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中美洲难民大篷车”向美墨边境步步进逼

0
缓慢逼近美国-墨西哥边界的中美洲“难民大篷车”正日益成为中期选举对立两党不约而同的“劫材”

调兵遣将为难民

11月6日,美国中期选举将正式投票,此时此刻选情焦灼,惟恐丧失共和党对参众两院控制权的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可谓焦头烂额,万机待理。

就在这百忙之中,他却拨冗于北美时间10月25日在其包打天下的推特上发言,称将紧急派兵去“拯救美国的危机”,去拦截一个“重大威胁”——这可不是演戏:当天两名美国高级官员称,已责成五角大楼向美国-墨西哥边境部署800名正规军,并为此制订专门的后勤支援方案。军方发言人比尔·斯皮克斯表示,国防部、国土安全部等部门已着手为军队部署制订详细计划。

特朗普及其政府大动干戈去对付的并不是一支敌军,而是一支由约7000名扶老携幼的中美洲难民组成的“大篷车队”:这支“大篷车队”10月13日从中美洲国家洪都拉斯城市圣佩德罗苏拉出发,徒步蹒跚向北,人数如滚雪球般不断扩大,已由最初的约2,000人,膨胀到如今联合国所估计的7,000人,其中仅儿童就多达1,500以上。他们沿着太平洋沿岸缓慢向北,目的是一直走到数千公里外的美墨边界,然后进入美国境内寻求庇护。10月23日他们的主力进入墨西哥南部恰帕斯州的马帕斯特佩克,按照现在的速度,他们要这么一直走至少一个半月才能走到美墨边界的墨西哥一侧——这意味着还要走3,000公里。

然而届时等待在那里的将不会是美国人敞开的国门和张开的双臂,而是自4月起部署在边境美方一侧的,来自加州、新墨西哥州、得克萨斯州和亚利桑那州的2,400 国民警卫队——当然,还要加上前述的800名正规军。美国政府还在继续调兵遣将,即便不再追加兵力,五角大楼也已制订了至2019年9月在美墨边界部署4000国民警卫队的方案。

“难民大篷车队”(法新社)

“难民大篷车队”(法新社)

“难民大篷车队”(法新社)

“难民大篷车队”(法新社)

“难民大篷车队”(法新社)

“难民大篷车队”(法新社)

逃离噩梦

正如一些中美洲问题专家所指出的,这些不惜步行跋涉背井离乡的中美洲难民“不是寻求美国梦”,而只是“逃离洪都拉斯噩梦”,洪都拉斯、萨尔瓦多和危地马拉已流失了10%的人口,联合国2015年报告称,洪都拉斯谋杀率为十万分之63.75,萨尔瓦多更高达108.64,经济形势也十分恶劣。今年4月,中美洲多国发生恶性暴力事件,曾导致了一起类似的“大篷车潮”,而此次的“大篷车队”之所以突发,则肇祸于洪都拉斯圣佩德罗苏拉爆发的恶性黑帮暴力事件。贫困、恶性犯罪、社会暴力、政治动荡、经济和就业的惨淡前景,都让当地人无法再继续忍受下去,不得不沿着无数先辈驾轻就熟的道路,挣扎向北,去美国碰碰运气。

很显然这是一贯标榜“保护美国人就业机会”、“对非法移民和难民说不”的特朗普所不能容忍的:4月的上一次“大篷车潮”和10月18日、10月25日,他三次发出刺耳威胁,称如果墨西哥不采取行动阻止大批来自危地马拉、洪都拉斯、萨尔瓦多的非法移民越境前往美国,他将部署美国军队以关闭美墨边界。他还同时扬言,如果中美洲各国不采取行动“配合”,美国将停止对这些国家的援助。

许多分析家指出,中美洲一向是美国的后院,冷战期间美国利用臭名昭著的“联合果品公司”(United Fruit Company)操纵中美各国经济,并且扶植代理人,干涉各国内政、外交和防务,把这些国家变成一个个经济、政治、社会结构畸形,积弊丛生的“香蕉共和国”,冷战结束后美国对这些中美洲国家“大撒把”,促使后者各种矛盾集体爆发,陷入半瘫痪状态,威胁“减少援助”非但无济于事,反倒会促使这些焦头烂额的中美洲国家社会、政治和经济问题雪上加霜,从而将更多难民驱赶到浩浩荡荡的大篷车队中北上。事实上10月17日17日危地马拉总统莫拉莱斯(Jimmy Morales)和洪都拉斯总统埃尔南德斯(Juan Orlando Hernandez)都表态“难民只要想回家都可以安全回家”——问题恰在于“难民不敢回家”,而特朗普却仍在咆哮“再不回去把你们的家给烧了”(于是更多人不敢回去)。

