匹兹堡血案令特朗普进退两难

0

发生在美国匹兹堡、针对当地犹太教堂的枪击案令即将面对中期选举的特朗普进退两难。1犹太教堂喋血

11月6日是美国中期选举投票日,尽管每逢这类节点总会有些不平静,但今年似乎格外“闹腾”:11月22-25日短短三四天内由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狂热支持者塞萨尔·萨约克(Cesar Sayoc)向民主党名人寄送的“13连炸”(13枚均未爆炸的土制邮件炸弹)一波未平,北美当地时间10月27日,一名男子持枪闯入美国东北部城市匹兹堡最大的犹太教堂——匹兹堡会堂开枪射击,造成11死、6伤的惨剧,这也是美国本土有史以来伤亡人数最多的一次针对犹太教徒仇杀事件。

遇难者中包括3女、8男,其中4人为警察,另7人都是定期光顾教堂的犹太人,他们中最年轻的也年逾五旬,最年长的是97岁高龄的老妪,其中包括一对兄弟和一对夫妇。

事后向警方投降的嫌犯是当地居民、46岁的卡车司机罗伯特·鲍尔斯(Robert Bowers),在邻居眼中他是个沉默寡言、“看上去毫无特别之处”的人,但在互联网上他却是个狂热而活跃的极右翼白人至上论者、种族主义分子和反犹太主义者,活跃于2016年新兴的社交平台Gab上。在10月27日的血腥屠杀过程中,他先后使用了一支AR-15半自动步枪(M-16军火突击步枪的民用版)和多支手枪,事实上他拥有多达21支各色枪支,且这些枪都是合法登记的。这名凶嫌在最后一次互联网发言时将犹太人称作“该死的杀人犯”,称自己“不能放手看我们的同胞被屠杀”,他不止一次猛烈抨击成立于1881年、以帮助犹太难民为使命的希伯来移民援助会(HIAS),还指责犹太人组织“帮助穆斯林难民混入美国”,在凶杀案发生后,这名极右翼狂热分子毫无悔意,在被警察逮捕时狂呼“我只想杀光犹太人,他们对我的人民进行种族灭绝”。当地时间10月29日,枪战中负伤的他坐在轮椅上首次出庭受审,面对29项罪名的指控只用了三分钟就完成了第一次听证会——因为所有法官质询他的回答都只有“Yes Sir”或“Yes”。2受害人的不欢迎

如果说,“邮件炸弹”实施者萨约克这个“猪队友”的帮倒忙,让特朗普措手不及,那幺匹兹堡犹太教堂血案则让特朗普更加尴尬。

鲍尔斯并不是特朗普的拥趸,相反,他曾公开批评特朗普“不是个真正的民族主义者,而是个国际主义者”,认为他的“美国第一”还“做得远远不够”,指责他“被犹太人和白痴所包围”,正因如此事发后特朗普表示会在北美时间10月30日亲临匹兹堡哀悼,并对事件和凶嫌作出严厉批评,甚至扬言“要推动立法让死刑变得更容易”。

然而受害者并不领情:10月28日,犹太人组织“Bend the Arc: A Jewish Partnership for Justice”11位领袖联名致信特朗普,称“只要特朗普不明确谴责白人种族主义”、“不停止对所有少数民族的攻击”,匹兹堡就不会欢迎特朗普。这些犹太领袖指出,尽管特朗普称凶嫌是“邪恶的人”,但在过去3年里特朗普的言论和政策鼓励了越来越多的白人种族主义活动,可以说,这次的血案正是你所造成影响的直接结果。信中还特别提到2017年8月夏洛茨维尔血案发生后,特朗普一度公开发表同情凶嫌、一名白人种族主义者的言论。

更足以令特朗普感到尴尬的是,就连匹兹堡会堂前任会长莱特曼(Lynette Lederman,他在血案中也被打伤)也公开表示,特朗普此时此刻来匹兹堡“不受欢迎,因为他是导致悲剧的仇恨思想的来源”。

3

坐轮椅出庭(NBC)

特朗普为何进退两难

尽管战后历任美国总统都和以色列保持密切关系,但特朗普是公认最亲以的美国总统之一,他上任两年来不仅将美国-以色列-沙特“铁三角”当作美国中东战略的基石,更不顾强烈争议将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迁到了耶路撒冷,他的女婿兼重要幕僚库什纳(Jared Corey Kushner)是犹太人,犹太财团也是其竞选的重要财源。很显然,特朗普一向视犹太社区为自己的“基本盘”。

然而匹兹堡犹太领袖们的抨击也并非都是悲愤至极所说的气话:白人种族主义者集中的美国中下层白人同样是特朗普极力拉拢的“铁票仓”,为抗衡民主党人在有色人种和新移民中越来越强大的影响力,自选战起特朗普就不断在言论和态度上有意无意“同情”白人民族主义群体,而非法移民、难民、少数宗教和少数族裔则一次又一次被他当作抨击异己、取悦中下层白人基本盘的替罪羊和沙包。就在匹兹堡血案发生之际,源自洪都拉斯的中美洲难民“大篷车队”正缓缓逼近美国-墨西哥边界,这引发了特朗普在共和党中期选举造势活动中一连串的情绪性、被批评者认为“带有种族主义色彩”的言辞抨击。

诚然,在这些造势活动上针对少数族裔、宗教和教派的抨击,迄今并无一言半语涉及犹太人(如前所述,这不符合特朗普利益),但经历过漫长历史岁月中无数歧视、迫害的犹太社区历来对极右翼和种族歧视十分敏感,因此才会在此时此刻公开作出对特朗普“不领情”的反应。

当然,匹兹堡犹太社区仅是庞大美国犹太社区之一隅,仍有许多犹太人(尤其特朗普背后的犹太财团)会继续支持特朗普和共和党,不会因匹兹堡血案而轻易改变取向。但有一点是明摆着的,特朗普将“慰问匹兹堡受害者家属”演化成又一次选举造势集会的努力,很可能将事与愿违,而这或许会令特朗普在选战中最喜欢使用的利器之一——抨击少数族裔和非法移民,变成一柄叵测的双刃剑。

环球华网_网站banner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