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股指暴跌:到底谁“疯了”

0
特朗普对美国股指暴跌给出了“美联储疯了”的评价,但质疑者却有人认为其实真正“疯了”的是他本人

道琼斯暴跌 特朗普跳脚

至少在10年前,许多资深金融和经济学家就预言美国股指“见顶”,预言它“不久”便将结束漫长涨势,转入一段较长的下降轨道。但学者们“狼来了”叫了很久,美国股指却执拗地一涨再涨,甚至连金融危机都只能让它“小休息”一下,旋即赌气般加速上涨。

但10月10日无疑是美国股指的“黑色星期三”:这一天美国股指遭遇8个月来最大“车祸惨案”,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收盘下跌831点,纳斯达克综合指数录得两年多来最大单日跌幅(超过4%),而标准普尔500指数创下2月份以来最大单日跌幅,并且自2016年以来首次连跌5天。

让许多分析家和投资者担心的不仅仅是跌幅,毕竟长期“慢牛快熊”的美国股指涨幅已高,隔三差五来个暴跌快速释放风险也并不罕见。令人恐惧的是“哪些股票在跌”:亚马逊股价下跌6.2%,Netflix下跌8.4%。Facebook和苹果各下跌超过4%,这些几乎都是过去若干年美国“慢牛”的中流砥柱——这还不算,更具代表性和普遍性的“慢牛指标参数”标普500指数整体科技板块单日下跌4.8%,是7年来跌幅最惨烈的一天。

截至当天收盘,纽约商品交易所11月交货的轻质原油期货价格下跌1.79美元,收于每桶73.17美元,跌幅为2.39%;12月交货的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下跌1.91美元,收于每桶83.09美元,跌幅为2.25%。于此同时金价却大幅上涨。这些都给人一种市场心态“不淡定”的强烈信号。

当然,同样“不淡定”的还有其他方面,比如全球各地的隔夜股指,又比如,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

当地时间10月1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在宾夕法尼亚州伊利市抨击美联储(FED)“已经疯了”(Gone crazy)。

对此一些质疑者反驳称,“已经疯了”的未必是美联储,而很可能是特朗普自己。

特朗普“美联储疯了”(财经观察)

特朗普“美联储疯了”(财经观察)

美联储素来高冷 特朗普坏了规矩

特朗普所谓“美联储疯了”,是在抨击其持续加息,并认为这种货币政策是导致股指崩盘的罪魁祸首。

自2015年12月以来美联储八次上调短期利率,今年以来更是连续调高了3次,最近一次是9月。CME的FedWatch工具显示,市场对今年12月再次加息的预期为76.3%。不仅如此,市场普遍预期,美联储2019年会至少再加息3次(稍早的预测为两次),如今美国短期利率已在2-2.25%之间。

事实上近来特朗普已多次抨击美联储的加息政策,此前最近的一次是10月9日,即指责美联储“疯了”前一天。

正如一些媒体所言,至少10月9日这一次,特朗普针对美联储货币政策的批评还相对含蓄,首先承认“他们正在做自己认为必要的事”,称“不必走这么快”,表示在没有通胀威胁迹象时不希望经济“甚至一点点”放缓。但在股指暴跌后他忍不住断言“美联储已走得太快了”,称“我认为美联储犯了一个错误,他们非常紧张”、“尽管这其实是期待已久的修正,但我真的不同意美联储的做法”。

与之相呼应,被调侃为“特朗普最好的录播机”的白宫新闻秘书桑德斯(Sarah Sanders)10日发表了一份措辞奇特的声明,称“美国经济基本面和未来依然强劲”、“特朗普总统的经济政策是这些历史性成功的原因,并未持续增长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表示“失业率处于50年来最低水平,家庭和企业税收在减少,法规和繁文缛节被削减,薪水越来越高,消费者和小企业信心创下记录,农民、牧场主和制造商得到更有利的贸易协议”——一言以蔽之,形势一片大好,不是小好,而且这一切都是伟大的特朗普总统英明领导所致,蕞尔股指又跑出来捣什么乱,抢什么戏?

