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晖(Hui Wang):为传承参与教育决策

0

就在刚刚进入10月的那天,就在卑诗省政府大厦前面,就SOGI和性教育大纲支持与反对双方展开激烈对峙,呈现出开学后意味深长的一幕,不少家长的忧虑之情才下心头,又上心头。

正是在这样一种欲说还休的复杂背景下,开始了全省范围内教育局学务委员的选举。而在加拿大,没有联邦一级教育部,教育决策的权力落在省市两级政府头上,所以说各市学委担负着重责大任。今届市选,王晖竞选高贵林(Coquitlam)学务委员,可能是三联市唯一反对在没有经过深入讨论,广泛听取家长和专业医生意见的情况下单方面推进SOGI的学委候选人。至此关键时刻,他强调要充分尊重和保护家长及国际学生监护人的权益,在新政策制定流程里充分考虑家长和监护人的意见,让SCHOOL BOARD和学校更好地为孩子和家长们服务。“我们的诉求无非就是让孩子接受好的教育,接受优秀的传统教育。”在接受三联市主流传媒采访时他如是说。

 文:鲍淑枝

王晖

王晖

接力争选高贵林学委

在2014年市选时,曾有一位华裔女士参与竞选高贵林学务委员未果。今次市选,王晖又站出来,参选学区43学委(School Trustee),也算是接棒续跑。

通过王晖了解到,43学区包括高贵林、高贵林港和满地宝,即惯称三联市(Tri-city),另外再加上 Anmore/Belcarra区。学委名额分布是高贵林4个,高贵林港和满地宝分别为两个,Anmore区一个,共9个。今届高贵林学委8位候选人竞选4个名额,现任4个学委中有三位争取连任。上届市选由于出现教育经费问题,引发多方关注与争执,故学委候选人数量要比今届多。

王晖诚恳地表示,如果当选将致力于本地教育的发展,努力带给学校局一个新视野,使之拥有良好的学校设施,优秀的师资,培育出成功的学习者,培育出更多人才。加强教师培训,加强对学生的管理,加强沟通,提高家长的参与度,邀请家长作为观察员更多参与学校管理。

王晖竞选政纲具体明确,提出关注大麻合法化、学校安全和午餐计划等。禁止学生在上学期间玩手机和电脑游戏,保护学生身心健康。禁止校内出现任何大麻产品及相关标志。加强学生的体育和音乐教育,争取让每个学生每天至少运动1-2个小时,熟练演奏一门乐器,积极组织各类体育比赛,鼓励孩子参加童子军活动,让孩子们在体育锻炼中磨练性格,培养团队精神、领导力和坚忍不拔的意志力。

采访中王晖尤其谈到双语教学,他说加国至少40%的政府岗位都需要掌握英语和法语,要想进入主流社会,就要让孩子学好这两种语言,光英语是不够的,为此需要进一步推广法语沉浸式课程,增加法语教学时间,以期让孩子们在未来有能力做更多人生选择,在融入主流社会上从根儿上解决问题。

高贵林14万人,华人约18%。上次市选投票率20%多,学委8千票当选。借此王晖呼吁华人踊跃投票。工作重要,有事情去抗议很重要,但是投票最重要。不投票,永远是弱势群体,华人要先当分母,有经验了再当分子。

王晖(左三)和竞选团队

王晖(左三)和竞选团队

为反SOGI家长代言

中小学超前性教育已成为卑诗省、乃至加拿大一个重大话题,这个问题不但关系到个人与家庭,也关系到整座城市的未来走向。

SOGI是一个所谓兼容的词汇,代表所有性取向或性别认同,包括双性、男女同性恋、跨性别、酷儿(亦称变态)、双灵(第三性)、异性恋和顺性别。目前所有卑诗校区和独立的学校,都被要求将有关性取向和性别认同的特定资料纳入反霸凌政策里面,要求根据2016年7月修订的卑诗人权条例行事,该修订版包括性别认同和相关表达,禁止歧视,保护性取向。卑诗省已形成SOGI教育网络,校区使用SOGI123作为课程资源,依此进行网上教学,或自制模板,与卑诗新的教程相匹配。王晖说这里的教师权力很大,可以自己裁定教学内容,SOGI究竟要讲到什么程度,由教师说了算。尽管这方面新的教科书已经开了很大的口子,但如果教师观念上更为开放,在讲授内容上很可能会更激进。教师由教联管,校方有权雇用,却无权解聘。

对于SOGI讲性别认同,王晖认为大方向没错,对于有特殊需要的人可以尊重人权。但问题是放在生理健康的角度,还是放在心理健康的角度?前者应该一出生就定了,后者就说不清楚了。SOGI的做法实际上是分化学生,说60%同性恋在学校不安全,那么大部分学生的安全怎么对待?

