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在田:从市选看大麻,华裔的意见为何总被置之度外?

0

10月17日加拿大全境实现“休闲类”大麻合法化,加拿大终于“有幸”成为继2013年乌拉圭之后第二个全国范围内实现大麻合法化、G7国家中第一个全国范围内实现大麻合法化的国家。1
当然,作为联邦国家,在一片大麻“汪洋大海”中仍有列治文等六个城市通过城市行政附例形式规定区域内大麻“零容忍”,虽然这个“零容忍”实际所能起到的作用相当有限(只是不允许辖区内开设大麻商店,却无权阻止市民在其他城市买了大麻回到自己城市里来使用),但终究能给反对大麻合法化的民众、尤其普遍对大麻合法化说“不”的华裔民众一些多多少少的慰藉。

2

列治文全国首个敢向大麻说不的城市

只是这点聊胜于无的慰藉也摇摇欲坠:拥有多个“零容忍城市”的大温哥华都会区市选投票在即,列治文等城市市选版图有“变天”危险,一些坚决主张大麻“零容忍”的华裔候选人选情告急。
有人指出,稍早前《列治文新闻报》等媒体率先曝出加拿大乃至境外媒体纷纷跟进的“华裔候选人违规传闻”,对许多华裔候选人(其中绝大多数对“违规”操作事先恐不知情)构成负面影响。但问题并不那么简单。

1
正如许多明眼人所坦率指出的,部分支持“大麻零容忍”的华裔候选人因为这个鲜明的倾向,其非华裔支持率大量流失,却非但未能在“华裔选华裔”等部分华裔“热心活动人士”高调口号中获益,反倒因此被“华裔候选人违规传闻”株连,正所谓堤外损失堤内非但未补,反倒来了个千里之堤毁于蚁穴。
问题是,华裔“对大麻合法化说不”的意见何以总被置之度外?
在选举社会中,政治家的导向作用和选票的吸附作用十分明显,正如许多社会学家所指出的,支持大麻合法化的公众未必是多数,但站出来发声、愿意为推动这一政策者投票的“大麻党”却绝对是一个举足轻重、“权重明确”的大群体。相反,相当一部分“反大麻党”却仅仅限于独善其身、或简单喊两句“大麻去死”,而不愿将这种明确的诉求、意愿转化为选票,并以此向愿意支持这一诉求、意愿的政治家施压,一败涂地何足为奇?
“零容忍”大麻零售店的列治文是北美华裔占比最高的城镇,尽管许多列治文华裔居民可能未必有加拿大国籍,其“选民占比”要小一些,但也不应在政治主张方面毫无分量、任人宰割。如果华裔选民一方面凝聚共识,踊跃出来投票,另一方面将投票导向定位为政策——具体到大麻问题上就是“谁支持‘大麻零容忍’附例继续存在我就给谁投票”,而不论此人是华裔还是其他族裔,如此一来不但支持“零容忍”的华裔候选人“堤外损失”可以“堤内补”,也会有越来越多的非华裔候选人出于选情考量,转而认真对待华人社区的诉求。
相反,“华裔选华裔”仍抱着陈腐的“乡党逻辑”,无法明确凸显华人社区的诉求,非但容易让大多数无辜华裔候选人被个别不肖者及其“猪队友”殃及池鱼,更会令原本可以争取为本族裔代言人的其他族裔政治家与我们擦肩而过。
市选投票在即,或许这届我们已来不及了,但这样错误我们还能继续犯下去么?

环球华网_网站banner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