魁北克省“变天”记

0
101日揭晓的魁北克省选结果让这个加拿大最古老的省份政治版图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令人瞠目结舌的结果

如果从法国殖民地“新法兰西”算起,魁北克不论作为地名或省区,其历史至少可追溯到公元1608年,1867年加拿大联邦成立之初的四个省份中也包括魁北克省,至今,魁北克这个法语省份仍然是加拿大联邦面积第一大、人口第二多的省份,在加拿大政治格局中拥有无与伦比、举足轻重的地位。正因如此,这个省的省选也格外引人关注。

正因如此,10月1日举行的本届魁北克省选投票才引起该省乃至整个加拿大的高度重视。由于自建省以来,这个法语省份一直由中左翼的联邦派政党魁北克省自由党(PLQ)和主张魁北克独立的魁北克人党(PQ)轮流坐庄,尽管近年来魁人党声势日衰,大多数观察家仍然认为“红蓝之争”(PLQ标志色为大红,魁人党为天蓝)的大格局不会动摇,且前者将成为赢家。

但省选结果却令人瞠目结舌。

在全部125个魁北克省议会议席中,上届省选仅获得21个议席的魁北克未来联盟党(CAQ)获得74席,增加了53席之多,成为占据议会简单多数席位的执政党,党领勒高尔特(François Legault)也因此成为魁北克建省以来第一个打破“红蓝格局”的“第三政党”领袖,当选新的魁北克省长(历史上第32位),CAQ的得票率也高达37.5%;上届拥有68个议席的PLQ输掉了大蒙特利尔以外的大多数议席,在新一届议会中仅获得32个议席,得票率更跌至24.7%;8年前还是魁北克省执政党(当时有54个议席)的魁人党更是遭遇“政治雪崩”,议席从30个锐减至9个,得票率更跌至17.1%的低谷,创下1973年省选(仅获得6个议席,1970年是7个)以来的最差纪录。由于在省议会构成正式党团的资格线为至少12名当选议员和至少20%得票率,因此魁人党实际上丧失了省议会党团的资格;左翼新兴政党、上届仅有3个议席的魁北克团结党(PS)则获得了16%的得票率和10个议席,在议席上甚至压过魁人党一头,尽管同样未达组建省议会党团的资格,却崛起为魁北克省政坛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

勒高尔特欢庆胜利(加通社)

勒高尔特欢庆胜利(加通社)

从“统独”命题中走出?

长期以来,魁北克省政始终被“统独”命题所纠缠而难以自拔,有人曾指出,加拿大联邦“最坚定的统派和最顽固的魁独派,几乎都是说法语的魁北克省人”,这并不算太过夸张。但近几届省选的进程和结果似乎表明,魁北克人、尤其年轻人已渐渐厌倦了没完没了的“统独”行为艺术,他们渴望从“统独”命题的死循环中早日摆脱,将省政辩论的主题尽快转移到和“省计民生”攸关的更实际、更接地气话题上。

2014年省选中魁人党已遭遇重挫,当时人们普遍认为,魁人党将宝压在一旦胜选即强推“统独公投”,并计划推出更多凸显法语地位、排斥魁省“英语系”政策法规,引发年轻选民担心和逆反心理,是败选的关键所在。此次省选期间魁人党汲取上届教训,大为降低了“统独”音量,不料却败得更惨。分析家们认为,这次惨败一方面表明,如今新一代魁省人不但对“魁独”日渐意兴阑珊,甚至不愿多谈“统独”话题,令和这一话题高度关联的魁人党(其实也包括PLQ)更趋边缘化;另一方面,魁人党长期以来靠炒作“统独”话题竖立政治品牌,一旦撇开这一“老招牌”,一时间反倒丧失了准确定位,变得更加“找不着北”。

省自由党此次的挫败除了和魁人党如出一辙的“统独招牌边缘化”原因外,该党及其党领、败选省长库亚尔在经济、移民政策等领域日渐不受省民欢迎,而主张控制外来移民、要求移民和难民“融入及接受主流社会价值观”的CAQ却契合了更多省民诉求,是更关键的原因。魁北克省也是联邦总理杜鲁多(Justin Trudeau)的故乡和选区所在,库亚尔和PLQ是杜鲁多和联邦自由党的政治盟友,且在政治主张和色彩上、尤其在移民和经济政策两方面较后者还更保守、更“右”一些,他们的败选继安大略省后,再次为2019年即将投入联邦立法选举的杜鲁多和联邦自由党敲响了警钟——他们的许多核心政治主张并不像其所想象的那样受欢迎,且似乎越来越不受欢迎。

贝鲁贝临危受命(加广)

贝鲁贝临危受命(加广)

纷纷求去的失败者

尽管PLQ丧失了大蒙特利尔以外大多数议席,但其党领库亚尔(Philippe Couillard)仍然顺利连选连任省议员。尽管如此,库亚尔仍很快宣布,自己将放弃党领和当选省议员职位,并退出魁北克省政坛,PLQ随即任命阿尔冈(Pierre Arcand)为临时党领,临危受命的他,能否担负起力挽狂澜,稳住刚刚遭遇惨败政党阵脚的艰巨使命,仍待观察。

重新“洗牌”的不仅仅是刚丧失省政的PLQ:败得更惨的魁人党党领利塞(Jean-François Lisée)败选当天即宣布辞去党领职位(他甚至连省议员也落选了),资深政治家贝鲁贝(Pascal Bérubé)成为这个连议会党团资格都丧失(这意味着议会发言时间锐减和官方经费大幅减少)的老牌政党临时“看家人”。贝鲁贝表示自己仅仅是“过渡人物”,带领魁人党重整旗鼓的责任将“自有后来人”,目前呼声较高的包括前省厅负责人伊翁(Véronique Hivon)和前党领高德莱沃(Sylvain Gaudreault),自2014年省选落败、党领马华辞职后,魁党走马灯似地更换了4任党领(贝达尔Stéphane Bédard、贝拉多Pierre Karl Péladeau、高德莱沃和利塞),看来在找到新的政党品牌定位前,魁人党的动荡和低迷还将持续下去。

同样,刚刚“变天”的魁北克省政治版图在找到“统独”后新的“主话题”前,也将经历一番动荡和彷徨。

库亚尔拂袖而去(多伦多星报)

库亚尔拂袖而去(多伦多星报)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