像SOGI123,试图通过近百个问题,用一个性别光谱来界定学生的性别,这些问题,是如何设计的,后面的算法是什么,这么严肃的问题,需要医生的参与,并且和家长解释清楚,而政策制定者并没有包含医生的专业建议,和家长也缺乏必要的沟通和解释,对此不少家长有很多意见。

还有就是英语好的发大声,年轻人活跃曝光的也就多,而从亚洲来的家长英文不好,发声就少。结果本地主流媒体在相关报道上也失客观,给说话的人贴上先进的标签,不说话的人就保守。为此王晖表示需要有人站出来为此说话,并且要大声说话,到决策圈里说话。

王晖(左三)

王晖(左三)

文化传承薪火相传

对于文化传统的延续,在国内时对此还没有太多理会,来到加拿大之后,有了自己就学的孩子,王晖则切身体认到这个问题的重要,且刻不容缓。为此他提出应投入更多资金和精力在本地发展中文教育,增加中文教师数量。

通过加中基础教育比较,王晖认为在国内中小学老师大包大揽,是老师追着学生;而在本地,学生只要不闹出圈了,老师是不会主动批评学生的,所以家长要不上心,孩子难免就会有偏差,要从国内的大撒把有个转变,花时间陪孩子。孩子大致分为三类:5%属学霸型,温习一晚上第二天就能拿A;另有15%左右的孩子坐不住,不适合走学术路子,适合从事体育或与人打交道的行业。而中间的80%挑战性最大,很难两边靠,就需要循规蹈矩的教育,需要家长系统地关注与付出。谁都想让自己的孩子成为5%,这时家长就容易错位,矛盾就出来了。因材施教说易行难,家长要有自知之明,教育的功能正体现在这里。

就传统而言,王晖认为可以从几个维度来看这个问题,即家族维度、统计维度和社会维度等。要以大多数家庭为重,不能说传统家庭就是落后,人类社会的发展还要靠传统家庭维系。一个家庭是一爸一妈,还是两爸或两妈,这不仅是个人家庭问题,也是社会延续问题,是怎样往下走的问题,不能只顾眼前利益取舍。而现在孩子们不得不对应学校的性课程,教师不再把孩子当成男孩和女孩,这种二分法被认为瓦解了性活动者对孩子生成的看法与观点。当谈到家庭时,教师被禁止使用 “妈妈”和“爸爸”,代之使用“家长”(parent)。

套用股市一种比喻,到底是学巴菲特,还是学索罗斯?是长远地一代代家族延续,还是把孩子养到18岁就拜拜了?王晖有些动情地说:“前者才算是完整人生,希望看到子女们组建家庭,结婚生孩子,我们无非就是要达到这个符合自然规律的人生目标,进而要求与之相匹配的人性化教育。”

王晖(左六)与义工拜票-1开发教育提振经济

论产业与公司,地处山麓的高贵林比不上温哥华与本拿比,再加上交通瓶颈和过桥障碍,论畅通又逊于一马平川的素里。因此只有知己知彼扬长避短,才能因势利导,发育自身优势。所以王晖认为,不妨通过教育产业,来拉动高贵林的经济成长,同时促进就业市场。在这方面需要与城市规划者多方合作,以跟上高贵林不断增长的需求。

在高贵林已有道格拉斯学院,声名远播,为高贵林开发教育产业奠定了很好的基础,需要由此更上一层楼。不久前王晖见到高贵林市长,就谈到这个问题,提议可以考虑在高贵林建立一所大学。对此市长表示省里不支持,但开个分校尚可,当务之急先为道格拉斯学院建一座学生公寓。

教育产业的开发离不开教育质量的提振,所以王晖讲到要提高教育质量和学生的学术能力,持续改善教学条件,满足特殊学生的要求,鼓励学生参加各类科技活动和学科竞赛,吸引和留住高质量的学生。

教育资源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就是国际留学,这是一个国际通例,而对高贵林乃至加拿大尤其如此。在中小学,道格拉斯学院,海外学生比例很高。对此王晖表示,要加强对国际留学生的支持,帮助他们尽快适应不同文化环境,尽快提高英语能力。这里高中的英文要求就很高了,不能只有ESL,学校应提供更多帮助。

王晖陈述政见

王晖陈述政见

从古都西安到大洋彼岸

王晖出生在西安,而西安前身是长安,从西周到大唐历经十数个朝代定都于此。在王晖身上,就熏染了一种儒雅气质。5岁时他随父母三线建设转到汉中,汉中位于陕南太白山脉,非等闲之地,在中国历史上举足轻重。这里人文气氛浓郁,尊师重教蔚为成风。正是在汉中,王晖接受了完整的基础教育。高中毕业后,考取了北京交通大学,攻读计算机专业。

从大学校门出来后,先分配到国营单位,后来进入北大方正,亲聆过王选院士的教诲。他先后经历过国企、民企和外企,多与IT工作相关,做过系统工程师、销售和项目经理等。

千禧年之际王晖先到加拿大东部落地,先后在多伦多和滑铁卢等地,从事他熟悉的行业。回流北京期间,结婚育子,近年返抵加国,定居在山清水秀的高贵林。

时至今日,王晖有着20多年计算机工程师和销售经验,这些经验有利于他服务本地社区,也希望以自己的成长经验致力于提高所在城市的教育质量。

目前王晖的大儿子上7年级,小女儿上5年级,都是在高贵林的公立学校。而他积极参加两个孩子的学校活动,是家委会成员。作为家长,他支持孩子健康成长;作为公民,他甘愿利用自己的时间,来为各种家长团体服务。

环球华网_网站banner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