议会“一片白”绝非好事

0

温哥华市选结束后,出现了市议会华人缺席的罕见现象。不仅如此,市议会还出现了女性占八和几乎清一色白人的现象,这让主流英文媒体也在感慨,在如此多元的温哥华,市议会清一色的白,不免有点“不合时宜”。将温哥华与东部多伦多市选的结果相比较,后者有三位华人入选市议会,温哥华显然“落后”了。当然,选举是硬碰硬的事情,选票说了算,华人竞选市议员者全盘尽墨,也只能认账。1但是,仔细分析一下选票的结构,可以发现非华裔选民“排斥”华裔选民的情况,并非空穴来风,这与温哥华这个人口结构已经十分多元的城市,显得不搭配。我们拿美国邻居旧金山来看,同样是多元化的人口结构,已经出现过华裔市长和非洲裔市长,议会的多元结构也是有目共睹。这次温哥华市议会的华人缺席,是三十多年来的第一次,如果说华人人才都凋零了,好像也说不过去。随着华人人口的增加,华人的投票率也在增加,一个都选不上,完全有可能是遭遇了非华裔选民的“集体抵制”。

这件事情反而让人看到,选举政治除了政党、意识形态、候选人个人特质之外,还有“肤色”政治参杂其中,政治上的”色盲“,还是一种理想。

在这种情况下,华人怎么办?是继续做好”顺民“,等待十年二十年,让别人最终全盘接受你,还是积极行动起来,通过选举制度的改变,创造华人可以”登台亮相“的舞台?前者当然是操控在别人手里,后者则有华人发挥的主动权。

2市选过后,选举制度改革的公投就摆在眼前。现在有省级大党全力反对这个选举制度的改变,华人选民举棋不定。其实,采取比例代表制的国家远不止希腊、意大利,我们华人相当熟悉的日本、台湾,也是采取比例代表制。有趣的是,这两地的选举,并没有出现小党林立的现象,而是维持着一党独大的局面。问题在于,大党制度是否对华人有利?一百二十五年的历史证明:未必。因为对华人的歧视,是大党时代的产物;排华法的出炉,也是大党时代的产物;在移民问题上刁难华人,是大党时代的产物;针对华人的外国人买家稅,也是大党时代的产物。曾经在上次联邦大选前承诺要采取比例代表制改革的杜鲁多总理,选后成为国会第一大党,即刻翻脸不认账,并用大党的”权威“,强行推动大麻合法化。很简单,如果联邦现在是比例代表制,大麻合法化或许根本通不过。

比例代表制肯定有利于少数族裔,他们可以获得一个公平的参政舞台。在社会逐渐多元化的今天,由一小部分人控制一个大党的历史行将结束。华人联合其他族裔组成正能量的政党政团,将在多党议会中扮演“中间少数”的关键作用,不合时宜的议会“一片白”,应该走入历史。

环球华网_网站banner

Share.

Comments are closed.