本币的表现非但未曾好转,反倒每况愈下,以至于到了2018年下半年,他也不得不老实承认“还没找到办法”。

“还没找到”不等于不努力去找:除了绞尽脑汁在全球范围内求助、“找钱”外,8月22日,马杜罗推出了一系列大刀阔斧的“经济改革措施”。

首先,鉴于本币贬值太过夸张,他宣布废除现行的“强势玻利瓦尔”,改用新的“坚挺玻利瓦尔”,1坚挺玻利瓦尔兑换10万强势玻利瓦尔(也就是说,钞票币值一下抹去了5个零),并以所谓“石油币”即委内瑞拉自行发行的虚拟货币作为依托。

其次,增加工资,原本最低工资线为500万强势玻利瓦尔,如今改为1800坚挺玻利瓦尔,自9月1日起实行,这意味着最低工资标准提高至原来的34倍。

第三,放松外汇管制,允许部分交易所进行外汇买卖。

第四,改变汽油补贴政策,将现行几乎等于免费的汽油价格提高至目前尚未公布的“国际价格”。

第五,提升增值税和企业税率。

马杜罗似乎再度恢复了自信,表示“我已找到了能使国家经济恢复活力的‘药方’,请相信我”。

然而,这剂解药真的好使么?

adw copy良药虽有 决心难下

正如许多分析家所指出的,委内瑞拉经济可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当初兴盛一时系拜国际油价高企和本国石油储量、产量在全球范围内领先所赐,却也因此埋下了“把所有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的隐患:2008年的委内瑞拉,查韦斯如日中天,不仅在国内、也在整个拉美范围内挥金如土,享受着以此换回的支持率和欢呼声,当时该国原油日产量高达320万桶,石油收入占全部财政收入比重的96%;如今油价今非昔比,该国石油产业也萎缩到日产140万桶,石油收入在财政总收入中占比已跌破50%——要知道在这10年间该国其他经济部门并无大的起色,在这种情况下原先的垄断优势部门“瘦身”,后果可想而知。

马杜罗的新“解药”既难令石油产业迅速大幅度触底反弹,更难促进其他产业多头并进,填补石油产业萎缩留下的空白,“药效”恐怕不容乐观。

如果仅仅是石油产业萎缩,并不足以让一度富庶的委内瑞拉衰弱到今天的地步,查韦斯时代自恃富足,为满足“提高国际声望”和增加国内支持率的需要大肆“派糖”,在国外无序援助,在国内则建立起夸张的“大福利”体制,这也免费,那也补贴,不仅吊高了国人的胃口,虚耗大量资金,而且造成公营部门效率低下,人浮于事。当石油市场盛况不再,内忧外患蜂拥而来,措手不及的马杜罗可以收缩“国际战线”,却无论如何不敢在民意支持率浮动、自己执政基础受到空前挑战的情况下削减国内的“大福利”,这导致财政赤字高企(财政赤字占GDP比重高达20%),债台高筑(外债总额高达1500亿美元,而外汇储备不足100亿),迫使政府不得不滥发纸币,而滥发纸币又开启了货币贬值“洪流”的危险闸门,形成了一发不可收拾的恶性循环。

马杜罗“改革”至今不敢触动“大福利”这个最大的“堰塞湖”,仅仅浅尝辄止地动了一下低油价的蛋糕,却又留下个“有国民卡者可继续享受优惠”的尾巴,这不仅令该项节流措施大打折扣,还埋下了权力寻租的隐患。至于其他“大福利”马杜罗非但不敢动,抑且不敢提,甚至还增加了基本工资。经济危机的祸根之一是大手大脚,如今的“解药”却怯于节流,如何能药到病除?

既不能节流便需开源,马杜罗除积极寻找资金,试图重启石油生产势头外,还宣布增加增值税和企业税率。但重启石油生产的努力两年多来事倍功半,许多境外投资者都认为,委内瑞拉低下的石油部门运转效率严重影响投资效果,在这种情况下不仅“找钱”不易,即便找到一些也未必能立竿见影。至于增税,在如今百业凋敝的大背景下无异于杀鸡取卵,弄不好还会引发更大的社会不安。

在这种情况下强行变更币值,则更仿佛明知刹车不灵,还要猛踩刹车板,效果是明摆着的。

然而真的没有“解药”幺?也未必。

迄今为止委内瑞拉最大贸易伙伴美国(2016年数据,美国对委内瑞拉出口50.6亿美元,占委内瑞拉进口比34%;从委内瑞拉进口103亿美元,占委内瑞拉出口比39%)并未在纯经济和债务领域作出激烈反应,诸如“禁止公民交易‘石油币’”等举措,则更多出于非经济考量而采取,这实际上表明了一个浅显的道理——各“金主”实际上并不像看上去那样担心委内瑞拉经济及债务崩盘,毕竟,这是一个已探明石油储量在全球范围内位列前茅的国家。

行之有效的“解药”,一是下大力气牺牲国有石油产业控股权,让利于国际资本,并引入有效的开发管理体系,迅速恢复石油产能,二是宁可冒牺牲支持率的风险,也要切实将“大福利”降下来。否则,委内瑞拉就很难摆脱当前的恶性循环。

然而种种迹象表明,尽管面对困境,马杜罗至少目前仍不愿下决心采取上述决然措施,而宁肯吞吞吐吐、缝缝补补。

更令人担忧的是,反对派也未必敢服这两剂“猛药”:他们一方面攻击现政府“治理经济无方”,另一方面却同样抨击马杜罗“试图将宝贵的石油资产贱卖给外国人”,并扭扭捏捏地不敢公开表示,一旦他们上台执政,将毫不客气地将“查韦斯-马杜罗的‘大福利’降下来”,他们也怕引发众怒。

毕竟,良药利于病,但苦口,还是“找钱”舒坦得多。或许委内瑞拉经济还没到山穷水尽的最艰难地步,不论政府或反对党,暂时都下不了服“猛药”的决心。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