问题在于,作为美国总统,不论公开讨论股指短期走势的涨跌,或公开抨击美联储利率政策,都几乎是史无前例的,美联储在经济政策上享有独立性,美国总统直接批评美联储是罕见的现象。这反常言行表明,特朗普无法忍受股指大幅下挫——今年以来他用了太多笔墨和感情,将美国经济和自己的政策正确比附于股指强劲上,因此任何不强劲、甚至不那么强劲的表现,都可能被虎视眈眈的政治对手用于影射其“政策错误”,这是他及同样有点语无伦次的桑德斯所万万无法承受的。

问题更在于,如果“疯了”的是美联储,总统的直接抨击、威胁恐怕毫无用处,突然给政治对手又双手奉上一个“干涉美联储独立性”的口实;如果“疯了”的是特朗普,他恐怕得调整一下心态和条件反射触发参数设置,毕竟在当前复杂的国内外经济形势下,过分密切、直接、生硬地将美国经济和“特朗普战略”的正确性和股指涨跌捆绑,是必定要冒很大风险的。

美联储利率走势(FRED)

美联储利率走势(FRED)

年利率非唯一罪魁 鲍威尔仍我行我素

专家们并非都不认同特朗普的反应。

著名经济学家、Capital Economics的皮尔斯(Michael Pearce)就认为,这次特朗普的意见或许是对的,因为美联储似乎低估了持续加息可能造成的后果,即美国经济突然失速。皮尔斯表示,美国经济已接近临界点,虽然表面上看增长十分强劲,但这是受到特朗普减税和自由裁量联邦支出增加的“一次性提高收入和企业利润”推动影响,“但美好时光将迅速消失”,美联储官员低估了2019年经济时速的概率,而在财政刺激逐渐消失、货币紧缩政策推进时很容易发生。他表示经济衰退的时机很难确定但可能在明年年中左右发生。他认为已有一些迹象表明,高利率限制人们购买房屋和汽车的欲望——房地产和汽车销量指数一向被视作美国经济健康指标,而“黑色星期三”股指崩盘前这两项指数都欠佳。

不仅如此,过去几周基准十年期国债利率持续攀升至7年多以来最高水平,该指标一向被认为是企业债务和抵押贷款利率的晴雨表。

许多分析家也认为,此次股指大跌有一定原因是担心中美间的贸易紧张局势,而并不仅仅因为担心美联储持续加息——而一手导致中美贸易战白热化的特朗普显然绝不愿谈及这一点,至少在中期选举投票前宁愿选择讳疾忌医。

当然,也有许多分析家认为,特朗普或他的政治对手们似乎有些过于性急和激动了。

在他们看来,市场对美联储近期的持续加息中长线究竟作何反应也好,美国股指未来将重演“慢牛快熊”一幕还是真的“狼来了”也罢,似都需继续观察,因为今年虽然波动加剧,但股指依然创了新高,目前尚不清楚近期的暴跌是否意味着投资者对美联储利率政策作出反应,即认为股价被高估,也不清楚此次下跌是否预示着市场对利率上升产生更大恐慌,或对美国经济、中美贸易战、中国经济放缓等担忧加剧。

但正所谓关心则乱,此时此刻面对似乎正在质疑自己“英明神武”的股指,特朗普很难做到平心静气,不动如山。

更要命的是美联储似乎仍在“搓火”:在接受PBS采访时美联储主席鲍威尔(Jerome Powell)称美国现行货币政策“依然宽松”,“离平衡政策还很远”,这意味着美联储仍希望继续加息。在最新新闻发布会上,鲍威尔更称自己“未曾和总统讨论利率问题”——这无异于公开表示“你说你的,反正我也不听”。

就这么任性(Siyatha News)

就这么任性(Siyatha News)

环球华网_网站banner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