特朗普连日来对墨西哥又打又拉,时而威胁墨西哥“小心点,当心我们撕毁(刚达成的)美加墨贸易协定”,指责墨西哥“纵容犯罪分子、毒品和黑帮进入美国”,时而又对墨西哥的“努力”表示“感谢”。正如许多观察家所言,近年来墨西哥涅托(Enrique Peña Nieto)政府已竭力配合美方边境控制行动,自2010年来每年有160万非法移民偷越边界,如今已下降到每年50万以下,此次“大篷车潮”爆发之初,墨西哥方面紧急向南部边境调集警力,并公开表示“洪都拉斯难民不会被集体允许入境,他们要么出示签证、护照,要么单独申请难民身份”,这意味着长达90天的甄别过程。但随着事态的发展和美方的咄咄逼人,墨西哥方面表现出越来越不耐烦的态度,一直态度温和的现任外长维德加雷(Luis Videgaray)在联合国表示“没有人喜欢特朗普的议论,没有理由给予此次难民潮更多关注或赋予并不存在的特殊重要意义”,呼吁国际社会帮助处理难民问题,接纳更多需要庇护的难民,称“最重要的是尊重难民人权,并给他们、尤其他们中最需要帮助的弱势群体以帮助和庇护”,前任外长卡斯塔内达(Jorge Castaneda)24日表示“墨西哥没必要替美国去做那些肮脏勾当”。12月1日涅托政府就将任满,交权给当选总统洛佩斯(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的新内阁,即将上任的影子政府外长艾布拉德(Marcelo Ebrard)称,特朗普的威胁推特是“中期选举的政治考量”,且他的立场“一贯如此,一点都不令人惊讶”,不满之声,溢于言表。

正如美国移民政策研究所(Migration Policy Institute)主席塞利(Andrew Selee)认为,美国加强边界控制会影响美墨间合法过境和制造业、贸易的正常开展,对两国经济产生巨大影响,也会影响美国工人利益,但对非法移民的影响反倒最小,因为他们本来就不是从口岸过境的,根据美国国际开发署数据,2016和2017年美国向洪都拉斯援助1.75亿美元,冻结这笔援助只能火上浇油,会令事态更加难以控制,而威胁废除美加墨协定也很难有什么杀伤力——因为世界各国领导人都怀疑和特朗普政府达成的任何协议均未必靠得住。一言以蔽之,动用军队阻拦好比抽刀断水,用停止援助相威胁更宛如为丛驱雀。

然而特朗普还在、且必然会继续放大音量:限制并驱逐非法移民是特朗普一贯的主张,在11月6日前密集发表这些言论可能旨在吸引选民基本群体,避免共和党在中期选举中失败。事实上在近日的一系列助选造势集会上,他竭力将“大篷车队”渲染为“对美国就业的巨大威胁”,称“非法移民挤占美国低学历职位的危害性更甚”,连日来他不顾专业人士“无证据表明大篷车难民中充斥黑帮犯罪分子”的意见,连篇累牍抨击其“黑帮属性”,毫无根据地指责中东原教旨极端恐怖分子和萨尔瓦多臭名昭著的MS-13黑帮“大规模混迹其中”,副总统彭斯在被问及此说法有何根据时斩钉截铁地回答“怎么可能没有”(近乎秦桧答韩世忠的“莫须有”),后者更指责“委内瑞拉出钱资助了‘大篷车队’”。

“大篷车队”的行进轨迹(费加罗报)

“大篷车队”的行进轨迹(费加罗报)

两党都在借题发挥

美国国际战略关系研究所研究员邓肯(Nicholas Dungan)指出,妖魔化“大篷车队”有助于在中期选举前把难民问题炒作成“胜负手”、“大危机”、“对美国的一次攻击、一次袭击”,并顺势将“大危机制造者”的帽子扣到民主党头上,“选情当前,真相无关紧要”。

当然,民主党也是半斤八两——他们也在竭力用情绪化的语言借题发挥,攻击特朗普和共和党的“灾难性做法”。

皮尤中心最新民调显示,75%的共和党支持者认为非法移民问题是非常严重的问题,系共和党支持者关注度排名最高的国家问题,而民主党支持者中仅有19%比例这样认为,关注度排名最高的国家问题依次是医保和枪支暴力。由此看来,各说各话是难免的,缓缓行进的“大篷车队”恰为美国对立两党提供了从容炒作的时空。

但难民中许多人已等不及了:墨西哥政府10月26日称,已有1743名“大篷车难民”申请墨西哥庇护——反正原本也只是要做个安稳梦,美国不行,墨西哥也凑合。

环球华网_网站banner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