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文峰:拿什么留住你,加拿大的科技?

0

最近各种吸引眼球的花边新闻很多,远在中国的有范冰冰两天就拿出8.8亿交税不用坐牢。近在北美,有在美国设定的最后通牒前最后一秒钟加拿大签订城下之盟,在钢铝、软木等加拿大核心利益领域都未获得保障的情况下就签字加入新的美墨加贸易协定,更不谈该协定还丧权辱国地被加入毒丸条款,加拿大甚至不能独立自主与中国谈判自贸协议(这个议题我会以后再单独写)。

今天我先来写写被加拿大本地新闻忽略的一条重大财经消息:位于本拿比的燃料电池技术厂商Ballard Power Systems,获得世界最大的柴油机企业中国潍柴动力集团巨额注资,两家企业将合资在中国山东建成全世界最大的商用车辆燃料电池动力包生产基地,将牢牢掌握未来燃料电池汽车动力系统的主导权。这样一条对加拿大,对卑诗省重大的利好消息,在本地的中英文媒体上,几乎是波澜不惊悄无声息。

这个项目有多大?潍柴集团投资1.63亿加元,购买Ballard公司15%的股权,并以9000万美元,获得Ballard部分技术转让,同时以潍柴投资,Ballard技术入股的形式,在中国山东兴建商用汽车燃料电池动力包合资企业,这家企业的初始注册资本,就高达10亿元人民币。作为一个居住在加拿大的中国人,我当然对两国以各自的优势,互补成立引领全球高科技制造业的巨型企业感到高兴。可是在采访Ballard公司首席执行官后,了解到的一些事实让我对加拿大科技企业的前景和后劲,产生深深的忧虑。

实际上Ballard成立于80年代,经过二十多年努力,在本世纪初完成了实用化的商用汽车燃料电池动力包,还早在2006年,卑诗省和美国西海岸几个州就宣布要建设氢能源高速公路,并在2010年冬奥会期间,在Wh最近各种吸引眼球的花边新闻很多,远在中国的有范冰冰两天就拿出8.8亿交税不用坐牢。近在北美,有在美国设定的最后通牒前最后一秒钟加拿大签订城下之盟,在钢铝、软木等加拿大核心利益领域都未获得保障的情况下就签字加入新的美墨加贸易协定,更不谈该协定还丧权辱国地被加入毒丸条款,加拿大甚至不能独立自主与中国谈判自贸协议(这个议题我会以后再单独写)。

今天我先来写写被加拿大本地新闻忽略的一条重大财经消息:位于本拿比的燃料电池技术厂商Ballard Power Systems,获得世界最大的柴油机企业中国潍柴动力集团巨额注资,两家企业将合资在中国山东建成全世界最大的商用车辆燃料电池动力包生产基地,将牢牢掌握未来燃料电池汽车动力系统的主导权。这样一条对加拿大,对卑诗省重大的利好消息,在本地的中英文媒体上,几乎是波澜不惊悄无声息。

这个项目有多大?潍柴集团投资1.63亿加元,购买Ballard公司15%的股权,并以9000万美元,获得Ballard部分技术转让,同时以潍柴投资,Ballard技术入股的形式,在中国山东兴建商用汽车燃料电池动力包合资企业,这家企业的初始注册资本,就高达10亿元人民币。作为一个居住在加拿大的中国人,我当然对两国以各自的优势,互补成立引领全球高科技制造业的巨型企业感到高兴。可是在采访Ballard公司首席执行官后,了解到的一些事实让我对加拿大科技企业的前景和后劲,产生深深的忧虑。

实际上Ballard成立于80年代,经过二十多年努力,在本世纪初完成了实用化的商用汽车燃料电池动力包,还早在2006年,卑诗省和美国西海岸几个州就宣布要建设氢能源高速公路,并在2010年冬奥会期间,在Whistler演示了燃料电池动力的巴士。当时Ballard对本国市场充满信心,认为燃料电池动力汽车在加拿大的春天已经来临。

然而现实很骨感,由于没有足够的政策支持,无人愿意投资氢能源基础设施,卑诗省的燃料电池汽车已经完全消失,Whislter已经把他们所有的燃料电池巴士卖掉换回传统柴油车。现在Ballard的销售百分之百来自国外,中国市场占了六成,另外四成市场由欧洲和美国加州构成。中国对真正清洁可再生能源的需求,终于让Ballard成功实现商用汽车燃料电池动力包大规模市场化应用,在中国设厂生产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但是这同时意味着,又一家加拿大的高科技公司会逐渐离开加拿大。虽然Ballard目前核心研发仍然在本拿比,并没有转移到中国的计划,但是长期合作中,中方对技术的了解和领悟会不断增加,不难想象以中国当今的科技实力,在未来同样会在燃料电池核心技术方面取得突破,届时Ballard的命运,要麽是越来越中国化直至成为中国主导的企业,可是如果不要中国的市场,那麽很可能就像北电、黑莓一样渐渐被市场边缘化直至消亡。

这就是加拿大科技企业的两难境地,一开始有先进的技术引领全球,但是因为得不到政府政策支持,没有基础设施配套,不得不向其他市场转移,如果依靠本国市场意味着没有市场无法发展。虽然很大的原因是加拿大市场规模有限,但是政府缺乏政策支持,缺乏长远策略,缺乏战略眼光是很大的原因。当我们意识到加拿大的先进科技企业正不得不离开加拿大,可是只能说一句“只是当时已枉然”。

istler演示了燃料电池动力的巴士。当时Ballard对本国市场充满信心,认为燃料电池动力汽车在加拿大的春天已经来临。

然而现实很骨感,由于没有足够的政策支持,无人愿意投资氢能源基础设施,卑诗省的燃料电池汽车已经完全消失,Whislter已经把他们所有的燃料电池巴士卖掉换回传统柴油车。现在Ballard的销售百分之百来自国外,中国市场占了六成,另外四成市场由欧洲和美国加州构成。中国对真正清洁可再生能源的需求,终于让Ballard成功实现商用汽车燃料电池动力包大规模市场化应用,在中国设厂生产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但是这同时意味着,又一家加拿大的高科技公司会逐渐离开加拿大。虽然Ballard目前核心研发仍然在本拿比,并没有转移到中国的计划,但是长期合作中,中方对技术的了解和领悟会不断增加,不难想象以中国当今的科技实力,在未来同样会在燃料电池核心技术方面取得突破,届时Ballard的命运,要麽是越来越中国化直至成为中国主导的企业,可是如果不要中国的市场,那麽很可能就像北电、黑莓一样渐渐被市场边缘化直至消亡。

这就是加拿大科技企业的两难境地,一开始有先进的技术引领全球,但是因为得不到政府政策支持,没有基础设施配套,不得不向其他市场转移,如果依靠本国市场意味着没有市场无法发展。虽然很大的原因是加拿大市场规模有限,但是政府缺乏政策支持,缺乏长远策略,缺乏战略眼光是很大的原因。当我们意识到加拿大的先进科技企业正不得不离开加拿大,可是只能说一句“只是当时已枉然”。

 

环球华网_网站banner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